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龙天一水法水法上的李冰真人,高呼:“星槎开启,刑天的今日将毙命于此!”

“星槎?”徐无鬼等人同时看向李冰真人,李冰真人微笑起来:“是的,师乙忍隐百年,就是听从了阳立的嘱咐,将刑天引到方壶山来,而方壶山就是当年飞星堕落的星槎之一,而这个星槎,就是刑天的克星。”

方壶山星槎顶部倾斜,海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情形,汹涌海浪倒卷到空中,带着九龙天一水法漂到方壶山星槎之上。

九龙天一水法的城墙开始不断的垮塌,只有九个术士站立的城墙,依然稳固,当九龙天一水法随着海水漂到方壶山星槎的前方时候,整个水法,只有最核心的一片城墙保留。

而这片城墙是一整块陨石造就。李冰真人说道:“真正的九龙天一水法,就是我们脚下的这块天外飞星陨石。也是就是开启方壶山星槎的钥匙。”

李冰真人说完,九龙天一水法仅剩这块陨石,从海面上悬浮而起,在空中缓慢的盘旋,在自转的同时,也被方壶山星槎散发出的无形力量引导,绕着星槎旋转,并且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刑天手持闪电巨斧,看着星槎,暴怒的大吼,在刑天面目狰狞的狂叫的时候,刑天身体上所有的眼睛,都发出了赤红的光芒。而刑天的额头上开裂出一个缝隙,缝隙中迸出了一个巨大的眼睛,眼睛在刑天的额头上也在不停的旋转。

与此同时,星槎的光芒四射,整个九龙天一水法陨石落到了星槎的上方,星槎顶部随即陷落,把陨石接纳到了星槎的内部。

而九个术士,在李冰的带领之下,站立在星槎的上方,星槎上十分光滑,九个术士没有落脚的方寸之地。就在九个术士都纷纷在平滑的星槎表面往下滑落的时候,九条龙王飞身赶来,将九个术士托到自己的头顶。九条龙王背负着九人,盘旋在星槎的上方。

同时李冰真人的额头上的竖目也开始旋转,与刑天的额头上眼睛一模一样。

徐无鬼等人都知道,到了与刑天决一死战的时刻到了。

只是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方壶山突然变成了星槎,而刑天的眼睛和李冰真人的一模一样。

刑天举着巨斧,脚踏海底,分开海水,冲向星槎,星槎却向后移动,始终和刑天保持这三十丈的距离。

而刑天的动作已经相对迟钝,他额头上的眼睛,发出的光芒,不断在星槎上移动,光芒反射在星槎光滑的表面,折射出七彩的斑斓。

徐无鬼和支益生、任嚣城驱动身下的龙王,靠近李冰真人,徐无鬼问道:“真人,刑天的眼睛,为何成了如此的模样?”

李冰真人额头上的眼睛仍旧在转个不停,然后对徐无鬼轻声的说:“刑天的肉身躯体都是吸取世间的妖魔之躯而成,他的真身,就是额头上的那个眼睛。”

“眼睛才是刑天的真身!”徐无鬼、任嚣城、支益生同时惊呼。然后看着李冰真人的眼睛,惊愕不已。

李冰真人额头中的眼睛旋转的慢了下来,对徐无鬼等人说道:“是的,我的血肉之躯也只是一个傀儡,我之所以能从战国时期坚守到如今,是因为我也是一个眼睛!”

李冰真人说完,前方的刑天又开始怒吼,把手中的闪电巨斧朝着星槎掷来,闪电巨斧在空中化作了连绵的闪电,雷鸣之声贯彻天际。但是李冰真人示意其他八个术士不要妄动。

星槎周围都散发出了蓝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形体盾牌。闪电绕着星槎转动,始终无法击破星槎周围的蓝色光芒,看见这个无形的盾牌,已经将整个星槎都包裹在其中。

“九龙神火罩!”徐无鬼顿时醒悟。

围绕在星槎周围的闪电无法击破九龙神火罩,只能收缩,形成一个圆球形状,回到了刑天的手中,圆球闪电在刑天的手里,立即又变化成了巨斧的形状。

刑天站在大海之中,嘴里在不停地吼叫,说着听不懂的语言,不知道是否在咒骂,还是在用某种方式激励自己的力量。

徐无鬼和任嚣城、支益生知道暂时刑天无法击破星槎,于是同时看向了李冰真人,也是真人额头上的那个眼睛。

李冰真人的额头上方眼睛仍旧在旋转,依次看过徐无鬼等三人,口中缓缓的说:“是的,你们没有猜错,我就是轩辕黄帝用陨石炼化出来的眼睛。但是我的力量与刑天相比,无法匹敌,所以只能凭借星槎的力量,和刑天一决高下。”

徐无鬼问:“刑天是一个眼睛,那轩辕黄帝,不阴破的真身是什么样子?”

