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是最近,我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开始减退了,”他望着楼下的沉沉夜色,低声道,“我想,小冰还没有忘记我,也许我就要忘记她了。她已经很可怜了,我不能让她记住一个不记得她的人,所以今天我来找她,就是为了让她忘记我。”他自嘲地笑了笑,“我本来还指望,她不会这么快就忘了我,我本来以为,在她彻底忘记我之前,我们还能过上几天好日子,哪知道她连看都看不到我了!”他深深地朝前埋下头去,似乎非常懊悔。

许小冰的情况,我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依照余非的解释,裴宣进入了第三阶段之后,许小冰的头脑根本就不会翻译他的任何信息了,只是在那个功能区留下他的唯一标识,这样的结果是,许小冰不但看不到裴宣,经过这次见面,连以前裴宣留在她脑中的记忆也将消除了。裴宣的心情我也非常理解,实际上,他的想法,和我现在的想法差不多,我也是想着不要让爸爸妈妈忘了我,所以无论如何思念他们,也不肯回家,但是,现在看来,也许我错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我还不如趁早来见她,即使她忘记了我,我还是可以留在她身边一段时间,天天看着她,总比现在想靠近又不敢靠近要好。”裴宣说着,抬头苦笑着望着我,“如果你有特别思念的人,我劝你趁早去见他们,不要像我一样,总是把珍贵的东西留到最后,留来留去,什么也没留下,反而浪费了最后的时间。”

他最后这番话让我呆在了原地,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

我在天台上站了很久,裴宣的话久久地回荡在耳边,思念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这一次,我不再抑制我的思念,任它将我淹没。

下楼之后,许小冰问我干嘛去了,我随口捏了个谎言,然后不经意地问起裴宣。不出所料,她完全不记得裴宣是谁了。看着她独自坐在电视机前,想到她一个人孤单了这么久,并且将继续孤单下去,我感到格外的怜悯。在我离开之前,我想为她做些什么。

“一起去喝咖啡吧?”我说,“我刚好发了工资。”

“哦?”她笑了起来,“好啊。”

我们再次走进了隐约咖啡馆。这家咖啡馆还是这么小、这么挤,和我第一次来一样,只不过服务生换了几个,咖啡的口味却还没变。许小冰和我慢慢地聊着,聊了很久,这是我们第一次这么深的聊到各自的理想,我这个时候才知道,许小冰的理想,是找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有一个自己的家。也许她太渴望一个家了,所以连丈夫也必须像父亲一样才行。

“我想要一个稳定的家。”她神往地说,“这是我第一次跟人说这事。你虽然幼稚,但是人还不坏,我觉得你是我的朋友--以前我都没有朋友的。”

“你会有一个家的。”我真心地祝福她。我想这样的祝福,一定不止我一个人说过,将来还会继续有人说下去,总有一天,这样的祝福会实现的,许小冰不可能总是这么倒霉,她不会一直孤单下去的。

这一夜的春风,徐徐地吹过街道,如同飘带在我们身边盘绕,留下似有若无的凉意。


35

第二天早晨,和许小冰道过别之后,我就去上班了,许小冰走的时候很高兴,也许是因为她终于发现自己有了一个朋友,我但愿她的高兴能持久一点,再持久一点。

公司里的同事还是照旧地忙碌着。尽管这么多天来,我一直显得很古怪,他们也并没有对我怎样,依旧那样友好,这中间徐阿姨和欧阳的功劳不小,他们总是在替我收拾残局。

“徐阿姨,你对我真好。”我真心地对徐阿姨说。

“说什么呢?”徐阿姨敲了敲我的头。

小耿将他的红脑袋凑了过来,在我面前左看右看,神采飞扬地道:“好像江聆终于恢复正常了。”

“胡说,我什么时候不正常了?”我一把推开他的脑袋。

对的,我恢复正常了,这最后一天,我打算像以前一样度过。我积极地做着每一份创意,所有的工作都完成得又快又好--我不会再有工作的机会了,现在,连忙碌本身也变得可爱起来。公司里的人都问我今天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喜事,我什么也不说。

中午的时候,我和欧阳一起吃了顿午饭。欧阳好像很开心:“你前段时间是怎么了?只有今天的你才像以前的你。”

“没什么,”我说,看了看他,笑了笑,“你觉得南城是个好地方吗?”

“还不错。”他撇了撇嘴。

对,还不错。这里有很多我不愿意忘记的人,所以这里是个不错的城市。我迅速朝窗外转头,借着窗帘的掩饰擦了擦眼角。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吃完之后,欧阳说:“上去吧?”

“你先上去吧。”我说,“我约了个朋友拿点东西。”

他点点头。

我们走出餐厅,他轻快地朝大厦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回头望了望我,我朝他挥了挥手,他也挥了挥手,我目送着他消失在电梯里,便转身招了辆的士。

“去哪?”司机问。

“火车站。”

火车将载着我回到那个更南方的城市,我在那里从小长大,每一个地方都留有我的记忆,那里有我的亲人和朋友,还有爸爸妈妈。我将出现在他们面前,在他们的记忆中慢慢模糊、消失,但我将一直留在他们身边,哪怕他们一转身就忘记了我,哪怕和他们的每一次近距离接触都会让我恐惧,我也将留在他们身边。裴宣说得对,那一天始终要来的,与其在遥远的地方虚度光阴,不如享受最后的美好时光。

我不会再犯余非和裴宣犯过的错误,也不愿意象李云桐一样躲开,一辈子远远躲开,最后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我要像胶水一样粘在自己的家里,天天看着属于我的父母幸福的生活。如果社会真的是有生命的,它像剥离一个死去的细胞一样将我从社会上剥离,却无法剥夺我的生命,这个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血管里流着的是来自于我父母的血,这些奔腾的血液让我觉得温暖。

一阵刻骨的孤独袭来,我在座位上弯下了腰,忍不住回头望着这个逐渐远离我的城市--它永远离我远去了,许小冰、欧阳、徐阿姨,所有的人,都被抛在了身后,而实际上是他们抛弃了我。

前方是一条漫长的路,的士离火车站越来越近,这表示我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也就越来越远。

(全文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精品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