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孙涛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她:“好吧,今晚舍己为人、舍生取义、舍命陪孟君了。”

他看了看表,然后打电话:

“喂,我是一中校长孙涛,你别等我们了,自己坐公交车回吧,别一会儿没公交车了。哪个

账?让你结的账?哼!我压根就没打算让你们出钱的,只不过开个玩笑,吓唬吓唬你们罢了。现

在后悔没一起进来吃饭了吧?哼!让你来,你还死活不来,后悔莫及了吧?后悔也晚了,回吧,

现在想来也不让你来了。不敢?你们胆子多大啊,还有不敢的事?嘿嘿,以后别再这样瞎胆大包

天了,你们那是侵犯人权,懂吗?走吧,走吧,谢啥呀谢。走吧!”

孙涛收了线,准备大吃大喝一顿。

孟瑶瑶听了这个电话,心中大喜,喜上眉梢。我说嘛,我看上的人怎么会那么卑鄙、恶劣呢。

自己可要加大力度地引狼入室,不对,自己才是一只小母狼呢,是引君入翁。现在校长能这样对自己,真是进步很大了,要努力奋斗,抓获每一个机会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校长,你小时候一定长得象个女孩子。”

“谁给你说的?”

“感觉到的。”

“为什么?”

“因为你长得很清秀,不,应该说是俊秀。”

“嘿嘿,是吗?”孙涛笑容满面。

他还说自己不爱听好听话,真是骗人。

孟瑶瑶开始用美丽的语言来打动他,用生日必须快乐来要挟他。

孙涛一直笑,一直笑,笑得竟然还甜甜的。而且心甘情愿地一步一步被打动;一步步被要挟;一杯一杯的酒就下去了,慢慢便喝多了。

要结账了,孟瑶瑶没带一分钱,孙涛一下子把钱包扔给孟瑶瑶。

孟瑶瑶好爽啊,真有点当了夫人的感觉。

好家伙,就这么一下下,他们竟然消费了近千元!!!妈妈呀!

可是孙涛身上竟然还装着两千多元。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平时零花钱竟然要带这么多啊。天!

孟瑶瑶开车把校长送回家,家里没人,他奶奶还在老家没回来。

孙涛本来胃不舒服,这样一喝酒,刚回到家就开始大吐特吐起来,红红的脸膛也突然苍白起来。

孟瑶瑶吓坏了,校长肚子本来就不舒服,自己竟然给忘记了。

今天真是昏了头了,怎么会这么出格呢?只顾自己抓获机会而忘记校长身体不适了。自己真是太过自私了。

她不停的责备自己,恨不能替孙涛喝多难受了。

她给孙涛倒上茶水,又扶起他来喝水。

孙涛嫌衬衣扣子扣着难受,她就给他去解。

孙涛突然笑了,双手温柔地摸上孟瑶瑶的脑袋,心里说:婧婧啊,你终于想明白了吧,我对你有深的感情啊。

“嘿嘿,你终于明白了吧?我对你多好啊。”他竟然喃喃地说出口来。

孟瑶瑶听了,简直象喝了蜜一般甜到了心里,于是羞羞答答地说:“谢谢校长,我明白了。”顿时脸红的象一只斗红了脸的小公鸡。

校长睁着漂亮的一对醉眼望着孟瑶瑶。

孟瑶瑶正在给孙涛解衣服扣子,校长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校长,我……”孟瑶瑶羞答答地把自己的另一只手放到了孙涛的手上。

“别一直叫校长,我听了不舒服。”孙涛温柔地对孟瑶瑶说,而且另一只手摸上了孟瑶瑶的脸孔。

“好,我再也不叫你校长了。孙涛,你知道我多爱你吗?我……”孟瑶瑶激动得用双手握紧孙涛摸在自己脸上的手掌。

“爱……爱……真热啊。”孙涛自己去解衣服的扣子。

“让我来。”孟瑶瑶颤抖着双手解开了孙涛的上衣扣子。

一片雪白的肌肤露出马脚,孟瑶瑶的头“嗡”地胀大了好几倍,她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终于还是情不自禁地把嘴唇放到了那诱惑人心的胸膛上面,然后…

校长被潜番外(四)

孙涛被一阵热烈的亲吻刺激醒酒了,醒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他看到自己怀中抱着一个小丫头,这丫头热烈地亲吻着他的胸膛。

他惊慌失措、惊心动魄、惊恐万状,他立即放开了抱孟瑶瑶的双手。

“我……我……我没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吧?”

