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65

不见旧人哭,只见新人笑。老鬼终于又绽放了一次青春,我从她的表情里能看出来,她的那些玩具们终于可以丢掉了,毕竟死物哪有活物好用。

朱古力始终不好意思面对我,我也就不逼他了。毕竟我自己都结婚了,人家是正正堂堂,我能说什么?

但我的心里还是很别扭,哪里别扭又具体说不上来。

自从那晚后,小猴儿再没说过别的。我也无话。我不是不想说,而是每次欲开口都觉得茫然。两人变得异常客气,开个门倒个水都要说声谢谢。老鬼奇怪:“你们和好了?”我哈哈一笑,心里却无限戚然。

只有朱古力看出端睨,那日在阳台,我看着楼下孩子们嬉笑打闹,他走过来,突然问:“为什么不生个孩子?如果有孩子……”

“孩子?”我忍不住想冷笑,“有什么用?老鬼有了,叶玲也有了,不过都这样。”

朱古力哑口无言。突然,似乎下定决心般,他说:”小容……如果你不答应我和老鬼在一起……我……我就听你的。“

我被骇了一跳,抬头看他,他的表情一本正经,不似开玩笑。正想说什么,老鬼在屋里叫:”巧克力……我的巧克力哦……“

朱古力只得往回走,却又转过身来,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终于叹口气走掉了。

我半晌身子无法动弹,想想他的话自己笑起来,笑着笑着眼却湿了,口中苦涩如莲不可下咽。

之后的日子里,我没有给朱古力回复,他也并没有找我要这个回复。也许那个黄昏的刹那我跟他同时都做了个橘黄色的梦,那梦里有记忆,有时光,有不泯灭的梦想,却当不得真。

我开始失眠,深夜之中听到老鬼那边的动静。她丝毫不肯内敛,我是听过她自慰的,于是更明白她那如入九层云霄般的欢愉。她的欢乐像水母张开的触手在干燥的暗夜里森森伸展过来,所及之处空气立马一片暧昧潮湿。

我的身子,已经很久很久,像一片不起微澜的死水,就像在深圳的那三年一样。

小猴儿似乎也醒了。他顿了顿,手迟疑地向我伸过来。但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立马一脚踢开了他。

我的身体,不接受没有感情的男人。

即使他是小猴儿。

66

老鬼被滋润得像春天的花儿一样满世界盛开,不用打腮红都整天红光满面。她的淘宝店开张了,卖出第一笔宝贝那天,她买了些好酒好菜回来,亲自下厨,说要庆祝下。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高。我举杯冲朱古力:“好好对她……”

朱古力点头。老鬼眯着桃花眼,脸上飞着两片红云呵呵地笑,还嫌不够,抱着朱古力的嘴唇啃。朱古力很尴尬,想躲没躲开。

嗬——我和小猴儿不约而同地避开眼,装作没看见。

——世界再怎么风云变幻,也不过如此了。如果哪天老鬼说她爱上了同住的方凯,甚至爱上了小猴儿,我想我眉毛也不会眨一下。

小猴儿像是要故意气我,问老鬼:“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朱古力干咳几声,老鬼说:“结婚……结什么婚呀……结了跟你们一样么……”

朱古力忙打圆场:“咳……她不是那意思。那个……”

老鬼过来坐我腿上:“花猪……猪啊……你说当初我叫你来北京,你怎么就真来了呢……”

我也笑:“对啊,如果不来,怎么会有后面这些档子事。”

老鬼扑在我脖子上:“但是要是你不来北京,可能我也不会碰到朱力了……”她扭头又亲朱古力一口,然后诡异地压低声音,“你和他试过没?他好棒的……”

我面色陡变,借着三分醉意强笑着推她:“你下去吧……”老鬼一歪身差点跌倒,朱古力在旁赶紧接着了。

那一瞬间我跟他四目相对,又同时不自在的飞快移开,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不是风起云涌也是翻江倒海。一回头看小猴儿,他正定睛瞧着我们,脸色沉沉,看在眼里。

当然了,自从他从武汉回来,脸色就一直是沉的。

老鬼也看到小猴儿的郁郁不乐,逗他:“怎么了啊猴,今天是替我庆祝呢,高兴点呢,啊?”

我喝下一口酒:“他高兴不起来,死了一孩子呢。”

小猴儿看我:“小容,别那样口气说话,行不?”

我笑:“对,不是一个,是好几个。”

小猴儿站起身,转身想走。我气从心头起,忍不住道:“如果我也有孩子了,你还要走?”

老鬼眼睛瞪得像赵薇:“花猪,你说什么?你真有了?”

小猴儿返转身:“小容,这事不能开玩笑的。”

我看看他们的表情,好半天哈哈地笑出来:“逗你们玩呢。”笑得泪都出来了。

小猴儿回房去了。老鬼和朱古力又开始腻腻歪歪。我走到阳台上去,心就像那刚被沙尘暴践踏过的荒城,满天昏黄满城荒芜。口袋里有一张揉得皱皱巴巴的纸,我老早就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67

我和小猴儿商量好了,回去后不跟任何一方的父母说,直接离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