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印仰身靠在沙发上,面色凝重地说:“毒气战。一场蓄谋已久的毒气战。有三点可以作为我推测的佐证:首先是那句‘万山深锁,一水中分’的口令,其实它表达意思的是整座通化城的地貌,重点在于后一句,其中的水,暗指的就是那条穿城而过的江水。至于口令与‘婆猪行动’之间的关系,起初我并未想通,直到我驱车载着你们到江岸散步后,这件事情才豁然开朗。在我坐在江碑旁等候你们的期间,我无意中扫了扫江碑上刻着的文字,那上面记载了这条江的历史沿革,原来这条江在明代的时候叫做婆猪江!由此我确信了‘婆猪行动’必然同这条江关系匪浅。然后我想到了小西天那座诡异的地下要塞,于是我驱车前往调查,果然不出我所料,环绕着小西天的三岔岭正是这条江的发源地。我在三岔岭的深山密林里钻了足足一天,总算找了那条隐藏很深的地下隧道,隧道的入口与江水的发源处近在咫尺,可想而知,隧道的另一端必然与地下要塞想通。而最后一条证据,就记载于我们阅读的那两份卷宗之内……”

冯多多脱口而出:“你是说当时在江岸,吴老蔫口中的水鬼鳖龙?”

老印对冯多多说:“不错,它就是‘婆猪行动’埋藏的祸根之一。但这玩意不是什么水鬼鳖龙,从地下要塞的角度出发,它应该是一罐巨型的毒气桶。由于通化城正值寒冬腊月,江面已然结冰,所以我断定它被放入江中的时间并非当时,而是很早之前——或许是地下要塞的鬼子用来做实验的?这个目前已经不得而知。至于它为何撞碎冰层浮出江面,大概是由于投掷的鬼子尸首数量过多,在江内形成拥堵,再加之水流等原因造成的。这样就不难解释,为何身负重伤的段飞看到它后会吓成那副模样。”

我又向老印提出了疑问:“如此说来,除去这罐事先就已经放入江内巨型毒气桶,真正的‘婆猪行动’事实上并没有实施?”

老印点头道:“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随着武装暴乱的首脑藤田实彦等人逐一落网,这场恐怖袭击也就此搁置了。而那些躲藏在山寨里的鬼子显然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他们忙着焚毁那些作为试验品的尸首,显然没有对裘四当家截获的火麟食盒产生兴趣。只是在八路军审讯这些暴乱首脑时过于粗心大意,虽然那些原始的笔录文件里有提到过‘婆猪行动’,但仅仅只只言片语,完全没有深究下去,所以它具体的内容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了。后来又是连年的动荡,解放战争……十年文丨革丨,也就再没有人去关心这件事了。”

冯多多听罢依然眉头不展,她说:“这条江是整座城的水源,而且它流经的市县多达八个,已经过去三十多年,倘若那灌巨型的毒气桶泄漏,两岸的居民岂不是要招致灭顶之灾?”

老印面色阴沉地说:“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所以,咱们要连夜准备相关材料,尽快报告给上级。现在是雨季,我真怕毒气桶经不住连年的泥石撞击……那样的话,咱们此前所有的努力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于是,我们三人诚惶诚恐地着手进行,并于翌日清晨返回我市。老印的汇报引起了警队长的高度重视,警队长又即刻报告给公丨安丨局长……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跟许多故事的结尾如出一辙:在辖区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下,经过工作人员连日来不眠不休的勘察和打捞,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顺利地将飘荡在江水之内三十多年的毒气桶清除,确保了两岸百万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我公丨安丨事业谱写了崭新的篇章。

只不过,那时候毕竟是八十年代,相关领导恐怕这条消息会引起群众恐慌,从而导致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这件事的整个过程都是低调进行的,所有参与人员都要要求严格保密——甚至连最后的表彰会都是小范围进行。但是那天作为这件事情第一功臣的老印却没有到场,不得已由我代替他进行了发言——我想那种陈词滥调你们不会喜欢听,再者也有凑数字的嫌疑,所以这段咱们就免了。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内,我没有再见过老印一面。

我知道对于这个老伙计,我唯一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除此之外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

第十六天的深夜,我被一阵尖利的电话铃吵醒,电话里传来了老印沙哑而疲惫的声音,他说:“赫子,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听我说。我是在通化城的一家饭馆给你打的电话。我刚刚从小西天地下要塞涉险逃出,张树海和李光明的尸首我已经找到了,我老婆的自杀之谜也水落石出了。而且,我还在地下要塞里发现了那些消失的粮草,它们牵扯了一桩更大的阴谋,‘婆猪行动’隐藏的秘密远远超出了咱们的想象。你马上收拾一下过来找我。另外,多带些钱来,我吃完饭才发现钱包没了,现在被饭馆的老板和厨师们给扣下了,他们说要是再不拿钱来赎人就把我扭送派出所……”

我气急败坏地说:“别扯犊子啦!感觉告诉我你在哪家饭馆?”

老印说:“东宝街,老地方。”

我说:“我他妈的哪知道老地方在哪?”

老印嘿嘿一笑:“这家饭馆的名字就叫老地方。”

就在我挂上电话,收拾好行头准备起身赶往通化城的时候,电话铃再次响起。这回是警队长哈欠连天的命令,他说:赫子,你现在赶紧去趟城西的居民区。队里接到群众的报案,说是有位退休的老档案管理员把自己的屋子焚烧之后跳楼身亡了,你去了解一下情况,明天我要听你的详细回报。”

…………

起风了。

我拉开卅街档案馆的房门走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变的阴沉不已。

看来我真是有些老了,最近两头膝盖每到阴雨天气就酸痛酸痛的。从卅街档案馆走回家里起码还得半个钟头,冯多多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要是我回去晚了肯定又得挨骂。

至于老印潜入小西天地下要塞遭遇的万般凶险,老档案管理员缘何跳楼身亡,还有我又是如何脱掉警服来到卅街档案馆工作,以及冯多多成为我妻子的这些陈年往事,我想我会继续说给你们听的——当然,你们最好不要告诉冯多多这些都是我抖落出来的。

好啦好啦,就到这里吧。嗯。就到这里。(全文完)

===================================================================

本书已由中信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时代华语图书公司策划),网购地址:

卓越网:http://www.amazon.cn/%E5%8D%85%E8%A1%97%E6%A1%A3%E6%A1%88%E9%A6%86-%E5%8F%B6%E9%81%81/dp/B005F1O5TQ/ref=sr_1_1?ie=UTF8&qid=1312191815&sr=8-1

当当网: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464368&ref=search-0-mix

纸人割头颅阅读地址: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719480.shtml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全文完精品推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