他马上坐了起来,惊魂未定地说。

孟瑶瑶正沉醉迷失在诱人心魂的胸怀中,突然被孙涛这样突如其来的言行,雷得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孙涛,你……你刚才……你难道不喜欢我吗?”

话出来,泪也流下来了。一脸的绝望,绝望的就象待命要死于非命的死难者。

孙涛不知怎么回答了,看到孟瑶瑶的眼泪和神色,他的心立即软弱的不能跳动。一个姑娘家家一再对自己暗示、表白,说明她是十分十分喜欢自己的,自己难道真的就不喜欢她吗?不,他不能否定,但为什么总是觉得……。

哦,孙涛明白了,还是赵婧那个臭丫头在作怪。

唉,自己真是……赵婧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嫂子,他们已经正式向父母提出要举办婚礼了,自己还在心里给她留着位置。

真是啊!难道自己要为自己从来没得到过的爱情做殉葬品不成!

迂腐 啊,愚蠢!

“瑶瑶,你别生气。我是怕我在喝醉酒之后,借酒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换言之,就是我怕我强迫你做了你不愿意做的事而对不起你啊。”

“孙涛,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嫁给你。我可以先排个队吗?我可以一直等你,一直等到你喜欢我。如果你一直不喜欢我,我就不再嫁人了!”孟瑶瑶说得情真意切、声嘶力竭、声泪俱下。

孙涛的眼睛湿润了,他一把把孟瑶瑶拉入怀中,紧紧拥抱着她说:“小丫头,我也喜欢你呀。可是我怕委屈了你,我是都要奔三十的人了,可是你还小啊。”

孟瑶瑶受宠若惊,双手紧紧搂住了孙涛的腰:“我才不嫌你老呢。你本来就特别的年轻、英俊、潇洒。”

“是吗?小丫头。”孙涛把孟瑶瑶的脸扳过来认真地问。

那声音,温柔得要把人化成一滩水渍;那眼睛,漆黑的瞳仁中情波流转,要把人化作一缕青烟。

孟瑶瑶色彩斑斓地盯着孙涛红润的嘴唇,洁白的牙齿,然后闭上了眼睛,微微撅起了小嘴唇。

孙涛笑了,好勇敢的姑娘,这才是上天赐给我孙涛的爱情,我就大大咧咧和大大方方地接受吧。

他心驰神往、心神荡漾地慢慢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了孟瑶瑶的小嘴。

孙涛的嘴唇刚刚贴上去,孟瑶瑶就立即把自己的双手攀附到孙涛的脖子上,那一张如饥似渴的小嘴啊,竟然反守为攻,马上把孙涛的嘴唇用力吸入自己的小嘴中。

一顿干柴烈火般热烈的狂吻啊,吻得孙涛笑逐颜开,笑容满面,神魂颠倒。

女人要是主动……,哪男人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快活啊,有点成为王子或者是皇上的尊贵快乐感啊。

一阵狂风暴雨的亲吻过后,孙涛问:“瑶瑶啊,你这么喜欢我真是让人感动。我有什么地方让你这么喜欢啊?我自觉惭愧。”

“你什么地方都让我喜欢。”孟瑶瑶娇羞而含情脉脉地说。

这句话更加犹如一剂强情针,瞬时间就让孙涛浑身膨胀了,他没有再说什么,什么也不想说了,什么也不用说了,奇Qisuu.сom书他一把扯过孟瑶瑶来就进行“礼尚往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她给我一尺,我敬她一丈。孙涛的回吻真是惊世骇俗、狂风怒号。那个猛烈啊,让人想到了饥寒交迫和凶残成性的猛兽。

孟瑶瑶的灵魂也被孙涛吸吮抽空了。

孙涛不仅礼尚往来有礼貌的待客,而且还附加赠送动作。他的手竟然扶上了她的腰,并且渐渐向上移动、移动、再移动,最后竟然悄无声息地移动到了前面她的胸脯上。

孟瑶瑶浑身颤抖了一下,孙涛马上停住了那只罪恶的大手。

孟瑶瑶后悔莫及,为什么要抖动那么一下子呀?她多么盼望那双手再勇敢些,继续将革命进行到底啊,可是它却那么胆小如鼠再也不往前开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