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门开了,陈之道探出身子,表情复杂的看了左明一眼,说:“回来啦?老左。”

左明牙根儿咬得嘎嘎作响,突然举起拳头狠狠的冲陈之道砸了过去,陈之道猝不及防被正好打中了脸,趔趔趄趄的歪到了一边,嘴角顿时流出血来。

左明一把推开陈之道冲进客厅,晓慈正神色黯然的坐在沙发上,看了满脸怒容的左明一眼,把头扭到了一边。

“宝贝儿……老婆,你别开玩笑了,好吗?老公来接你回家,走跟我回家去,一切都好了,都结束了,啊。”左明强行绷出笑脸过来搂晓慈,晓慈却把身子躲到了一边,一声都不吱。

这时陈之道和王萍也来到了客厅里,左明直起身来,神色忧伤的看着陈之道,愤怒的说道:

“老陈,你是我左明最好的哥们,最好的兄弟,朋友妻不可欺,你对我老婆说了什么?她会这个样子?好,就算……就算你不把我左明当兄弟了,那你也不能冤枉了人家阿萍,她是你请来的,她也是你的好朋友,她这么全心全意的为了我们……你他娘的安的什么心?你侮辱我左明不要紧,你不能把阿萍也扯进来!!”

陈之道一手揉着被打肿了的脸,一边小声说道:“老左,本来这个事情我没想告诉嫂子,是嫂子突然问起……”

“你不要怨人家陈哥,”晓慈突然扭过头打断了陈之道的话,“实话跟你说吧,打从前天早上我苏醒过来看到你的衣服穿得有点乱开始,我就有疑团在心里一直没有说,是我非逼着他跟我详细说说前天晚上,也就是血破日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血破日?”左明疑惑的看了看陈之道,又看了看王萍。王萍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一句话都没说,这会儿却两个小脸通红通红的冲着陈之道埋怨说:“陈哥,你答应过我,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的……”

陈之道摇摇头说:“我真的没想告诉嫂子,可那天早上嫂子看到了老左衣衫不整,她非要问我,我实在是圆不过去,所以……所以……唉,都是我不好。”

左明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你们告诉我!”看着他们几个人的神态,左明隐隐的感觉陈之道似乎并不是在捏造谣言。“阿萍?你告诉我,我求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萍两颊通红,头埋得低低的,没有说话。陈之道看了王萍一眼,说:“好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想瞒也瞒不过去了,还是我来说吧。”

原来,在血破日的那个晚上,局势越来越混乱,出现的怨灵越来越多,事先设置好的阵法和符纸打乱的被打乱,剩下的几乎无法应付任何亡灵。王萍知道如果要控制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出血鳌,然而这个血鳌要从王萍身体里彻底被放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与男人那个失去处丨女丨之身。可做这一切需要时间。当时的情况除了王萍之外,只有陈之道一个人还没有中招是清醒的。所以不得已,王萍和陈之道两人合力把左明推进了卧室放到床上,然后王萍交代陈之道拿上所有的阴阳照,七星锁和没有被撕毁的符纸做了个简单的阵法守在卧室门口,关上卧室门,王萍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抱住了半清不醒的左明……

左明听完了陈之道的讲述,看了看头几乎都埋到了胸前的王萍,再看了看侧着脸眼里闪着泪花的老婆,他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等左明清醒过来,自己被抬到了沙发上半躺着,而其他三人则都是沉默无语的看着他。晓慈显然已经哭过了,脸上挂着明显的泪痕,看到左明清醒过来,幽幽说道:“你醒了?”

左明揉了揉还有点木木的头,还是忍不住情绪有些激动:“老婆,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可你知道那并不是我……你这样,对我不公平,对我不公平……”

“你别说了,”晓慈打断了左明的话,“对你不公平,可阿萍呢?我们对她公平吗?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本来跟这个事情没有关系,却……左明,我没有怨恨你的意思,你别这样,真的,我只是希望,我们大家做人做事都要凭点良心,我们起码要对得起人家……阿萍妹妹为你为我付出得太多太多了,我们应该给人一个交代,况且,我知道,她对你有意思,她也喜欢你……”

“嫂子,”王萍突然抬起头,表情似乎已经很平静了,对晓慈说道,“这件事情虽然是迫不得已,但终归还是因我而起,我能不能跟嫂子你单独谈谈?”王萍冲陈之道看了一眼,说,“陈哥,我想跟嫂子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单独谈谈,可以吗?”

陈之道点了点头,走过去打开了一间卧室的门,王萍和晓慈进去之后把门反锁上了。

左明懊恼的抓着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陈之道也只好坐得远远的一声不吭。

大约半个小时后,卧室的门开了,首先出来的是晓慈,似乎脸上还带着怒容,紧跟着王萍也出来了,冲晓慈喊:“嫂子,你真的误会了,阿萍不是那个意思,你真的是误会了……”

晓慈猛的扭过头,突然拿手指着王萍,厉声说道:“你别再说了,我明白了,我其实真的早就该明白,我真是傻……好,好,我给你腾位置,我岳晓慈不想让人给看扁了,离开了这个姓左的,想娶我的人大把的是,我随便挑一个也比他有钱,比他帅,比他对我好!!!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们两个,你们俩最好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晓慈越说越激动,逐渐都开始在歇斯底里。

左明惊讶的看着晓慈,不知道她们俩到底在卧室里说了些什么居然搞成这么个局面,这时晓慈又冲着左明叫了起来:“姓左的,你真有能耐呀,演戏演得真好。都拿我岳晓慈当傻子是不是?行,既然这样,那我也跟你把帐算算清楚,我们俩明天就办离婚,家里的房子一大部分的钱都是我岳晓慈出的,房子你就别指望拿走了,那车是你的,我不要,你现在赶紧跟这个贱女人到家里去收拾好你的东西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这么恶心的人!!你不要以为我岳晓慈离了你就没男人了,想娶我的人多的是!明天咱们俩就去民政局办完手续,后天我就跟陈之道结婚,不管怎么样,他起码不用花我的钱来买房子!不管怎么说他也没有跟其他女人有过关系!!!!”说罢狠狠的扭过头问陈之道:“陈哥,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



陈之道这会儿也有点懵了,嘴巴半张,慌乱的结巴起来:“嫂……嫂子,你……”

“别叫我嫂子,叫我晓慈,你只要回答我一句:你愿意不愿意娶我!!”晓慈厉声问道。

“晓,晓慈,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陈之道嗫嚅起来。

“谁跟你开玩笑?我岳晓慈说到做到。今天晚上我就住你家,我不走了!怎么了?你也想赶我走是吗?”晓慈柳眉紧锁,声厉色荏。

“啊不不,不,晓……晓慈,你别误会,我……别说你住这儿,这,这屋子送你都行,我只是……只是……”陈之道语无伦次的慌张答道。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晓慈转过头狠狠的冲着左明说,“就这样吧?姓左的,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你的东西走人,明天一早朝阳民政局门口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