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的,哥。妹妹认为你和嫂子从刚出事的那个晚上到第二天出现的都是幻觉,而你和嫂子的幻觉之所以能统一,一来是因为在这之前你和嫂子被人通过某种模式进行了催眠,二来就是那个冥灵幻镜在您家里制造的异空间。这个异空间表面上和真实空间没什么两样,可如果要置身于这个异空间之中,就会在其中发生一些虚幻但是感觉却十分真实的事情。最可怕的是,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异空间什么时候是开启的,什么时候是关闭的;打个比方说吧,哥你进里面去洗手,你就不知道这会儿你走进的是家里的卫生间还是由人制造出来的异空间,你这个手说不好还是在别人家洗的……所以杨三贵根本没有必要到你家去,你却有可能已经见过他。”

左明越听越糊涂,但能想象到其中是多么的可怕,“妹妹,我不是特别明白,但是这些不重要了,只要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成,不管怎么说,最后能把那个镜子找出来,事情不就都能解决了吗?”

王萍点了点头,说:“恩,总而言之,找到杨三贵问出埋镜子的人,一切的疑团都会被解开。”

密云水库这一带是旅游区,找一家旅馆并不难,说着说着他们的车就开到了一家小旅馆门前,左明下了车去开了两间房,二人各自进房间休息,其实谁都睡不着,感觉不一会儿天已经蒙蒙见亮,一看时间,早上五点多。

左明结了帐,与王萍一同奔往杨家峪村,半小时就到了村口,左明顺手把那根木棍拎到手里,随着王萍一起直接来到杨三贵家的院子前,这时候绝大部分的村民都还没有起床,可这杨三贵家的院子和正屋的门却洞开着,怎么回事儿?这家伙跑了?

左明和王萍相互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踏进正屋的门,还是空无一人,正当二人想进到里屋看看时,从左右两个小门里噌噌噌窜出三个壮汉,将左明二人围了起来,其中两个就是左明看见过的那两个徒弟,这三人手里还都拿着钢棍和砍刀,看样子是来者不善。接着,杨三贵慢慢的从其中一个小门里走了出来,还是那身旧款中山装,脸上带着极为难看的笑,但很明显十分疲惫的样子:

“等你们俩好几个小时了,既然来了,今天就别指望走了。”杨三贵恨恨的说道。

左明抓紧手里的棍子,用身体护着王萍,警惕的盯着面前三个手持凶器的家伙:“姓杨的,你想干什么?这个世界是讲法律的,你还敢杀人不成?”

“哈哈哈哈,杀人?我为什么要杀人?我只要把你小子两手两脚给打折了,再在这雾灵山上给你找一块‘风水宝地’埋了,谁能证明我杀了人?哈哈哈……至于这个小丫头,我不会杀她,她毁了我的幻阴身,砸了我的土灵冢,我得用这丫头引黄胜那狗日的过来,一块儿收拾,而且,爷还没尝过这么漂亮的小丫头的滋味儿呢,正好补偿补偿爷的损失……”

“我放你娘的P,少TM废话,那就一块儿上吧!”左明高声骂道,横下一条心准备拼了算了,但他必须保护王萍,侧头悄悄跟王萍说:“妹妹,他们人多势众,哥缠住他们你看准机会赶紧先走,出门报警……”正说着那三个壮汉已经冲了过来,左明迅速伸出一只手把王萍往门口拨,却拨了个空!接下来的场景把左明看傻眼了:只见王萍十分灵巧而又迅速的避开了那些壮汉的攻击,右手随便在他们身上一点,顷刻之间,三个高高壮壮的年轻小伙子全数倒在了地上,手脚抽搐不停。

“葵花点穴手?”左明看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举着棍子愣在了原地。

“哈哈……”王萍被左明这句话给逗得笑出声来,“哥你还真是看电视剧看多了,哪儿有那么多绝世武功啊,你看看这是什么?”王萍举起右手,她的手上正捏着一个象电动刮胡刀一样的东西,两个金属头正呲呲闪着电火星,“这叫女士防狼器。现在是高科技时代嘛。”弄半天这三个家伙是让高压电给电成这样的,左明傻笑了一声。

