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隼洗?

杜朔州到了夏州,早已经风闻事变的宇文泰得到了准信。

宇文泰心中悲痛不已,对老领导,宇文泰是感激的,士为知己者死,贺拔岳算得上宇文泰生命中的贵人。

杜朔州将军中诸将的决定转达给宇文泰,请宇文泰火速赶往平凉主持大局。

宇文泰擦干眼泪,他要为恩公报仇,更重要的是,宇文泰是个胸有大志的人,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很久,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会这样快,他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贺拔军团以武川群豪为主体,大家地位、战功都差不多,侯莫陈悦不愿意冒险接收是他有自知之明,稍有不慎,就等于惹祸上身。

听听大家的意见吧。

宇文泰第二天一大早召集夏州文武商量去留。

颍川韓褒道:此乃天授良机,没有什么怀疑的。侯莫陈悦不过一井底之蛙,使君前往一定可以将他生擒。

有人道:侯莫陈悦现在水洛城,离平凉不远,说不定现在已经收复了贺拔公的部众,如果这样,要图谋侯莫陈悦就难了。

宇文泰道:侯莫陈悦既然害了元帅,就应该立即占据平凉,而现在退居水洛,我知道他没有胆识。现在如果不早点过去,恐怕人心就散了。

最后的决定是去。

夏州豪族都督弥姐元进阴谋响应侯莫陈悦,计划乘夏州人心浮动之际除掉宇文泰,有人密报了宇文泰。

宇文泰与帐下都督高平人蔡佑商量对策,蔡佑主张立即杀掉元进。宇文泰很欣赏蔡佑的决断,两人定下计谋。

宇文泰召众将到刺史府议事,等大家都到齐了,实际上主要是弥姐元进进来了,宇文泰忽然变了脸:陇贼逆乱,我等自应戮力讨伐,为什么有人反对?

话音刚落,蔡佑披甲持刀径入大堂,嗔目吼道:早晨说好的事下午就变卦,这还算是人吗?今日必断奸人的首级。

众人大惊,不知道宇文泰针对的是谁,大家一起跪倒在地:愿听使君号令。

蔡佑直奔元进,“就是这小子要图谋造反!”手起刀落,弥姐元进人头落地。

众人一起盟誓愿意同心讨伐侯莫陈悦。

待众人退走,宇文泰留下蔡佑,拉着蔡佑的手说:我从今以后以你为子,你愿意以我为父吗?

冷不防说出这么句话,让人感觉莫名其妙,关键是,宇文泰跟蔡佑年龄相仿,二十多岁的宇文泰要认同样二十郎当岁的蔡佑做儿子。

其实,在那个时代,北魏虽然实施了政治制度改革,但鲜卑部落兵制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消除,在鲜卑部落兵制下,主将跟下属的关系好比主人和奴仆,主将以下属为子实际上是对下属表示特别友好的一种方式。

史书没有记载蔡佑的态度,但看蔡佑以后的表现,如东西河桥大战蔡佑不肯独自逃命,曾怒对左右说: “丞相养我如子,今日岂以性命为念!”他认可了这种关系。

事不迟疑,宇文泰率帐下轻骑驰奔平凉,令杜朔州率众先据原州的弹筝峡。

一路上老百姓逃散的很多,军士们争相掠夺,杜朔州道:宇文公是为伐罪而来,怎么可以干助纣为虐的事。

于是对掠来的百姓好言相慰,放他们逃走,这一举动让人心大安,远近百姓都很高兴地来投奔。

宇文泰大喜,大大夸奖了杜朔州一顿,并让他恢复旧姓,原来杜朔州的出身也大有来头,其祖上就是建造统万城威震关西的大夏皇帝赫连勃勃,赫连是赫连勃勃自己给自己起的姓氏,后来大夏国完了,杜朔州曾祖库多汗为避难改姓为杜。

宇文泰为杜朔州起名为达,从此赫连达取代了杜朔州。

宇文泰走到安定,巧遇高欢派过来的侯景,原来高欢得到侯莫陈悦得手的消息,知道侯莫陈悦不足成事,于是命侯景快马加鞭赶过来接手贺拔岳部众。

宇文泰怒道:贺拔公虽然死了,宇文泰尚在,你来干什么?

