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时的左明已经被一股无名怒火烧得实在按捺不住了,猛的站了起来,无奈而又悲伤的摇了摇头说:“岳晓慈,我才是真的让你给当傻子玩了。可是我左明对天发誓,我爱你的心远远的超过了爱我自己,更不可能说是让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这一切的一切,我也好,阿萍也好,都是受害者。可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的不可理喻,不通情理,怪不得别人总跟我说,不要找80后的不要找80后的,你伺候不起,你也跟不上她们的思路,可我谁的也不听,多大的困难多大的阻碍我也想跟你在一起,因为我爱你,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可是,你却完全不珍惜我的这份感情,甚至你都不愿意真正的去相信我的这份感情。是,我左明只是个普通的打工仔,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多少钱,可你知道我几乎全部全部的心思都在你的身上,我所赚的钱无论是多少,我都愿意一分不剩的花在你的身上,只要你想买什么想要什么,我都是尽我的全力去让你实现……我象宠孩子一样去宠着你爱着你,我可以包容你所有的任性和娇蛮,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宠来宠去把你宠成了这个样子,不近人情,不讲道理。好了,既然你把话说得这么绝,那我们就离,房子我不要,车我也可以不要,我这就回去收拾我的衣服离开,你愿意跟谁结婚你就跟谁结吧。我左明也是堂堂七尺高的汉子,我死不了,我也不会让你看不起!!!至于阿萍,我当然要给她一个好好的交代,她要是愿意,我可以娶她照顾她一辈子,如果不愿意,我这辈子都把她当亲妹妹,保护她疼她!”左明说到这眼泪已经止不住扑哧扑哧的流了出来,他立刻伸手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冲着王萍说:“咱们走,阿萍,陪我回去简单收拾一下,今天晚上我随便找个旅馆住一宿也绝对不会再回到那个屋子里去,那既然不是我的家,我住那丢不起这个人!”说完一把拽住王萍的手,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陈之道的家。

此时的晓慈感觉全身发软,刚才那种凌厉的表情消失了,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陈之道走了过来,有点略带激动的搂了搂晓慈,晓慈没有拒绝,把头靠到了陈之道胸前,眼泪终于忍不住啪嗒啪嗒的掉了出来,突然哇的大哭了起来。

陈之道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手脚忙乱的赶紧从茶几上的面巾纸盒里抽出面巾来给晓慈擦眼泪,却因为技术不够娴熟死活擦不到正确位置,他干脆一把捧起晓慈俏丽迷人却泪眼滂沱的脸……梨花带雨芙蓉面,说的也不过就是眼前这个大美人啊,陈之道实在是控制不住膨胀而起的欲望,冲着晓慈的嘴唇就吻将下去,一只手迅速捏向晓慈高耸的胸部……却被晓慈举起两手拦住了。

晓慈抽噎着,暂时收了收哭声,对陈之道说:“陈哥,先别……等我们结婚了,好吗?”

陈之道扫兴的放开了晓慈,叹了口气说:“唉,好吧。”转而又换上一副温柔的语气,对晓慈说道:“晓慈,别难过了,我会好好对你的,会比左明对你更好。快中午了,要不我先带你到粤香海鲜吃点好吃的?不管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晓慈摇了摇头,说:“我没胃口,有点累,我想先进屋休息会儿。”

“那……好吧,那我扶你进卧室歇会儿,等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你,或者你饿了就叫我,。”

“恩!”晓慈冲着陈之道微微一笑,“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我想睡会觉,不许打扰我。一晚上都没睡好,你到晚上再把我叫醒吧。”

看到晓慈终于笑了,陈之道也舒了口气,伸出手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行,宝贝儿,你去吧。我今天哪儿都不去,就在客厅等你。”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9点多钟,晓慈可算醒了过来,陈之道赶紧要带着晓慈去吃饭,晓慈说陈哥,我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来,我今天不想回那个伤心地去,要不我把钥匙给你,你去帮我把我的衣服拿几件过来吧,我想穿得漂亮点再跟你出去吃饭。

陈之道听着那叫一个心花怒放,二话没说接过晓慈递来的钥匙就下楼开车直奔左明的家中。

打开左明家的门,陈之道先是走到卧室打开衣柜,按照晓慈的吩咐,取了几件衣服,用包装好,四周看了看,出了卧室走到卫生间的门口,停住了。陈之道突然冷笑了一声,从怀里取出一面奇怪的镜子,在镜子的背后有一个突起的纽,他伸手将纽旋转了一下,一道绿色的光芒从镜子里射了出来直直射进了卫生间里,奇异的景象出现了,离卫生间的门大概10公分左右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淡绿色犹如投影出来的门,这个光影之门的大小与卫生间门的大小完全相同,陈之道继续旋转那个纽,光影门逐渐与真门重合在了一起,陈之道走到门上拍了拍门的左上角,然后用手指抠进左上顶角的缝里,冲着右下往下一拉,居然被拉出一个半米见方的暗格,随即陈之道从暗格里取出了一面和他手里一模一样的镜子。

