第42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事情的真相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要简单,只有那么几个小时,我们纠缠了许久的真相同倒出的黄豆,一切都显现眼前,其实很简单。只不过是一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一个歹毒的妇人的一场预谋,一场错误,一些诡异。我们该去责怪谁呢?其实都不该去责怪,何必去耿耿于怀那些过去,真诚热爱未来的生活才是最根本的。

付所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离开后取回了另一份文件。付所长指着文件上的女孩说,半年前在804奇异死亡的女孩也是你杀的吗?赵师傅摇头说,不是,我不知道那个女孩的事情。我顺着付所长所指的地方一看,脑袋立即一片空白。邓敏!?照片上的女孩是邓敏。我冲过去一看,文件上写着邓敏在半年前已经死了,她就是那个奇异死亡在804的女孩,后来还奇异失踪尸体的女孩。

当我走出派出所的时候,我的心里极其空洞,失去了对世间的一切真实感知。这是真的吗?这个世界是真的吗?什么是可以相信的呢?什么是可以依赖的感知呢?

我接到了刘有才的电话,孙泉要走了,我们去火车站送行,我打电话让邓敏也过来。


62

送别总是伤感的,集散却又是那么稀松平常,因此我们老在伤感。所以我决定我们应该快乐些,我努力调动大家快乐的神经,但我失败了,当列车离开的那一刻,我们都流泪了。我突然憎恨起列车喧闹的吵杂,这个时候应该响起那离别的曲调。我们要唱吗?唱别我们的朋友离开,祝福那坚强的爱情,我想他们在将来一定会遇到无数的苦难,但那又何妨,这远比生活的苍白更有价值。

我的朋友,你这就走了

你的坚持让我们感动,如同生命中偶尔的喜悦

我想我们该去挽留你,我们再去诉说那些悲伤和快乐

但那又何必呢!你们走吧,我亲爱的朋友

我们把一切不舍都留在心间,酿成一坛陈香的美酒

伴着汽笛的响起,当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

我的朋友,开启我们心中最甜蜜的醇酿

我们该一醉方休了,我会听见你最心底的倾诉

悲伤也好,喜悦也吧,我想那是你最该诉说的

我的朋友,我们今天该说再见了

再见我的朋友,什么时候我们想起了

什么时候我们再感伤吧,再见

(顺便送给伴随我数月的读者,该说再见了)

列车在汽笛声中走远了,刘有才突然问起我刚去派出所的事情。刘有才说,陶木,你刚去派出所怎么样了,有结果吗?我突然停止了脚步,我手臂下的邓敏也停了下来。在火车站的月台上,我们四个人恍惚突然被定住了,时间凝固,旁边依旧是川流不息的人群。我说,我知道是谁杀了小玲。我的话一出,我感觉到了邓敏肩膀的颤抖。刘有才急忙询问,谁,是谁。我没有回答刘有才的话,我继续说道,我还知道半年前804有一个女孩死了。啊!刘有才和曾女人都被我的话吓到了,我感觉到邓敏身体的僵硬。邓敏把我的手拿下来,她将我也已经僵硬的身体扳过去,我看见邓敏的脸,她的脸很平静,我看见邓敏的双眸,我突然发现,她的双眸是那么清澈,如一湾溪涧清泉,是那么熟悉…….

邓敏慢慢把手伸进自己的衣领,取出一块蓝色的玉石。我认识那块玉石,是的,我认识,是我们失踪的那块玉石,也是小玲的。我记得小玲向我飞奔而来的时候脖子上就挂着这块玉石。邓敏拿着那块蓝色的玉石在我面前,我感到一阵抑郁,胸间感到一阵沉闷的疼痛,我的意识慢慢模糊。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赶着一群羊往回家的路上赶,我的牧羊犬在我身边欢快地跑着。我不停地叫唤着小玲,小玲,快点,天黑了,再不回去你爹爹会骂你的。来了,来了,哥哥,你等等我。小玲从我身后跑过来,调皮地从后面捂着我的眼睛,陶木,你猜我是谁,说我是谁呀。小玲格格地笑起来,银玲般的笑声回荡在山涧里。呵呵,是小玲,我的妹妹小玲。哈哈!哥哥,你好聪明,我是小玲,我哥哥的小玲。小玲像个快乐的孩子,她的笑靥像一朵美丽的花儿,其实我们已经不小了,我十七,小玲十六了。小玲的父亲说准备把小玲嫁给一个财主的儿子。我见过那个财主的儿子,他是个花花公子,而且还是个傻子。

