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错在不应该跟你争吵,我错在不应该跟你提起这件事情。”

那一刻,

柳白从背后抱住了她,那种结结实实的拥抱,是一种厚实而始料未及的感觉。

“啊......这......”

红娘有些手足无措了,这次倒是轮到了她。

那坚实有力的臂膀,仿佛在告诉着他这是他人生中的港湾,能够给她在暴风雨来临之际送给她一个温暖的避风港。

那副怀抱仿佛又在诉着,他时刻为你敞开,他时刻会被你拥抱。

“你......为什么......”

红娘的内心思绪万千,那一刻的她娇羞无限。

柳白总算是明白了,他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内心外层装着铠甲,而里面却是一个女孩的女人。

他从后面去摸着她的手,感觉到纹路上的细腻,光滑如玉,当然也摸到了一些粗糙的地方,那是长时间摸枪而形成的老茧。

这也是一个人一个军人真正的职业病以及训练的痕迹,哪怕时隔多年过后也不会改变的一个事实。

而或许这双手以后拥有的将是不一样的意义吧。

“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了,也是我的不是时候了,那要不下次再吧。”

柳白一副讨好了声音,他将他的头轻轻的掂靠在了红娘的肩膀上,靠在他的耳朵旁边,每一次呼吸都逐渐让她那耳根子变红了很多。

不过真的,搂着她的腰还真是细腻无比的,真是无法想象女孩子的腰,是那么的纤细,尽管他之前并不是没有过一些露水姻缘的经历。

但真正接触女孩子还是第一次呢。

“留到下一次嘛。”

红娘扭头看了看他,脸色有些微红。

只不过看下他的眼神有些迟疑不定,像是在极力的闪烁与他直视,可是又不得不去正视的模样。

“是啊,留到下一次吧。”

柳白虽然已经颇为心动,但不得不她还是有很多难言之隐,当然得首先声明一下男猪可从来没有过,那个地方被子丨弹丨打过。

而且他母胎solo那么多年来,还真得是第一次和女生靠的那么近,几乎是脸鼻都要挨在一起。

“虽然有些煞风景,但不得不的是。”

柳白迟疑了许久,怕了口气继续道。

“我们当务之急好像不是讨论作问题,如果我们两个人都沉醉于醉生梦死或者是声色犬马之中,那么这个地方就真正的危险。”

柳白从后面抱起了她,一种公主抱的形式,将她横抱横坐在自己的身旁,这样能更好的看到她的脸。

而且他发现,其实这个妮子,也没有多重啊!整个人加起来也不过时了吗五六十公斤吧。

常年的运动让她体质很低,抱在手中,仿佛身轻如燕,如同赵飞燕在你的手掌中不断回旋跳舞,轻若薄翼。

柳白大抵上这一个月对女性的接触,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代那么多人想做帝王了。

主要是换成你,你也愿意啊,简直就是权大事少责任轻,而且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人,谁会不喜欢这种东西呢?

“你是知道的,如今的常胜山经不起什么折腾,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制定完善的法律法规,在部队里颁布新的法规法则,对宗教以及市民活动进行一个规范,我们不在外面,还有很多虎视眈眈的敌人需要去提心吊胆预备的.......实在是太多东西了,我们几乎在跟时间赛跑......”

“我看这一切都是借口吧。”

红娘双手搂住了柳白的脖子,脸上那泫然若泣的表情,已经收住了很多。

但依旧可以看到的是,她有些不相信留白的话。

那确实是,如果你什么事情多,那你之前就别提出这个问题呀,好死不死的钻进了雷区,现在你反而想要抵赖,那可不成。

反正意思很明确,你今就要给一个交代,怎么样都得给一个交代。这个交代就是你的答案......

而且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被柳白抱住的时候,仿佛被什么东西磕磕碜到。

脸当时就是一红。

看来之前士兵们风言风语的一些流言也并不完全是真的嘛。

没事就好,只要他男饶问题没有事,那一切都不是问题嘛......

“唉,怎么呢?”

柳白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从他的肩膀上可以感受到,那是一种何等深沉的感受。

“其实你也明白所谓的什么当务之急,从某种程度上讲都是可以克服的,毕竟和时间赛跑,终归来,也不是每一次都要步步争先,只不过我最担心的事情是,我可能做不了一个丈夫和一个好父亲。”

“你都还没有开始做呢,你怎么知道自己会做不好呢?”

红娘的声音几不可闻,你要一个女生怎么好意思的出口这种话呢?

“你也不是不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几乎都算是在刀口舔血,而且最近坐上任务这么频繁,所以我能保证哪一次出去都是那么的完整无瑕。不定,你上午出去的时候,那整个人还是健全的,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坛子和一面旗帜......”

“我不许你这种话。”

红娘仿佛觉得自己心脏一缩,连忙制止了这种傻瓜傻话。

“我们总归还不是那么的危险,而且我们身上有丧尸抗体,我们应该是能够比别人在战场上存活的概率更强的。”

“这或许正是我所担心的问题。”

柳白不再看着她,将自己的头颅扬起,将眼神挑望那有些昏暗的蓝。

其实是蓝,倒不如有一些偏黑呢。

空已经不是跟以前一般水洗的蓝色了,哪怕这个地方是在人迹罕至的森林,没有什么工业污染。

也依旧看不到那种曾经的清澈。

这么多年来的战乱以及战争被丧尸破坏了生态环境以及各种的变异物种在这片大地上无情的肆虐。

或许这个人类的家园地球已经不是很适应人类的生存了,或者是已经不适应旧时代的东西生存了。战火纷飞,这些各种导致环境恶化的存在依旧在不停的发生,依旧在无情的摧残着,旧有而脆弱的生态。

而这些东西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秩序建立难如登,但摧毁容易。

谁又能够想到下一次人类文明重建到底是什么时候?

病毒已经有了一个客服的机会,人类想要在这种环境之下生存下来不是问题。

可是生存之后又该如何去做呢?人并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人类的文明如何在进一步发展,已经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呈现出一种倒湍形式,封建社会奴隶社会层出不穷。

什么时候能让人类回到正轨?这还是一个疑问。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只是一种亚健康,我们没有一个专门研究生化的研究人员,也没有这生物编程方面的专家,甚至连一个。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在我们这个地方都不曾有过,你可以明白我们对我们身体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你还记得之前的那个秃头青年嘛,就是在韩雪营地里面遇到的那个,他就是一个进化失败的错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最后是强行注射进一种奇怪的药水,通过这种方式。他强行打长了自己的基因,从而获得了异常强大能量,只顾不过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病毒虽然可以使我们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让我们能够在这种更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来,但是我也时常发现这种病毒会经常影响我们的性格,而在这之前甚至会影响我们的肉体,我们不知道会把这哪个方向进化,我害怕.....一旦我们两个.......生出的孩子会是一个怪物。”

柳白不敢讲下去了,他很怕一语成谶,而且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又哪里的准了?

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些事实,他拥有的也只是彷徨与无奈.......

(完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