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90.吴玉平从西京返回学校的时候,天上飘着霏霏细雨。吴玉平在雨中静静地走着。吴老师,我吧,写的散文了短文了都是随性写的,毫无章法的……不,子钦,你真的很棒,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你一定会有出息的……吴老师,对不起……我……不,子钦都怪我,你安心学习,我来处理这件事,好吗……子钦,他打你耳光了?当着全体师生的面?没,没有吴老师,我……子钦,我给你买了一套“梅花”牌运动装,一双“回力”牌运动鞋……吴老师,给,刘子钦掏出一个俑人……吴老师,我在西京遇到了叶莉莉……子钦,记住,不要放下手里的笔……

吴玉平抹了一把脸,眼睛模糊了,雨有点大了,眼睛有些睁不开了……吴玉平在雨中脚下一滑,摔倒了,又爬了起来,这雨下的真不是时候。

吴玉平到了宿舍后,没有换下湿透的衣服,吴玉平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许久许久。吴老师,这是南瓜,那个是西葫芦……吴老师,这是黄鹂鸟,那一只,你看,那一只是斑鸠……吴老师,我喜欢你……吴老师,我不喜欢你叫我“小豹子`"我喜欢你叫我子钦……吴老师,我知道,我没有你男朋友优秀……吴玉平的泪又禁不住流下来……

什么时候来的?你去哪里了,瞧你,浑身都湿透了,还不快换换衣服,小心着凉感冒,孟庆云不知道啥时候闪了进来,他脚步一向都很轻,像幽灵。换吧,孟庆云看着吴玉平。吴玉平的黑色短袖给雨水淋透了,湿湿地贴在身上,高耸的双峰简直就要呼之欲出了,孟庆云的喉结上下动着,像一颗核桃……

对了,平平,你看这是什么?孟庆云像变魔术似的,手里多了一个塑料袋子。平平,我去平安县文教局开会的时候给你买的,呵呵,脚蹬裤,你试试,肯定合你的身,卖裤子的小姑娘说,这裤子丨弹丨性很大,不管肥瘦穿着都合适。你呀,穿上肯定很好看,你看,长安县满大街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穿,呵呵,小腿大腿,屁股沟子和小肚子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我要你现在就换上,我现在就想看。孟庆云转身把门插上了,平平,想死我了……吴玉平一动不动,任由孟庆云把她抱到了床上,任由孟庆云那几天才刷一次牙的嘴在自己嘴上脸上乱吻,任由孟庆云把自己的衣服都除去了然后喘息着压了上来……

平平,你真好,我就是喜欢你,离不开你这个小妖精,孟庆云抱着吴玉平喃喃地说。你这是去哪里了?可想死我了。吴玉平还是一声不响。说话呀,你哑巴了,孟庆云把脸沉了下来,我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喜欢那个刘子钦,对不对?孟庆云用力掐住吴玉平的丨乳丨房,我告诉你,那小子完了,杀了四个人,就要被执行死刑了,我就说过,那个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真的没有看错他!孟庆云咬着牙,我就知道他总有一天会不得好死!

吴玉平还是一声不响。平平,孟庆云松开了手,我过几个月就要调到县文教局了,你呢?我想听听你的打算,你是想在这个学校当副校长,还是想到县里一中?我的意思吧,是还留在这里,这样方便些,县里人多嘴杂比不得这里,是不是?停了一会儿孟庆云又说,平平,过几天我们去县里看看我的房子,我刚买的,呵呵,多年的积蓄都花完了,我想你和我一起去那里住一夜吧,农村人讲究的是“新房子”“新人”,呵呵,就这样决定了。

孟庆云睡着了,睡得香香的。孟庆云的房子不错,四楼,不高也不低,户型也不错,很朝阳。家具也不错,都是实木的,是仿古的样式,闪着幽光。床头雕着大朵的牡丹花,吴玉平床上衣服下了床,拉开了窗子,窗外灯火万家,闪闪烁烁。每一盏灯都是一个家吧?每一个家里都有一个男人和女人吧?我呢?我的家在哪里?吴玉平凄然一笑。李若水看着吴玉平的脸,玉平同学,这数学太有意思了……长得像极了“古力特”的那个男人说,明天我还会见到你吗?打我传呼,我的号码是5553045……刘子钦和她碰杯,祝你生日快乐,吴老师……孟庆云蹬着她,你和我在一起舒服,还是跟那个小子在一起舒服……

人生在世,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子钦走了,生命,不过如此……我也该上路了……吴玉平关了窗户,看着床上熟睡的孟庆云,姓孟的,该了结了,吴玉庆脑海里闪过孟庆云的脸,刘子钦的录取通知书,哦,我都忘了,你看我这脑筋……你呀,你就大声嚷嚷吧,反正我黄土都埋到腰了,我无所谓……那个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真的没有看错他……吴玉平走到了厨房,把煤气阀门打开,然后走到床前,从孟庆云的衣兜里拿出了打火机。吴老师,这是南瓜,那个是西葫芦……吴老师,这是黄鹂,那个是斑鸠……吴老师,对不起,我……吴老师,我怕他为难你……子钦,如果可能,下辈子我还做你的老师……煤气味道很浓了,很刺鼻了,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三十是爆炸的条件,吴玉平捏着打火机,静静地等,生命,不过如此……吴玉平打着了打火机……