只剩下杨三贵一个了,王萍极其矫健的冲杨三贵攻了过去,可没想到这老小子很轻易的就给躲开了,王萍不断的变化攻击,杨三贵一一躲过,看样子王萍还是练过点功夫的,否则不会攻得这么潇洒漂亮,而这个杨三贵也不是等闲之辈,似乎比王萍更为技高一筹,躲闪之间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王萍的两只手臂,抓得王萍动弹不得,一脸淫笑的看着王萍,王萍知道这杨三贵是懂催眠的,扭过头不看他的眼睛,左明这时也抡起棍子冲着杨三贵砸了过去,砸在杨三贵身上却跟砸在一个沙袋上一样,没有对杨三贵产生任何影响,这时就听到杨三贵哈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笑声难听之极,撕心裂肺,王萍赶紧冲左明喊:“哥,快放音乐!”左明赶紧退到一边摁响了衣服内兜里的一个MP3,这是王萍早上给他的,顿时屋子里充满了欢快的歌声:“……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you are my super star……”

趁着杨三贵一愣神的工夫,王萍一个漂亮的擒手翻腕,把防狼器的金属头点在了杨三贵身上。

杨三贵顿时瘫倒在了地上,王萍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黑布,蒙上了杨三贵的眼睛。随后叫左明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四个人都捆了个结实,关上了大门。

这一切都是王萍事先安排好的,那杨三贵的催眠术在这种情况下只会通过两种方式施展,一就是眼睛,二就是他的笑声,只要不去看他的眼睛,当他开始这种让人十分难受的狂笑时放出一些调子比较高的音乐,就可以短时间内破解这种声音催眠术。


总算是逮到了这个罪魁祸首,左明有点激动,但最多的还是愤怒,一把揪起杨三贵的衣领:“杨三贵,我TM真恨不得现在就收拾了你,我姓左的哪儿招你惹你了?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杨三贵冷笑了一声:“收拾我?你小子敢吗?你自己刚才还说呢,现在是法制社会,杀人要偿命的。”

王萍却笑嘻嘻的凑了过来,说道:“杨三贵,我们都是守法公民,跟你不一样,肯定不会杀人的,不过我倒是能用婆罗门九遁让你的三魂七魄没事儿出去玩玩,你死是不会死,但这辈子还能不能从北京安定医院里出来,我也说不好。”

杨三贵不吭声了,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内行看门道,左明虽然不明白王萍在说什么,可杨三贵却知道其中的厉害,他终于松口了:“我认栽了,说吧,你们要什么。”

王萍冲着左明看了一眼,左明点了点头,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问道:“我们什么都不要,想问你一些问题,希望你能老实回答。”

杨三贵被蒙着眼睛,叹了口气,说:“唉,你们问吧。”

“我只想知道,我左明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要在我的家里放出那么多的冤魂怨鬼,你有什么目的?”

“说实话,这位兄弟,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我只是受人之托,或者说,只是一桩买卖。”

“买卖??”杨三贵的回答让左明大大的吃了一惊,“是谁跟你做的这笔买卖?说!”

杨三贵舔了舔有点泛白的嘴唇,说道:“这事儿要说就得从我年轻时候说起了,两位能先给我喝口水吗?”王萍在桌上倒了一杯水,递给左明,左明给杨三贵喂了下去。

“杨某这一辈子最想做成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把我家老祖宗传下来的绝活修炼到最高境界。我们老杨家好几代都是抓鬼驱阴的高手,可惜我们生不逢时,从我曾祖母灵婆那会儿开始就已经是民国初年,当时提倡的都是新主义新社会,我们家干的这个行当多少都是有点上不得台面的,尤其是到了解放后,我爷爷和我父亲还被批为封建迷信分子让人抓去狠狠的批斗,差点儿没把命都给丢了,这生意就更难做了,家里穷得连饭都吃不上。所以我们老杨家百年来虽然身怀绝技,却不被人认可,只能在老百姓当中靠名气混口饭吃。就因为这,我父亲下决心让我去读书,砸锅卖铁送我念完了大专,我是我老杨家唯一一个正经念过书的人。杨某从学校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北京机电二分厂当工人,原本想着从我这一代起好好工作,结婚生子……”杨三贵说到这停了一下,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可没有想到,因为杨某性直,不懂得拍车间主任的马屁,又没有后台,堂堂的一级工被派到仓库里生生的搞了两年搬运,几乎没有指望再出头。杨某当时与厂里的一个女技术员相好,也被这个车间主任给抢了去。杨某一怒之下辞了工作,回到家里央求我爹把祖传绝活传给我,我爹拗不过也就答应了,从我看到我曾祖母传下来的东西那会儿开始,我就暗下决心,我要把这门绝活发扬光大,把他修炼到最高境界,我要让这个社会看看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到底是迷信还是最高深的学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