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会议尾声,由董事长李枝锦主持会议所以一直没有发言的赵甲第终于拿过话筒,平淡道:“金海从今天起开始筹备上市,具体需要几年时间,看在座各位的本事。声明一点,除了我,李董事长和蔡总裁,你们中有人会有机会最高持有10%的股份,接下来是8%,6%,看业绩而定。”

赵甲第望向就在身边的金海老功勋孙传芳,半开玩笑道:“孙副董事长,有没有信心?”

这话问得似乎不合规矩不合时宜,可孙传芳却是一阵由衷激动,笑了笑。

他们本已心灰意冷,怎么都没料到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刻。上市!对金海这样的巨型航母来说,不说10%这个夸张数字,就是1%,也足够诱惑了。

有意无意,偌大办公室只剩下赵甲第和蔡言芝。连李枝锦都没有留下,因为楼下坐着齐冬草。

蔡言芝笑问道:“一个是正房,一个是童养媳姐姐,这两位女菩萨要见面,你这个可怜小道童怎么不跟着去帮忙打圆场?”

赵甲第伸了个懒腰,心虚道:“现在她们矛头一致对外了。暂时顾不上我。”

蔡言芝恍然,突然感到腰下腿上的部位传来一阵小动作,她继而怒道:“蹄子!”

赵甲第乐呵呵缩手,双手搁在桌上,撑着下巴,怔怔出神。

新一届董事局会议举办地连同集团总部一起从北京搬到了重庆。潜台词是什么,没人知道。

赵甲第突然问道:“姨,我今年几岁了?”

蔡言芝一板栗敲在这个混蛋脑袋上,“你是在暗示我多大岁数了?!”

赵甲第依旧望着长条会议桌那边,眼神恍惚。

蔡言芝站到他身后,替她揉了揉肩膀,柔声问道:“怕了?”

赵甲第微笑道:“没呢,我就是觉得不真实。”

蔡言芝身体前倾,靠着赵甲第,轻声呢喃道:“我真的要老了。”

赵甲第一本正经道:“嗯,再不圆房,就来不及了。”

蔡言芝笑道:“我不急,李枝锦和齐冬草才着急。我果然没看错,王半斤是最不省油的灯。”

赵甲第叹了口气。

清官难断家务事。

楼下董事长办公室,李枝锦和悄悄而来的齐冬草站在落地窗前。

齐冬草下意识摸了摸肚子,平淡道:“我们都输了啊。”

李枝锦冷哼一声,转移话题道:“我老公的几篇文章在北京那边反响怎么样?”

齐冬草冷笑道:“你会没我清楚?明知故问,有意思?八两马上就要去中央财经频道接受采访,然后是北大等一系列高校的讲座,这其中没有你的运作?”

李枝锦笑眯眯道:“我领了小本本我自豪。”

齐冬草啧啧道:“酒席摆了?到现在你们李家都没跟八两见面,好大的架子!”

李枝锦一副乐天派道:“迟早的事情,反正我儿子女儿肯定姓赵。”

齐冬草笑道:“八字没一撇的事情。”

李枝锦转头道:“我们就别在这里五十步六十步笑话谁了,王半斤都几个月了,四个还是五个?”

齐冬草郁闷道:“是六个月。”

李枝锦笑呵呵道:“瞧瞧,我就知道她比我们都要道高一尺。”

齐冬草无奈道:“似乎是个女儿,以后肯定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娃娃,到时候王半斤还不得意好一阵子。”

李枝锦哼哼道:“没事,到时候我生个儿子,天天去欺负她女儿。”

齐冬草拍了拍额头。

李枝锦小声道:“楼上那位,我估计斗不过啊。要不你来帮忙算了,咱俩的恩怨先搁置几年?”

齐冬草果断道:“抱歉,我跟你界限划得很清楚。”

一脸无所谓的李枝锦转身去玩书桌上一个超大号精美地球仪。

“袁树,你认可了?”

“嗯啊,多好的女孩,我都心疼。”

“人民大学那个老师蒋谈乐呢?”

“北京那边归你管,反正我不做这个恶妇。一个风华绝代的蔡姨,小女子就已经严防死守不过来了,你当我八臂哪吒啊。”

“你!”

“哦也~”

————————这一年正月过后,是开学的季节了,安徽一个叫牛尾巴岗嘴的地方,今天被一帮领导折腾得格外声势浩大,其实不过就是一所希望小学奠基剪彩,但不仅县市领导出席,据说连省里一个常务副省长都会专门露面,至于真实内幕是什么,传闻说希望小学的捐助人是一家国内数一数二的民营企业,而这家企业在安徽投资扶持数个省战略重点项目,是个天文数字。最后那家牛尾巴岗嘴最富裕人士都无法想象其规模大小的企业由一个年轻男人负责事务,那人在这边吃住了一段时间,希望小学各个环节都关注,据说脾气性格很好,估计是那家企业里的中层领导,上头重视,不得不用心对待,这个年轻人跟领导交集不多,反而乐意跟村民们唠嗑闲聊,村民们好奇问些他每个月能拿多少工资,有没有几千啊,公司有多大啊,村里孩子能不能去打工之类的问题,他也都会回答,前两天村里有对新人结婚,有个跟他混得比较熟的大伯装着胆子借那辆车标是四个轮子的轿车,他也笑呵呵爽快答应了,连司机都一并给了,送回去的时候一车身的泥巴,大伯因为不敢胡乱洗车,送回去的时候战战兢兢,年轻男人笑着说没事,不过跟大伯讨了两包喜糖,婚礼办得特有面子的大伯哪里会吝啬几包喜糖,一拍大腿,让小儿子屁颠屁颠带回来一大袋子,得有二十几包。