小玲,快点,等下被你爹爹知道了又要骂你了。我催促着小玲。呵呵!不怕,哥哥,我不怕爹爹骂我,以后我要一直跟着陶木哥哥,好吗,哥哥,你要我吗?小玲一边说着一边红着脸。我没有回答小玲,我只是一个放养的年轻人,在不远出的稻草屋里是我年迈的母亲,她已经苍老了,她的双眸已经失眠。母亲曾常常唉声叹气,母亲说小玲是个多么好的女孩啊,虽然她看不见,但她知道小玲一定长得像天仙一样,母亲说要是小玲是她的女儿多好啊。一天晚上母亲哭着对我说,孩子,咱们就是这个命,以后别再找赵家的女儿了,小玲的父亲不会让她跟你的,你什么都没有,你只是个放养的孩子,一个帮别人家放羊的孩子。我记得那天晚上很冷,很冷。

哥哥,哥哥,你要我吗?小玲还在继续追问。我扔下皮鞭转身抱起小玲在地上旋转,小玲,哥哥要你。小玲快乐地笑了起来,像个天使。

天终于黑了下来,我依稀看见我家稻草屋,里面有正盼我回家的母亲。更远处是一座豪华的庄园,那是小玲家,我是帮小玲家放羊的牧童。突然,从黑暗处窜出几个凶神恶煞的人,他们手里拿着木棍,我认识他们是,是小玲家的仆人。然后我看见小玲的父亲,那个满身绸缎肥胖的男人,他的眼神很凶狠。你这个该死的穷小子,又在勾引我家的小玲,来,给我打,打死了我厚葬。我看见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仆人像恶狗一样冲过来,然后我感觉到无数的棍棒砸向我的身体,模糊中我听见了小玲的尖叫和求饶声。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觉。

我没有死,已经不止一次这样挨打了,只是一次比一次狠。我母亲说我是牛命,命贱,一次两次打不死。每次母亲帮我擦拭伤口的时候她总是那样说,然后母亲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背上的伤口上,很疼很疼。但我从来没哭过,我母亲说,牛是不会哭的,即使再大的悲伤,牛只会默默反绉胃里的青草,那些青草很苦,所有牛忘了哭泣。

小玲终于被她的父亲关了起来,我们再也见不了面了。小玲的父亲说直到小玲出嫁才把她放出来,每次从阁楼下经过的时候我总听见小玲在哭喊。小玲在叫我,在求她的父亲,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每次我都久久站在阁楼下,每次都有仆人冲出来用棍棒打我。我不躲了,让他们打吧,我已经不再会感觉到痛了。后来小玲的父亲叫仆人别再打了,反正我也见不到小玲,让我站在阁楼下。于是我除了放养就是站走阁楼下,我会偶尔和小玲说说话,很多的时候我听见我母亲的呼唤。母亲说该吃饭了,该睡觉了。我总是回答母亲说,好的,我知道了。

终于有一天,我看见阁楼的窗户松动了,小玲从窗户离爬了出来,我又看见了小玲。那时候天已经要黑了,小玲说,哥哥,我马上下来,你带我走好吗。阁楼很高,很高,我还没有回答,小玲已经摔下来了。地上出现了一片红色,我抱着小玲,她笑了,小玲说,我又见到哥哥了,我的陶木哥哥。小玲的嘴里流出了红色的血液,小玲说,哥哥,今生我不能跟哥哥走了,下辈子好吗?小玲从脖子上拿出一块蓝色的玉石,玉石上已经沾满了鲜红的血迹。小玲说,哥哥,你认识吗?你要记得这块玉好吗?下辈子我去找你。我说好的,我记住。小玲说,哥哥,你爱我吗?我说,是的,我爱你,这辈子,下辈子都爱你。小玲笑了,她的眼睛是那么清澈,像溪涧的清泉。

陶木,陶木,刘有才突然推搡着我,瞬间醒了过来,月台,串流的人群。一块蓝色的玉石正在我面前晃动,邓敏,正用清澈的目光凝视着我。邓敏慢慢把玉石交给我,放在我手里。哥哥,你还记得这块玉吗?我是小玲,哥哥,我来找你来了,你还爱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