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发觉这个怪物的动机有些奇怪,她虽然紧紧跟着我们,却似乎没有加害我们的意思,反倒有相救之意。

“你说,你跟踪我们,是为了几十条人命?你既然害人,为什么还要救人?”我说。

“害人,我哪里害人?”怪物竟然不解的说。

“什么!胡专家和那个小贩,他们都无缘无故而死,这么凶狠的手段,应该是你下的毒手吧。”我直截了当的说。

“嘎嘎。”怪物笑了笑说:“没错,他们是我杀的,不过我杀他们的动机,只是因为他们在阻拦我去救人,他的手上有我要的东西,但他们阻碍我去得到。”

“救人,我有点想不明白。救什么人?”

“救几十条人命。”

“你反复提到的这几十条人命究竟是什么?”我问。

怪物又是一阵笑,但此刻的笑中带着一丝寒酸意味,她似乎陷入了深思,但转机眼神又恢复了狰狞;“不好告诉,只是这几十条人命目前陷入了水深火热。”

“那么,你这样跟踪我,究竟为了什么?”

“帮我找一些线索。”

“什么线索?”

“一方失踪的解药。”

“什么!你竟然在找一种解药。为了什么?”

“看来你记性还是很差,我刚说过,为了救人。”怪物认真的重复了一遍自己的企图。

“好吧,既然去救人,我可以帮忙。但必须打印我一个条件,从此不可害人。”

“嘎嘎,有趣有趣,我若得到解药,还去害人干什么。”

“只怕你反悔。”

“倒也是,我手上的剪刀确实比我鲁莽,我怕它先比我失控,那也成问题。这样吧,你替我收藏它,那我就不会忍不住出手害人了。”怪物说着真的递来了剪刀,同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也弥漫了过来。


“那倒不必。”只觉得这个怪物还有几丝人性,但是对一个杀过人的人,还是多以警惕,只求早早将之绳之于法。

“怎么,你既然说过帮我,我又肯为你牺牲。但我看到你的眼中有一丝不诚?”怪物竟然还通人心理,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噢,没什么。你既然不肯说救什么人,那么,请让我知道这方解药有什么来头。”

怪物犹豫了片刻,说:“你所在老镇上的石神庙中,我窥探了很久……但有那两个家伙动过的痕迹。”

“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

怪物一溜烟,消失在了某个角落。

手机响起,是陆方的来电:“许,许先生,那个女人说话了!”


四十章 偷盗之物

医院。

“归还了,归还了……”这个病床上的女人口中仍旧重复着同样一个词。

她的额头沁满了汗珠,眼睛睁的老大,虽说已经醒来,但脸色绝不比昏迷时来的好看。

“她说过什么话?难道就是这些?”我推了推一旁的陆方。

陆方双手插在裤袋里,说:“不。她刚才告诉我,她在地道里的经过。”

“什么梦?”

“她一个人摸到水道尽头,就是那口棺材边,发现有一个机关,但失灵了,只能开启一部分,她于是朝这一部分空间看去,却看见里棺材面躺着一个人。事实上,是一具石头做的尸体,长的和庙里的石神一模一样,她当时吓疯了。”

“真的假的,那么说来石神像还能自我移动?”我不怎么相信。

“但接下来,还有更不可思议的描述,眼看水涨的越来越高,机关已经完全失灵。她朝着棺材缝隙望去,那石像竟然挪了一挪,分成了两瓣,中间竟然钻出一个长胡子,身着漆黑官服,瘦弱干柴的老头子来,她怀疑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僵尸,然后她不省人事了。”

我吸了一口冷气,本想说,这实在是个天方夜谭,这个女人还真会想象。

但看到一旁陆方认真的脸,突然想到了某种可怖之极的场面。

留洋学者至今仍是下落不明,何去何从,难道说是……长胡子,身着漆黑官服,瘦弱干柴的老头子,这样的描述,倒真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凭空可以想象的。

而且,这具不明不白的石神像在破庙中的出现也是毫无根据的。

那么说来……

“吴部长,你快准备好车。许先生,我们一起出发,回到破庙中。”陆方说。

这句话之后,谁也没有料到,旁边立刻答了一句话:“我也一道去。”

说这句话的,正是躺着病床上的那个妇女,此刻虚弱不堪的她,竟然会说出这样出乎意料的话来。

我们三人立刻朝她看去。

不知哪来的速度,妇女已经下了床,穿好了鞋子。


石神庙外,围满了人。

因为除了我们三人,还有几个当地的警力。看来他们也正把搜寻注意转向到了这里,这个庙实在太吸引人了。

但这几个警力,却是接到吴部长的消息过来的。

他们的接下来一个任务,就是要将这个石神像砸开。当然,这背后也有媒体的怂恿,他们察觉到了近期几桩命案与石神像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联系,他们的摄像机早已将焦点聚集到了石神像上。

妇女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不知是因为虚弱,还是因为恐惧,但有一点,当一个警员拿起凿子凿向石像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别过头去。

陆方点了一支烟,眼睛也如摄像头一样,紧紧盯着石像看,怕错过一丝细节,他知道,这个惊人的秘密很快将公之于世了,整个杂志社将为之震惊。

“铛——”石像上迸出火法,看来,这个石像非常的坚硬,半个小时后这个作业的警员站了起来,宣布无效。

旁人传来一阵嘘声。

五分钟后,一辆车急刹在门口,一个人手上捧着一样东西,众人为之眼前一亮,是一把冲击钻。

于是,开凿继续进行。

随着十几分钟尖锐的钻探声,石像裂开了,坚硬的石头此刻却像一块钢化玻璃受撞击一样,立刻化成粉碎,黄豆大的颗粒刹那间爆的满地都是。

也同在这个时候,围观众人的眼中现出了奇异的神色。

我们三人也都猜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场面。当然,那个妇女也是如此。


石神像里面是空的。

这个神神秘秘,走进镇人噩梦的诡怪神像竟然是空的,只是一堆石头。

众人“哗然”散去,留下警力在那边收拾场面,不稍时,所有人都散去了,只剩下我、陆方、吴部长,还有那个女人。

“那是你的幻觉吧。”

“不,不我……也许吧,这几日我一直夜长梦多,可能担心过渡。”妇女吞吞吐吐的说。

接下来,妇女告诉我她的故事。

她正是小贩的老婆,同时透露了一个极大的秘密。

自从小贩惨死后,她觉得这事实在很蹊跷。以前曾在床上,他丈夫提到一次大雨天在破庙中避雨,突然发觉了一块松动的地块,竟然找到了一条漆黑不堪的密道,以为是某处墓穴,那么里面必然有价值连城之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尽头,果然发觉一具棺材,爬出棺材,还有一处地下室,并在里面偷到了几件东西。

“什么东西?”陆方问。

“几件古代的东西,坛坛罐罐的,还有裂纹,当时我们都认为偷到了宝物。”妇女说。

“能详细点吗?”

“总共才两件。上面除了裂纹,其中有一个罐子上还有非常细小的字,刻了满满一壶。”

我突然想到,抽水机施工的过程中,那卡住抽水泵时掏出来的东西倒是与这妇女提到的有关:“那么,看来你把这两件东西又带回了原处。”

妇女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你怎么知道的!”

“那么确实有这一回事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