今天,连市县领导都不清楚具体身份的年轻男人驱车一段路程后,走在车子开不进去的乡间小道上,谁能猜到这么一个家会是金海帝国当之无愧的一把手。

赵甲第一般不具体参与希望小学的工程,金海内有专门部门负责这一块,只不过安徽是个挺特殊的地方,杨青帝在日记里曾叮嘱过要负责那所以蔡言芝名义建成的希望小学,加上他也葬在安徽那个叫霞坑镇的地方,因此赵甲第对安徽寄托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情感。再者这次是想找机会透口气,金海的事务属于高管偶尔偷懒无伤赚钱,但兢兢业业肯定就是工作量无底洞的地方,赵甲第除了负责金海战略发展这一块,还得时不时跑去北京,他的很多手笔,通过老校长可以交到红墙内供参考,在远见杯连续三年夺魁一鸣惊人后,他在宏观经济领域“极端悲观”预判,引发了大规模争辩,愈吵愈烈,一开始赵甲第并不上心,只觉得时间会证明一切,不曾想继续经济界大佬跟约好似的同时发文诘问,揭开赵甲第笔战群雄序幕,最后闹到财经频道干脆把一群人都拉到直播间,阵营泾渭分明,形单影只的赵甲第,对阵一群德高望重的财经前辈。

天晓得这背后是不是赵三金在那边推波助澜。

那场中国九零年代以后不曾再次出现的史诗级论战,最终双方不胜不负,还是需要留待时间去考证。

那段时间,恰好北京城大雪纷飞。

或者说是天下大雪。

赵甲第一骑绝尘。

即便他看上去没有完全战胜那帮陪衬的重量级绿叶,但连北京老百姓都知道这姓赵的小子,牛掰大发了。

而这个逃离京城风雪来到安徽贫困县的家伙,此刻剥着一颗喜糖,丢进嘴里。

身边跟着韩道德,这位大叔前两年顺利完成卧底任务后,脑袋抽风了,不愿意去拿高薪坐高位,跑到赵甲第面前说了一句:“大少爷,要么您让我继续当司机,要么让我滚蛋。”

赵甲第大骂了一通,这百年不变梳中分头的黄牙大叔硬着脖子,就是不肯改变主意。最后赵甲第不得不砸过去一把车钥匙,“滚去开车!”

如今金海已经把重心从沿海地区转移到中西部。

想必这是某些红墙内大佬十分乐见其成的。

赵甲第嚼着喜糖,临近一个村子,问道:“旧学校到了没?”

韩道德点头道:“应该就在这个村里。”

赵甲第进了村子,先在小卖部买了包黄山,拆了后去看了看那所小学原址,已经空无一人。

赵甲第跳上一个晒谷场墙垛上坐着,抽着烟,望着明亮天空。

韩道德蹲坐在墙垛下跟着抽烟。

“项如意现在跟着孙传芳拜师学艺,老韩,你瞧瞧人家,比你出息多了。”

“嘿,大少爷,我就这点给您当司机的小本事,知足。”

赵甲第叹息,自言自语道:“麻雀、豹子和手龘枪都来公司给我帮忙了,老杨好不容易找到了媳妇,虎子还在放浪形骸,黄华那本《西游却东行》总算是结尾了,就是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想过自费出版。”

“马小跳混得挺好,听齐树根说现在是刘昕倒追他了。”

“姓宋的,竟然向李檀主动认输了。”

赵甲第继续喃喃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现在是南方周末记者的魏培培曾经在我们高中读过一年。我想那天晚上我在沙发上搂的人,不是妹妹佟夏,而是姐姐佟冬。我猜杨萍萍大概是喜欢过我的。裴洛神,还偷偷躲在杭州法云安缦,以为我不知道。”

韩大狗腿没有去听这些应该是大少爷心里话的言语,只是很满足地抽着不贵的香烟。

赵甲第停下言语,抬着脑袋,“爷爷奶奶,小狐狸,你们都好吧?”

韩道德站起身跑去找个地方放水去。

本来就冷清的晒谷场更加寂静。

赵甲第低下头,想起了那一年的夜晚,那一次她的回首。

只知道她从体制内退出,去某地支教,便杳无音信,已经整整三年时间。

鲤鱼,是该去跳龙门的,可那一尾,怎么就去小池塘呆着了呢?

不会孤单吗?

“喂。”

一个空灵嗓音在赵甲第背后响起。熟悉而陌生。

赵甲第缓缓转头。

那一年那一天。

“我叫赵甲第,想跟你交往。”

“为什么?”

“我能给你幸福。”

这一年这一天。

赵甲第柔声道:“喂。”

衣着朴素的她双手交织在身后,歪着脑袋,等待下文。

“我叫赵甲第,想跟你交往。”

“为什么?”

“我能给你幸福。”——

全书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精品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