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新年刚过,整个城市还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之中。我换了电话号码,剪了一个寸头。大年夜的时候我对着父亲的遗像默默许愿,希望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的发小“轱辘”在南京开了一家公司,趁着过年聚会的时候我跟他说,我跟你去南京吧。他先是一愣,然后拍着我的肩膀说,没问题。就这样在北方的冬天还意犹未尽的时候,我踏上了南下的飞机。

日子就这样像流水一样过去,我很喜欢南京这个充满历史底蕴和文化积淀的城市,每天除了工作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去一些胡同里弄里瞎转悠。遇到一些卖工艺品的小摊子面前我总是驻足不前,但是当我刚要掏钱买的时候,我才记得那个人已经不再属于我了,心里不禁怅然若失。

黄大在送我的时候问我,为什么不听听潘可的解释。我说,算了吧,一切都已经是记忆了。

人在心无旁骛专注于某件事情的时候总是会取得很好的效果。轱辘的买卖越做越大,而我的经济状况也逐渐好了起来。轱辘向我说道,努力奋斗几年,买个房子赶紧结婚。每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总是笑而不语,转过头去捏着他女儿那圆乎乎的脸蛋。

还是当小孩子好啊,我常常叹道。

我把新号码告诉了林雪和老三,说实话我很羡慕他们两个,这么多年的坎坷和波折到最后能走到一起实属不易。林雪在电话里告诉我,老三的女儿很喜欢她,一副母爱泛滥的样子。我说,什么时候办喜事我会回去看你们。林雪说,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好。

林雪问我会不会怪她,我说,我确实很生气,所以才跑到了南方。林雪说,潘可是个好姑娘,你何必这么固执跟自己过不去。我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她,我说。

南京的热果然是名不虚传,让我这样一个北方人苦不堪言。每天我都把自己泡在工作里,不停的应酬,我知道我是怕孤单。我开始流连于酒吧和夜场,那些陌生女人身上的香气不断的麻痹着我内心幽幽的痛苦和思念,偶尔我也会在第二天的马路上醒来亦或者浑身上下的钱物都不翼而飞。

生日的这天我再次醉倒在酒吧里,我没有告诉生意繁忙的轱辘,只是一个人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我的脑子里仿佛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一切都好像静止了起来。

“你在哪?”潘可竟然在此时此刻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你打错了。”我想挂了电话,但是还是犹豫着沉默。

“生日快乐。”

“谢谢,哈哈。”我扯着喉咙干笑了几下。

“你能原谅我么?”

“不能。”

“我要结婚了。”

“恭喜你了。”

“我想再见见你。”

“你想让我再换号码么?”

沉默,让人压抑的十分钟,之后那头传来了阵阵的忙音。

电视里传来了S市最近进行的扫黑行动的新闻,我急忙给林雪打了一个电话。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是,老三成为了首当其冲的对象,而且很难翻案。我宽慰了林雪几句,没想到林雪无助的哭了起来。

短暂的快乐总是预示着长时间的痛苦。

黄大约我切魔兽的时间越来越少,因为他正准备着结婚。他告诉我皮正川对他跟皮晓婷的事情已经默许,而且催促他们赶紧结婚。我说你丫真是走了狗屎运了。黄大忘情的大笑,我想他们在一起也许真的是很快乐。

黄大的婚礼成为我回乡的最好理由。我以为自己真的厌烦了过去那段的生活,讨厌并没有让我的回忆减少多少反而在我不经意间愈发的强烈。

中国人结婚的日子总是喜欢凑在一起,黄大的婚礼这天一路上见到好几家的礼车。我偷偷问了黄大杨心蕊会来么?黄大说,皮晓婷好像请了,但是她只是找人送来了礼金。

“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么?”

“不,我只是怕尴尬。”

皮大经理爱女的婚礼办得很隆重,彩车酒席都是顶级的配置,充分的显示了这家人的势力。黄大的同学,我们共同的同学来了一大串,有些已然叫不出名字。我问了黄大,黄大摇摇头说我TM只是挑婚纱的时候遇到了——黄大现在是一支潜力无穷的绩优股。

皮晓婷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新娘子往往都是当天最漂亮的人。那天我喝的很开心,碰到了许多不曾见面的老友。人真的是好奇怪,往往你很思念某人,却会找出许许多多的理由来搪塞。

敬皮正川酒的时候,他已经喝了不少,整张脸都红彤彤的透着喜气。

“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你。”

“皮哥,我敬你。”

“干了这杯酒,重新开始吧,我看好你。”

由于离家时间很长,我特意在老家多待了几天。每天都是陪着老妈买菜遛弯,其实生活的本质就是这么平平淡淡。在我百般劝导下,老妈拒绝了我一起去南京的建议,她说,在这里习惯了,这里也是你的根哪。

皮正川显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过去,他出车祸了而开车的人竟然是林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