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行了,没人想听你这些愤世嫉俗的言论,你直接说那买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谁跟你做的买卖!”左明心里挂着晓慈,不耐烦的打断了杨三贵的话。王萍却对左明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左明先不要阻止,冲杨三贵说:“你接着说吧。”

“杨某花了很多的精力代价,想要把我家祖传绝学发扬光大,可现如今的社会提倡科学,反对迷信,我再怎么做也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算命师父,一年下来,实际挣不了几个钱,这家里还老被我弄得阴森恐怖,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我,不怕两位笑话,想我杨三贵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却只能偷摸去找点小姐过过瘾。我老杨家搞不好从我这一代就得绝了后了。三个月前,可算有人给介绍了一个河北保定姑娘跟我见了个面儿,双方感觉也都还不错,只是这姑娘提的条件实在太高,要杨某在城里给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才肯结婚。杨某这么多年都没有碰到过象她这么让我动心的女人,杨某发誓一定要把她娶回家来。可我手头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别说在城里,就算在密云县城,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也够戗。正当杨某犯愁之际,我的一个姓曾的朋友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说城里有个客人愿意出50万高价买下我自己研究出来的一样风水法器----冥灵幻镜,这笔钱正好够付那女人所看上那套房子的首付,于是杨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听到这里,左明赶紧问道:“姓曾的朋友?那个出钱的客人叫什么?”

“杨某为了发扬家传绝学,当然也有一些熟人朋友在外,这个姓曾的朋友也是一个在城里搞周易算命的,他不肯透漏这个客人的姓名,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而且杨某知道购买此镜的人必定不会是去做什么好事,我也没有必要去问得那么仔细。”

“姓杨的,你少来这套,你还想替人隐瞒……”左明怒气冲冲的话还没说完,王萍抬手阻止了左明的冲动,开口问道:“杨三贵,你给我讲讲你的这个冥灵幻镜到底有什么用吧。”

杨三贵听到这里,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说:“这冥灵幻镜是杨某花了10年的时间结合奇门九宫,运天星论,阴阳风水学甚至西方的催眠术等诸多学问研究出来的一样风水法器,可以追时及空,变时间为空间,只要按照一定规则摆放埋设,便可在指定区域内复制三维镜象,制造小规模的异空间。这个异空间表面与寻常空间没什么两样,人在其中不会感觉与平时有什么不同,但只要进入,那就已经转换了时空概念,这个异空间里所见到的人或者事兴许在千里之外,也兴许在梦幻之中。总而言之,这个新制造出来的空间并非人世间的三维空间,而是冥界空间,或者用你们的现代科学名词来说,就是所谓的四维空间。”

“四维空间?”王萍有点惊讶。

“是,易经上早有论述,时空一体,空间就是时间,物体速度若能赶上光速,那么时间概念将不复存在,四维空间里没有常规意义上的空间概念,时间点可以随意分配……这个说多了,你们两个小娃娃也听不懂,回去把这些告诉你那个师父黄胜,他应该是知道怎么回事儿,论聪明,我杨三贵胜他百倍有余,可撒兰摩那老喇嘛却死活不肯教我阿难渡七十二诀,却传给了他,这门绝学在他手里什么作用都没起,可如果到了我杨三贵手里,我早就炼成了太阴之身,那时我就会让这个世界看看,是现在这些半真半假专放马后炮的所谓现代科学理论厉害,还是我杨三贵家祖传的中阴之法……”

王萍打断了他越说越兴奋的论述:“杨三贵,废话你就不要说了,我师父从来都没说他比你聪明之类的话,你有今天咎由自取,其心不正,天必诛之,你失败也是注定的事情。杨三贵,你真的不知道这个镜子最终卖给了谁吗?”

“我根本没有必要花精力去专门对付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普通人,我用得着隐瞒吗?如果这位兄弟说见过我杨某,那你所见到听到的也许就是杨某的幻象,这个幻象制造出来并不难。哦,对了,有件事情也许能帮你们找到那个买镜之人:一个星期前那个姓曾的朋友受买镜人之托又来找了我一次,给了我三样东西和10万块钱。”

听到这里,左明和王萍异口同声的问道:“什么东西?”