侯景也算一代枭雄,在宇文泰的面前只是一个照面竟然吓得脸都变色了:我不过是一支箭,唯人所射罢了。侯景害怕的原因当为宇文泰人多,如果火并,肯定吃亏,该示弱则示弱,这也是侯景后来纵横天下的一个法宝。

侯景退走,宇文泰到了平凉,赵贵等迎入,宇文泰在贺拔岳灵前痛哭失声,三军将士又悲又喜,自此军中有主,大家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孝武帝元修接到贺拔岳被害的消息,非常气恼,派武卫将军元毗到军中慰劳,打算让元毗将贺拔岳的部众带到洛阳充实禁军队伍。同时元修派人命侯莫陈悦回京,侯莫陈悦再傻也知道回去是死路一条,所以拒不遵旨。

元毗赶到平凉的时候,宇文泰大局已定,宇文泰对诸将道:侯莫陈悦陷害忠良,不遵朝旨,这是反叛行为,我们不能容忍这样的叛逆。于是命诸军戒严,准备克日讨伐侯莫陈悦。

至于元毗,宇文泰好言相对,请元毗回朝复命,自己暂时还不能应诏回去,至于不能回去的理由,宇文泰上的表奏说的很详细:

其一,我受大家推举暂时代理军务,陛下要引军东还,这是为国良策,是正确的。但是,高欢在河东,侯莫陈悦在水洛,首尾受敌,形势危急。

其二,军士们大都是关西人,故土难离,不愿意东下。

其三,我宇文泰对皇帝是忠心的,请求暂缓出关,慢慢引导,将来我一定去。

宇文泰说的是实情,但同时宇文泰还有一个纠结,即自己这个统帅到目前为止是众人推举的,还不知道朝廷的意思。人家皇帝愿不愿意让你接班还是个问题,这样的事情元毗答复不了,只有请示皇帝再作定夺。宇文泰也是在试探元修的态度。

元毗临走,宇文泰大会诸将,跟元毗杀马盟誓,共同辅佐王室。这也表明了我们关中将士同心同德,我宇文泰地位已经巩固,请朝廷看着办吧。

元毗刚走,一位客人自荆州来到了平凉,他负有秘密使命,接受贺拔岳部众。

他的名字叫独孤如愿,原来李虎感到荆州后,贺拔胜并不愿意离开自己经营多年的三荆地区,他派自己的城防都督独孤如愿到平凉做接收大员。

毕竟荆州太远,当独孤如愿赶到的时候,宇文泰已经坐上了老大的位子。

独孤如愿并没有太失望,因为他跟宇文泰本就是武川镇的好朋友。所以,独孤如愿痛快地承认了宇文泰的地位,同时,他请求作为宇文泰的使者到洛阳面见皇帝元修,为宇文泰争取应得的地位。

宇文泰答应了。但元毗没有让独孤如愿到洛阳,而是让他回荆州了。不久,孝武帝又将他调回了朝廷,元修太需要能两边说上话的人了。

元修听元毗汇报了关中情形,很快就答复了宇文泰的表奏,以宇文泰为大都督,承认了宇文泰的军事统帅地位,但同时告诉宇文泰自己已经让侯莫陈悦回京,如果他不来,我这当皇帝的要亲自去讨伐。

元修还是希望宇文泰能带领部曲到洛阳。

宇文泰再次上表:侯莫陈悦自知罪重,不奉诏命。臣放下私仇,多次遣使问悦及都督可朱浑元回京的时间,而侯莫陈悦扣留使者,不予理会。我看他的作为,一定是另有所图。臣正为此,不敢独自开拔,兼顾众情,请求暂缓东归。

侯景离开关中不久,李虎回来了。

原来,李虎在贺拔岳死后到荆州请贺拔胜前来主持大局,贺拔胜没有答应,只是派独孤信来关中。李虎听到宇文泰做了老大的消息后,匆忙自荆州返回,老大换了,如果自己不在家,疏远了,属于自己的位子也许就没有了,所以李虎很着急。

然而,回家的路是坎坷的,李虎到了閿鄉不小心被高欢的一支小股部队给抓获了,送到了洛阳交皇帝发落。

当孝武帝元修知道是李虎的时候,非常高兴,不但把李虎放了,还加封为卫将军,赏赐大量财物,让李虎火速赶回关中。

孝武帝太需要一个自己的贴心人到关西了,李虎受自己的大恩必然知恩图报,而且显然李虎不算是新任关西老大的人。

经过这番折腾,李虎带着皇家卫队长的头衔回到了平凉大营。

在这次推举老大的行动中,李虎无疑成为一个输家,对宇文泰而言他少了拥戴之功,但李虎在武川群豪中资格老,又得到了朝廷的赏识,这也决定了日后他的道路虽然不平坦,但一定是光明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精品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