唐笑笑到筒子楼里简单地收拾一下,呼机早就没电了,唐笑笑打开一看,电池都渗出了液体,唐笑笑把呼机丢进了垃圾筒。唐笑笑跟着刘文举和刘玉堂来到了平原县石河湾乡槐树村。槐树村是个很小的小山村,当天村里所有的大人小孩都知道了这样一件事情:刘子钦的老婆回来了,刘子钦死了,死在了西京市。过了三天,刘玉堂,刘玉厚和大狗在老坟岭的一块高粱地头的一个大石头上用石头垒了个棺材形状的小房子,把刘子钦的骨灰盒子放了进去,然后外面抹了水泥,上面盖了一块石板。嗯,刘玉堂看看手腕上的“上海”手表,时辰正好,白先生说,昨天大红砂,明天小红砂,今天上午正好。笑笑,农村人讲究这个,子钦父母都在,现在只能把子钦安顿在这里,等他父母去世后,再把他埋入祖坟,入土为安……停了一会儿,刘玉堂指着前面那条土路,子钦就是走这条路去上学,你看那里,那里就是小井村,小井村有一眼水井天再干旱也不会干……还有,叶莉莉她姥姥家就是小井村的,唉,都是苦命的孩子,刘玉堂一声叹息……

范志高没有想到情况竟然是如此糟糕,几个月后,刘子钦的肾竟然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这是很罕见的,北京著名的肾病专家对此也一筹莫展,而且情况急转直下,范志高病情严重恶化了,透析也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叫女儿回来,范志高嘱咐他太太,我一定要叫到女儿。女儿来了,范志高把所有人都支出去,对女儿说,在家里某个地方有一副画,是董其昌的真迹,以及自己和刘子钦如何得到的这副画,刘子钦因何杀人,又如何捐肾给自己。范志高的嘴有些干,他指了指床头柜上的装葡萄糖的纸盒子,女儿会意了,拿出一支,划开了,交到范志高手里。范志高拿葡萄糖润了润嘴唇继续说,女儿,你是个聪明的人,也是我所有的寄托和希望。你一定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那副画卖了,记住,拿上卖画所得的钱,去冀州平原县买一处房子,然后把剩余的钱全部交给刘子钦父母,明白吗?女儿点点头,爸爸,我都记下了。记住,刘子钦的家是平原县石河湾乡槐树村,刘子钦的爸爸叫刘文举,你一定要记住,女儿,我答应过刘子钦的,你一定要做到……

五天后,范志高死了,范志高的追惦会在范志高生前部队的大礼堂隆重举行,花圈几乎都放不下了。追惦会由政委徐国强主持,徐政委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范政委永远过在我们的心中……

追惦会结束后,徐国强的办公室里,贾云路在听着徐国强说话,连连点头,嗯,您放心吧,我,还有“长毛”能把这一切都处理好的,您就放心吧……最后,徐国强说,过几天我去跟公丨安丨局通个气,不是你的举报,刘子钦的杀人案不知还要走多少弯路呢,对,我要嘉奖你!贾云路出去后,徐国强放声大笑,是的,他该开怀大笑了,他笑到了最后。

三年后,德国籍的的华裔范女士在上海某拍卖会上出现,她说,她从海外用所有的积蓄,所有的财产,以及数不清的华侨华人华商帮助终于买到了一副董其昌的山水画。国家著名书画鉴赏家一致认定,这应该是晚清时期“八国联军”从圆明园掠夺走的众多国宝级的字画之一。鉴赏家们还说,原来在西京市下属的某文物馆的那副董其昌的山水图很明显就是赝品,也好,听说在火灾中被烧毁了,这样最好,去假存真,天之道也!一个白发苍苍的资深鉴赏家眼泪汪汪。

和预期的一样,董其昌着副山水画真迹拍出了三百万元的天价。范女士说,她还要为抢救流失海外的国宝继续努力,这是每个炎黄子孙义不容辞的责任……范女士还说,将来如果有可能,她还会在一个合适的地方,拿出一部分钱来建一所希望小学。所有在场的人都为范女士的拳拳爱国热情所感动。一个月后,范女士带着妈妈去了德国,从此再也没有了她们母女的消息,有人说她们母女正在为流失海外的国宝努力着,抢救国宝,任重而道远。有人说她们不在慕尼黑定居了,说她们去了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后来,人们就逐渐把这件事情淡忘了没有人再会记起范女士说希望小学的事情……

槐树村还是老样子,只是唐笑笑的脸上有了皱纹了,唐笑笑也胖了,四女嫂子说,农村的小米汤最是养人,胖了好,富态,健康。拉弟妹妹也嫁人了,就是小井村的白先生的儿子。邻居们抖劝唐笑笑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吧,女人都要有个家的,可是,唐笑笑坚决不肯,她说,要伺候两个老人一辈子。

唐笑笑在槐树村开了个小卖部,她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槐树村里所有人都说唐笑笑是个好人,难得的好人…四狗子和他媳妇经常过来给唐笑笑帮忙,四狗子都当爸爸了,是个儿子,胖乎乎的,很是可爱,唐笑笑最喜欢抱他。

刘子钦的妈妈孙月娥自从知道刘子钦的事情后,神经就不正常了,整天在村子里乱转。拉弟妹妹说,他公公白先生说,孙月娥那天去给刘子钦叫魂,把刘子钦的魂叫出来了,把她的魂给装进去了,所以,她才这样疯疯癫癫。吃饭的时候,唐笑笑还的四处找她。她每每看到别人的孩子的时候,就会自言自语地嘟囔,子钦,儿,跟娘回家吃饭。于是,几个鼻涕娃娃就跟在她背后喊:刘子钦,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全书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精品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