杨三贵回答


杨三贵回答道:“在我西屋书柜左侧的最底格放着一个红色小盒子,那里面是两根头发和一块从衣服上剪下来的旧布条,想必是这位左姓兄弟的物品,这两样是用来做阳引的,还有一样东西经杨某处理之后已经被那个曾姓朋友拿回去了,想必就是用来给这位兄弟家人制造幻象之用。”

“那被拿回去的是什么?”左明忙问。

“一张光盘,里面是关于北京朝阳区天建建材城的一些广告资料。”杨三贵回答道。

左明愣住了,此时他的脑子一片空白,连王萍喊他他都似乎听不见。

“哥,你怎么了?”王萍只好推了他一把。左明痛苦的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什么,妹妹,没什么。”

王萍把花生要她带给杨三贵的话带到之后,给杨三贵松了绑,随后和左明一起到村口取车准备返回,这一路上左明几乎是神情恍惚,路都走不稳。

王萍关切的说:“哥,你没事儿吧?要不你休息一会儿,妹妹来开车。”

左明点了点头,把车钥匙给了王萍,叹了口气说:“那就辛苦妹妹了,哥真的累了,真想歇会儿。”

王萍发动车子,两人离开了杨家峪,直接开往陈之道家。

快要到的时候,左明给晓慈拨了个电话,晓慈接了:

“宝贝儿,我回来了,就快到了,你身体好点儿了吗?”

“……”电话那头的晓慈没有马上说话,似乎还在嘤嘤抽泣,在左明焦急无比的催促之下好一会儿才蹦出几个差点没让左明昏死过去的字眼儿:“明,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宝贝儿,你别跟老公开这种玩笑,会开死人的……宝贝儿,求求你别闹了……”左明激动得连手机都快捏不稳了,强装镇定的冲着电话说道。

晓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也在调整情绪,接着镇定的说:“明,我没闹,我很冷静,咱们俩相爱到今天已经两年了吧?你应该是了解我岳晓慈的,我不嫌你长得不好看,也不嫌你当初那么穷,我只图一个,那就是你能一心一意的对我,这辈子只对我一个人好……可是……”晓慈有点哽咽,顿了顿继续说,“我这个人平时前卫时尚也好,非主流也好,可我的骨子里是传统的,这一点所有认识我岳晓慈的人都知道,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但我绝对接受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背叛,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岳晓慈既然跟你结了婚,就绝对不会跟除你之外的任何男人发生任何关系,所以我也绝对不能接受你和其他女人发生……”

“宝贝儿,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什么时候跟别的女人发生什么了?你到底听说什么了?连这一点你都不相信我吗?”这时的左明急得有点语无伦次。

“好了,左明,你就别装糊涂了,阿萍连她的处丨女丨之身都给了你,你就算不是故意想要怎么着,也不能这么没有良心连承认都不敢吧??”晓慈显然有点愤怒,高声质问。

“你说什么??????阿萍??……我……”左明举着手机完全的呆住了,傻傻的看着驾驶座上一声不吭开着车的王萍。

(未完待续)


“好了,左明,我了解你的为人,虽然这件事情从某个角度上说你确实是无辜的,可比你更无辜的人还有阿萍,我不管你怎么想,你对她至少该有一个交代,你不是快要到了吗?我们见面再说,先挂了。”晓慈挂上了电话。

左明懵了,自言自语的摇着头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是陈之道,对,一定是这个王八蛋在我老婆面前胡说八道,一定是……姓陈的你他妈太过分了!”左明怒不可遏的大喊起来,这时车已经嘎的一声刹住了,王萍深深的呼了口气,十分平静的转过头来对左明说:“哥,到了,下车吧。”

左明一把拽开车门,怒气冲冲的直奔陈之道的家,王萍还是一声不吭的尾随其后。

到了陈之道家门口,左明连门铃都不想摁,举起拳头乒乓把门砸得山响,“开门!快开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