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非常的震惊,而我最先想到的就是狠人,赶紧给狠人打了个电话,但是狠人的电话压根就打不通,

我直接去了饭店和酒吧找他,但是都被封了,我心急的不行,又特别的无助。担心狠人的安慰,情急之下想起孙慧乔来,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她虽然接了电话,但是却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语气很冷漠的告诉我,说她跟狠人已经分手了,狠人的事情与她再无关联,让我以后不要再给她打电话了。

我还想说什么,但是她接着就把电话挂了。围帅乐划。

我当时挺震惊的,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我跑我爸店里去让他找人帮我打听打听狠人和他爸的事,他说已经找人打听了。等消息呢。

晚上回家之后我爸跟我说他拖省城的人打听过了,狠人他爸这次栽了,而且是被非常亲近德人给出卖了,好多事都给他抖出来了,这次就算不枪毙。这辈子也甭想出来了。

我听到后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他狠人怎么样了,他说狠人也被带走了,不过狠人没啥事,估计过两天就能够放出来了。

我跟我爸说让他想想办法,能不能帮帮狠人他爸,张伯伯不是认识挺多人的嘛。

我爸摇头苦笑说这次恐怕谁也帮不了他了。你张伯伯自己都自身难保,要不然他用的着移民嘛,只能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不过我爸答应我找人给问问,能不能让狠人全身而退。

我跟狠人再见面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狠人他爸把所有的事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加上狠人也确实没有做太多出格的事,所以他才被放了回来。

我去的他家,他当时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很大的一个因为很多东西都没了,显得有些空旷,而据我所知,连他们家好像也被列入非法资产来源了。

我去了之后他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动了动喉头,没说出什么来,然后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

狠人明显消瘦了很多,我不由的有些心疼,走过去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用力的勾了勾他,但是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狠人拍了拍我的手,说他没事。

我说现在先搬去我家跟我一起住吧,他摇摇头,说他要离开这里了。

我问他去哪儿,他说去东北,找他表叔。

我问他在这里没有亲戚了吗,他告诉我现在这种形势,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他的立足之地,而他表叔在东北混的还不错,所以他如果想报仇的话一定要去找他表叔。

我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冲他说,你这是啥意思啊,难道还想报仇不行,你不想要命了,周叔叔肯定跟你说过让你好好的活着吧,你这样,他知道了之后会心安吗。

狠人弓着身子,轻轻的颤抖了起来,等他抬头看向我的时候,已经满脸泪水了,冲我说,王聪,你知道吗,我爸是被我害得。

我有些错愕,反应不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认识狠人这么久之后第一次见他情绪这么脆弱,好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带着愧疚,也带着无限的懊悔。

等狠人情绪平复下来之后我才从他口中问出了事情的始末,而这一切的幕后大推手竟然是一个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人,自然也是狠人没想到的一个人,因为这个人跟狠人的关系太亲密了,亲密到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没错,这个人竟然是孙慧乔!

等我听完之后我整个人从脚底到头顶感觉到一阵阵的寒意。

其实孙慧乔接近狠人是有目的的!而她与狠人的相遇也是她早就安排好的!而她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天!把狠人她爸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也终于想通了为什么她跟狠人好了这么久都不让狠人碰,也不跟狠人结婚了。

这个女人的心机实在是太重了,而至于她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十五年前,狠人他爸除掉了他的一个死对头,而那个死对头,就是孙慧乔的父亲,十五年后,孙慧乔回来成功的替她爸爸报了仇。

这就是仇恨的力量,十五年啊,而她能为了报仇跟自己敌人的儿子谈恋爱,这得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女人啊。

而当我知道这些之后突然想起来以前孙慧乔对我示好的事,她既然不喜欢狠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她当时很明显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离间我跟狠人,怪不得她当时刻意的让狠人误会我跟她之间有什么。

我当时真的是遍体生寒,幸亏当时狠人相信我,要不然我们俩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我感觉这个女人就是魔鬼啊,心里对她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厌恶感。

当然,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根本是不可能把狠人他爸给扳倒的,她自然要借助别人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就是城南的木氏父子以及他们勾结的一些外省势力,在孙慧乔提供了狠人他爸致命的秘密之后,这些人合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狠人他爸彻底的击垮。

而这个致命的秘密自然也是在她获得狠人的信任之后从狠人这里挖走的。

狠人说完这些之后满脸的恨意,说他不会放过木氏父子,也不会放过孙慧乔。

我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深仇大恨,我不知该如何叫他放下,我突然想起来一句老话,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二天狠人走的时候是我去送的他,他就背着一个小背包,拖着一个行李箱,现在这是他德全部。

当时去送他德就我一个人,狠人走前给了我一个拥抱,跟我说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说不定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我骂了他一句,滚蛋,怎么可能见不到了,我一直待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找我。

我问他他爸庭审的时候他回不回来,他说他爸不是在这里审,到时候再说吧。

说完狠人冲我笑了笑,用手锤了我一下,说,王聪,你是个好兄弟,我这辈子最值得事情就是认识了你。

狠人冲我挥手作别之后就进了候车室,我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没忍住,眼眶蓦地红了起来。

他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这个铁骨铮铮,一直告诫我女人是祸水的男人,最终还是栽在了一个他那么爱的女人手里。

狠人那句话说的没有错,或许我们这辈子都在也无法相见了。

到这里狠人的故事也算是彻底的完结了,我试过给孙慧乔打过电话,想要用世界上最恶毒的声音骂她,但是她的号码我再也没有打通过,连同她这个人都永远的消失在我的生命里了。

而当我沉浸在狠人的离开的伤感里面的时候,一个值得高兴的消息传来了,方琪生了,是个女儿。

我知道后高兴坏了,问他在哪个医院,我过去看看,他说不用急,他们准备回家呢,等回家我再去。

板哥跟方琪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长得很漂亮,有点像方琪。

我本来以为板哥他爸妈会是那种重男轻女的人,结果我去了他们家之后发现他爸妈对刚出生的这个小生命格外的喜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