支益生问:“大孔雀王,也就阳立的真身,又是什么模样?”

任嚣城也追问:“阴破、阳立、刑天,他们都是随着天外飞星而来,他们都是眼睛的模样吗?”

李冰真人摇头,“只有刑天是眼睛,阴破和阳立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真人你既然是轩辕黄帝炼化而成,为什么不知道他的真身?”徐无鬼焦急追问。

“凤雏徐无鬼,”李冰真人轻声的问向徐无鬼,“你是一个被借尸还魂的人,你可曾见过让重生的人的模样?”

徐无鬼身体震动,摇头说:“不知道。”

李冰真人又说:“我只知道,只有刑天是眼睛的模样。阴破和阳立的形体,我实在是无可奉告。”

“为什么?”徐无鬼问:“为什么刑天是一个眼睛?”

“因为,天下所有人的眼睛,都是刑天的功劳!”李冰真人说了这句话,徐无鬼和支益生、任嚣城都茫然。

“人的眼睛,与天下的飞禽鸟兽一般,都是与生俱来,”支益生问,“真人何出此言?”

“人之为人,与飞禽鸟兽最大的区别在于…”李冰真人的第三只眼睛停止的转动,“人能分辨五色,而鸟兽鱼蛇的视线只能看到黑白两色,至于虫豸虾蟹,只能分辨光芒。”

李冰真人说完,三人顿时呆若木鸡。

“如此说来,”徐无鬼问,“我们的眼睛能分辨黑白青赤黄,都是这个刑天的功劳?”

“正是。”李冰真人点头说,“就是如此?”

“既然刑天有功与天下世人,为什么又要与天下世人为敌?”徐无鬼又问。

“他没有与天下所有世人为敌,”李冰真人说,“他只是与阴破的追随者,也就轩辕黄帝的一脉为敌而已,轩辕黄帝身边聚集的人群,就是你们汉人的种群,而匈奴、揭族、抵族、羌、南蛮这些种群,都是当年刑天的追随者。”

“因此如今大赵妫氏占据北方,成汉牛寺占据蜀地,都是阴破的势力而为?”徐无鬼摇晃了一下脑袋,“这样说来,一切都合乎情理了。无论是大景天下,还是泰朝天下,都极力驱逐这些蛮戎族类,根源就在于此。”

原来自古以来的华夏与戎狄之争,竟然是来源于刑天和阴破之间的渊源。

这个说法,让徐无鬼、支益生、任嚣城完全无法相信。三人同时看向了刑天,刑天高大的身躯都只是一个傀儡,真正的魂魄尽在头顶的那个巨大的眼睛上。

三人又转头看向李冰真人,是的,李冰真人也一样,徒具一具身躯,真正的灵魂也聚集在他的额头上的眼睛。

只是这个眼睛,是当年的轩辕黄帝,为了对付刑天,而炼制的一颗棋子而已。李冰真人并非凡人上升,位列真人,而是他本来就是轩辕黄帝的一个人傀。

徐无鬼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轻声的问李冰真人:“既然阴破模仿刑庭炼制出了真人你。那么张真人道陵,是不是也是阴破模仿阳立炼制出来的人傀?”

李冰真人沉默了一会,“我没有想过这一节,但是你的推测很有道理。十二真人之后,只有我和张道陵以凡人之身进阶真人,并且张真人道陵也与我一样,都是轩辕黄帝的追随者,这个的确如此。”

徐无鬼说;“那么至少明白一个道理,阴破、阳立、刑天之间,虽然同为天外飞星的神灵,但是他们三人之间,一直都是相互厮杀不休,都想以一己之力,剿灭对方。至是三人的能力相当,无法将其中一人彻底击败,而轩辕黄帝当初能击败刑天,就一定有阳立的帮助。如此说来,阳立站在阴破这一边的。”

李冰真人忧虑的说:“我倒不这么认为,阳立在天竺蛰伏了千年,后来却来到了中原,分别化身什利方、赤松子、尸足蔑落,如今又以大孔雀王的身份示人。他的阴谋一定不在刑天之下。他将成为天下道家的跗骨之蛆,无休无止。”

李冰真人说完,星槎内部所有的齿轮开始转动,在九龙天一水法核心陨石进入到星槎之后,星槎内部一些看不见的齿轮都开始显出了形状。而被送到星槎中部的陨石,表面发出了蓝色的光芒,不再是黑色模样,进而陨石从一个方正的形状,慢慢融化,成为了一团巨大的蓝色的圆形熔液。

星槎发出了隆隆的响声,然后一个巨大的二十八星宿星图突然笼罩在星槎之上,覆盖了这一片海域。

九个术士都抬起头看着空中显现的二十八星宿图,虽然白昼,但是星宿图中的每一颗星辰都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个场景出现之后,不仅是九个术士都被吸引,站立在海水中的刑天也仰头观望。

李冰真人对其他八个术士大声说道:“今日就是刑天的末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