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女儿孙佳佳大病初愈,却又不慎跌入了爱河,于是又顺流而下,爱得是天昏地暗、天翻地覆,爱得忘记了自己姓啥名谁,老姑娘得了爱情,犹如老房子着了火,那个火势熊熊哎,无可挽回了。

孙佳佳三十出头了,才真正体会到了爱情与婚姻的真谛: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是有多大的区别。她总结出了经验:

一,爱情至上:应该是找一个自己爱的人;二,婚姻至上:应该找一个爱自己的人。三,爱情和婚姻同时至上:应该找一个自己爱而又爱自己的人。

人能达到最高的层次就是三了,可是如果没有这个福气的话,也要力求达到第二种:找一个爱自己的人!

孙佳佳爱方辉,而方辉不爱自己,她只好求其次:找一个爱自己的人。

陈汉英除去没有方辉的总裁魄力和商业头脑外,各方面还是不亚于方辉的,并且性格直率耿忠,对孙佳佳那是五体投地、惟命是从。

他在医院里对孙佳佳的体贴,恩爱,让孙佳佳又深深感到了:二和三是可以互相揉搓在一块的,因为她也逐渐爱上陈汉英了,虽然他不是当总裁的材料,但是当丈夫却是比方辉要强许多倍。

总裁可以让方辉继续当,可丈夫可以让陈汉英来当,各取所长、各显神通、各司其职不是也挺好吗?干么非要那么死心眼儿把好事一古脑儿全送给了姓方的呢?更何况他还不领情呢!让他就娶那个没一点商业细胞的小屁丫头试试吧,哼!!走着瞧。

从此,孙大姑娘再也不理会方辉和赵婧的情呀还是爱的了。

再来说方辉,他投机取巧、偷鸡摸狗地在避丨孕丨套上做了手脚,致使赵婧怀了孕。赵婧生气有心想去做人流,可又下不了杀人灭口的决心,更何况杀得是自己的亲生儿女呢。如果不是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为之的。

自己的孩子还是一粒种子才刚刚生根发芽长叶,赵婧就满怀母性地喜欢上了,可嘴里还是天天嚷嚷说要去做人流,其实哪是吓唬方辉的,让他每天提心吊胆才过瘾呢。谁让他自作主张、擅自行动、独断专行来着呢,他提心吊胆是自食其果,活该!

方辉知道自己罪孽深重,罪责难逃,只好小心翼翼地惟命是从,决不惹火烧身。

赵婧说:我不要挺着大肚子举行婚礼。

方辉马上说:我立即回家申请专利,近期就举办婚礼。

赵婧说:我不想见你妈妈。

方辉立即说:让我妈妈来见你。

赵婧说:我要象公主一般出嫁,一辈子才这么一回嘛。

方辉说:我就是你的白马王子,一定排排场场地迎娶你。

赵婧笑了,再也无话。方辉乐了,开始每天大话娶妻生子。

方辉回家和母亲提出来近期举办婚礼。

母亲严厉地说:“你想好了,这小丫头和我们门不当户不对也还罢了,可是她不懂商业经济,将来对你没什么帮助。”

“妈,你是不是不相信你儿子的能力呢?为啥要一个女人来帮助?娶她是做我妻子,又不是做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只要她和我在一块让我感到快乐,我喜欢她,这就足够了。”

“你可想好了,否则后悔就晚了。”

“妈,现在已经晚了,您可别再想了,再想你孙子就自己从肚子里跑出来了。何况我们已经结婚登记了。”

“你又用这种话来骗你老妈,不灵了。”母亲狠狠瞪方辉一眼。

“这次可是真的,已经两个月了,肚子马上就要鼓起来了,我怕丢您的人,所以还是早点办了婚礼为好。”方辉笑眯眯地说。

“哼,别来那些花花肠子了,既然佳佳名花也有主了,不再和你为难,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不管你们真有了,还是假有了,随你们的便,办就办吧。”

于是家里开始准备举办婚礼的各项工作。

可是还没具体落到实处,孙涛也回家来了,他也申请立即举办婚礼。

家里人听了,大惑不解,没听说他恋爱,怎么倒有了未婚妻?

“我是用快捷方式登陆而成为后起之秀,后来居上。等你们听说,你们孙子都会跑路了。”孙涛笑呵呵地说。

奶奶立即喜出望外地问:“这么说我孙媳妇也怀上了?”