陈之道把两面镜子面对面的合在了一起,正准备离开,突然,大门被拧动了,左明和晓慈齐齐出现在大门口,陈之道愣了,突然听到背后似乎也有人,扭头一看,却发现王萍和那个花生师父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他的背后。


“你……你们……”陈之道彻底的慌了,手里的东西一把没拿住掉到了地上。

王萍迅速走了过去,拣起掉在了地上的那个奇怪的镜子,递给了花生。

左明搂着晓慈走进屋里,反手把门给锁上了,表情极为复杂的冲着陈之道说了一句:“你总算露面了。”

“你,你们……你们根本就没有……你们耍我?……”陈之道指着左明和晓慈,结结巴巴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左明无奈的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唉,老陈,你坐下吧。其实我从密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是你……”

原来,自打杨三贵说出那个光盘的时候,左明就已经知道了是陈之道在搞鬼,但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或者他根本不愿意相信这是陈之道干的。而且他也确实一直都不知道王萍舍身救他的事情,慌乱了一阵子,但王萍却是冷静的,她其实也是早就怀疑陈之道了,但毕竟是好朋友,而且也是没有具体的证据,更重要的是,就这么直不楞登的去揭穿,陈之道只要矢口否认,那谁也别指望找出冥灵幻镜的所在,因为这个镜子所埋的方式极为特殊,必须用阳镜引出阴镜,否则就算把屋子全部刨成碎末,也不可能找得到埋镜的位置。所以干脆将计就计,拉着晓慈进到屋里说明了所有的情况,让晓慈配合演这么一场戏,因为毫无疑问,陈之道搞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能得到晓慈。可没想到晓慈这丫头戏演得那么逼真,把左明都给蒙住了,直到左明和王萍离开之后,王萍才跟左明说了她和晓慈之间的计划,因为只要左明再也不住这个屋子了,那陈之道必然要撤掉冥灵幻镜,这样就不费吹灰之力破解了这个连花生都未必能解开的四维奇阵。

“老陈,”左明此时的心里其实是说不出的难受,他甚至不愿意去相信,他甚至宁可自己是误会了陈之道,因为陈之道是他已经交往了近10年的最好最好的哥们兄弟,“为什么,你是我左明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左明的恩人,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

“为什么?哈哈哈哈。”陈之道终于一改往日的嘻嘻哈哈和憨厚,换上了一副可怕的歇斯底里的模样,狂笑着对左明说,“既然都让你们给发现了,我也没有必要藏着掖着了,想知道是吗?我全告诉你们。我告诉你,姓左的,因为我爱晓慈,我和你同时认识的晓慈,可我比你更先喜欢上的她,只不过我没有你小子心细,没有你小子会讨女人欢心,再加上那时候我确实是把你当兄弟,你跟我说,你爱上了这个漂亮女孩子,想追到手当老婆,所有人都笑话你不自量力可我陈之道没有笑话你,我当时确实是想就算我追不到手,让我最好的哥们追到也一样。所以我帮着你,左明你自己回过头来想想。晓慈是一个模特,家境优越,又长得这么迷人,就你这么一个穷小子,一个月收入还不到一万块钱,你追得起这种女孩子吗?到兰会所跳舞,去Raffles度假,玩卡丁车,哪一样是你小子消费的起的?我为了不让自己的兄弟在晓慈的众多追求者面前掉价,只要你借钱,我什么时候打过磕巴?贵宾卡金卡,只要是你带晓慈去哪儿哪儿哪儿玩,我哪一次不是二话不说随时让你拿去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是,我陈之道比你强点,我的父母是高干,家境比你优越些,但是我凭什么要拿这些钱去帮你追求我爱上的女人?我原本以为,我可以接受,可当你们俩宣布结婚了,我每当想起你每天晚上抱着我最喜欢的女人,肆无忌惮的抚摸她身体的每个部位的时候,我告诉你,我受不了,我实在受不了,晓慈是我的!谁也不能拥有她,除了我陈之道!!!”陈之道越说越激动,但左明却是一声未吱,只是神情悲伤的看着他。

陈之道长长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所以,我必须要拆散你们两个,否则我会因此而疯掉……”接下来陈之道终于道出了所有事情的原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