孙涛笑了:“可能吧,这几天正害喜呢,吐得不成样子。”

“可能?怎么不去医院检查证实一下呢?”方辉的母亲说。

“她不好意思去,只是让她一个学医的同学给查了查尿,说是怀孕了,……不管是不是吧,反正我们决定举办婚礼了。”

“查了尿不就证实了吗?傻孩子。结婚登记了吗?”方辉的母亲问。

“昨天刚去办的。我想和我哥哥一天举办婚礼。要是我姐姐也办多好啊,我们家三个老光棍一天来办,来个举世无双、举世瞩目、举国欢腾、达到举世闻名。”

“呵,恋爱中人就是不一样,小涛都变得能言善辩了。”奶奶笑逐颜开。

孙涛不理她们了,却是笑嘻嘻地给陈汉英打电话,邀请他和他们一天举办婚礼。

陈汉英说:“我早就想办了,可是做不了主啊。你赶紧去动员你姐姐,先谢谢你了啊,小舅子。”

孙涛又给孙佳佳打电话,孙佳佳说本来病刚好时间不长,怕太超劳了。可一听说,两弟弟都赶在她前面要举办婚礼了,她是这个家的老大,肯定不甘心落后,也决定凑这个大热闹了。

好嘛,三个儿女都要一天举办婚礼,这可忙坏了方辉他妈妈和孙涛他奶奶。

买东西,一式三份;见亲家,一见三家。

婆媳两人整天累着、忙着并快乐无比着。

“这几个孩子,都要三十岁了也不谈婚论嫁,一个也不!一个比一个牛;现在要成家立业、男婚女嫁了,却是一哄而上,还速战速决。真是让人不知是喜是愁。”婆婆和儿媳妇喜气洋洋地叨唠。

“妈,您就等着抱重孙子吧,再也不用天天念叨要重孙子了,一生三个,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我开重孙园,美着呢。”老太太快乐极了。

三人的婚礼就定在了“五一国际劳动节”。

这一天全国劳动人民都在放假,只有这省长府前几天就彻夜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了。这还是父母亲对新人要求的婚礼“从简”,否则会把天也闹塌的。

一开始,赵婧听到婚礼“从简”,很不高兴,人生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哪能“从简”啊,可是经不住方辉他妈妈的劝导,只好委曲求全了。

谁知这“从简”的婚礼比赵婧想象中的排场还要排场得多!

省政府机关的好友亲朋,各界名流,商界精英,公司的员工,学校的老师,再加上各个长辈的骨肉至亲,天啊,黑压压一大片!

赵婧偿到了婚礼的热闹滋味,这真是自取其咎、自寻烦恼、自找苦吃,累得她都要把肚子里的宝宝累坏了。整个儿人靠在方辉身上,方辉几乎是处处扶老携幼了。

婚礼是按我们古老的中国传统方式进行的,各项措施繁花似锦,落在赵婧脑子里就只有,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拜父母,四拜亲朋好友,五拜……拜……拜……拜,拜得赵婧头晕目眩,眼花缭乱,不知东南西北。

再偷偷看看和她一起受难的同胞姐妹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婚礼总算举行完了,谁知接下来的是去酒店给各位亲朋好友敬酒。

大大伯,二叔叔,三舅妈;这个是局长,那个是县长,还有……,长啊长,长不完的长。赵婧浑身无力强打精神硬撑,终于给撑下来了。

行刑一般的婚礼终于快要结束了。

她正坐在一把椅子上歇脚喝水的时候,孟瑶瑶过来了,她虽然满脸疲惫,但还没到不堪的地步。

她过来说:“赵老师,不,应该叫你嫂子了,我能有今天,多亏了你的恩赐,否则……可能我不会有今天。”

啊?一句话把赵婧说蒙了,她有气无力地问:“怎么讲?”

“要不是你和我对换办公室,我怎么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呢?是不是?”孟瑶瑶感激地笑。

“哦,也是!不过,你准备怎么谢我呢?”赵婧随口说。

孟瑶瑶笑容可掬地爬在赵婧耳朵上说:“听家人说你有了……,告诉你,我也……有了。我给你生个媳妇或者女婿,我们生下宝宝后做亲家怎样?亲上加亲。”

“哇!你想得到美,你骗谁呢?你给我生个媳妇或者女婿?哪我呢?不是也是给你生个媳妇或者女婿吗?这叫感谢我呢?你挺会讨了便宜卖乖的啊,你……,哎,哪我们要是都生的是媳妇或者女婿呢?”

孟瑶瑶正要回话,身边却有人抢了话去。

“哎,哎,别目中无人啊,还有我呢?我和赵婧不打不成交,要做亲家也是先轮我呢,中国的优秀传统美德:轮大排小。”不知啥时孙佳佳了也凑了过来。霸道人啥时也霸道,连做亲家也要争风吃醋啊。

“姐姐。”赵婧立即站起来甜甜地叫了一声。

“姐姐” 孟瑶瑶也笑着叫道。

孙佳佳乐滋滋地望着她俩笑。

“你们姐儿仨在这儿说啥呢?汽车来了,快上车回家了。”孙涛喊。

“是吗?”三个新娘子异口同声地欢呼雀跃。

三位新郎官过来扶危济困地把自己的新娘子扶进各自的婚车里,载着满满的幸福,回各自的洞房去花烛了………

【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精品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