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攸冉不以为意,“说得好像你手机屏保是我们一家似的。”

话音刚落,许攸冉手里被塞了秦楚的手机。

许攸冉低头,就见秦楚的屏保莫名眼熟,再一细看这张照片可不就是前年她大学毕业典礼当天,秦楚突然吻她额头的照片?

她惊了,没想到他居然用这张照片做屏保这么久?

她微眯着眼睛一脸狐疑,“说实话,是不是你临时换的?想让我愧疚。”

秦楚相当无语,随即拿回自己手机。

见秦楚闹起了小脾气,许攸冉也就知道说错了话。

睡觉时不断往他那边儿贴,本以为秦楚会抗拒和她靠近,谁知她刚贴上去就被他按腰搂紧。

???

说好的闹脾气呢?

“不生气了?”

秦楚鼻子哼声,出声就代表他没生气。

“问你个事。”

“嗯。”

秦楚心情有些激动,他满腹都是关于什么时候用这张照片做屏保的答案和理由,想要把这些年对许攸冉的感情也细细说明。

可人算不如天算。

许攸冉“那你觉得这个沈宴清怎么样,要不要考虑签她?”

“为什么用……”这张屏保两个字还没说完,秦楚忽然意识到许攸冉问的问题压根不是他想回答的那个。

他沉默了。

“你说话啊。”

“……”

等了许久也没等到答案,许攸冉又重复了一遍问题,“睡了吗?你觉得她怎么样?”

秦楚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被她烦得不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头郁结着一口气,然后一个翻身,“看来你今晚没什么困意,不想睡了是吧?”

“你觉得她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话音一转,“但事在人为,有时候不怎么样也能变得有怎么样……”

话里的含义非常明显。

许攸冉嘴角抽了抽,“你这是公开潜规则?”

“你要这么想也行。”

最后夫妻俩嘴炮了一晚上,终于还是让某人餍足地睡下了。

谁都没料到只有一张精致脸蛋和嘴炮的沈宴清成了《超新选》最大的黑马,她全程划水进入了总决赛。

一同进入决赛的还有宋晓薇,以及其他13个女生,最终会在这15人中决出7人成团出道。

看着台上的女孩们挥洒汗水,发表感言,钟雨佳比她们还激动。

许攸冉略带嫌弃地吐槽,“怎么弄得好像是你在比赛?”

钟雨佳被宋晓薇的发言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你懂什么,我们小薇可是我看着一点儿一点儿进步的。”

巧了么,沈宴清也是许攸冉一点一点看着没有丝毫进步就进入决赛的。

而与此同时,还有十分钟就要关闭网络投票入口。

许攸冉不动声色地发了条微博为沈宴清加油。

几秒钟后,秦楚也在首策公司群内为沈宴清打call,总裁虽没强制大家投票,但总裁都看好一个小明星,员工们还哪里会不从,于是最后十分钟,沈宴清垫底成功成团出道。

尽管许攸冉喜欢沈宴清,可网友们却不买账,大家纷纷觉得许攸冉没眼光,也正是因为资本看脸不看实力才导致市场的畸形化。

正当大家集中火力向许攸冉开炮时,热搜上忽然蹿上新词条。

许攸冉节目录制晕倒

网友们担忧之时,又觉得之前他们的想法太过狭隘,凭什么许攸冉不能喜欢沈宴清?毕竟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是吗?

半个小时后,秦楚才发微博报平安表示老婆没事,然而只字未提晕倒原因。

直到三个月后,许攸冉“衣着宽松”的新闻被曝出后,网友们才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事实上,许攸冉和秦楚就要不要二胎这件事早有定论,而许攸冉也一直坚持不要生二胎。

可直到再次怀上,许攸冉才意识到母性的光辉没法让她对这个孩子做出残忍的事。

然而秦楚却坚决表示不同意,最后两人直冷战了好多天,最后甚至还闹得秦楚搬出了许家。

一时间,网上盛传许攸冉和秦楚婚变新闻。

白天许攸冉沉浸在工作中,表面装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可夜深人静之时摸到床边的空落,她的心情也随之低落下来。

她抚上肚子,她不明白为什么秦楚不要这个孩子,她甚至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秦楚在外面有了人,所以才不同意和她再有血脉联系。

许攸冉的性格不容许她做一个容忍的妻子,于是她随即拿出手机给秦楚打了个电话。

然而手机却没人接,心里空落落的。

许攸冉毫无征兆地哭了起来,然后刷微博却看到热度已经减少了的词条。

秦楚发文

秦楚“关于婚变,我有些话想说。是的,我太太又怀孕了,事实上在她生完第一个孩子后曾表示她不想再痛一次,我那时候就在产房陪她经历了整个生产过程,所以我其实也不想让她再经历那样的痛苦。所以也不同意她现在要这个孩子,因为不舍得。

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人和事会比我太太更重要,她成为我的太太已经让我此生无憾。可能有人会认为我矫情,但你们没生过孩子,当你们在产房里待上五六个小时,看着她痛,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自己是个凡人,都说现代医学让生产变得风险减小,但只要你们也经历过一次生产,就会明白在人类的恐惧心理中,任何科技都无法让人心安。

我爱我的太太,也爱我的孩子。希望谣言能够在今晚止步,也希望大家不要打扰我太太,她现在应该已经休息了,在这里也想请大家配合我,不要截图,也不要在她评论区谈论这件事,这条内容会在她醒来前删除。”

跟秦楚待在一起久了,许攸冉知道秦楚哪些话是营销,哪些又是真心话。

她忽然就明白了,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绝对能够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

也忽然之间,她理解了秦楚的担忧。

因为失去过家人,所以更珍惜得到的,他现在所得到的每一样东西都是他生命中最珍贵之物。

许攸冉舒心一笑,正要放下手机,就见屏幕亮了起来。

电话接通后,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

秦楚犹豫良久,“刚才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所以没接到电话,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字里行间都是对她的关心。

许攸冉心里暖暖的,“老公,想你了。”

秦楚一愣,只简单几个字符,他的眼角眉梢都带了笑,“好,我马上回来。”

她一惊,一看时间半夜两点半,“可是很晚了。”

“谁让我也想你了呢?”

许攸冉笑起来,从听筒里能听到许攸冉的动静,现在应该是推开了办公室门往电梯走。

“老公。”

“嗯?”

“其实我已经想得很明白了,这个孩子就留下吧。”

“好。”秦楚笑,“那再叫几声老公听听。”

“老公。”许攸冉在床上翻了个身,“那你什么时候到家?”

“马上。”

许攸冉忽然间有种重回十八岁的感觉,像个情窦初开的女孩跟喜欢的男生彻夜聊天。

“不过你怎么突然同意要这个孩子了?”

“因为你想要。”秦楚沉默半瞬,“不过以后不会了。”

“嗯?”

秦楚生性凉薄,他把全部的爱都给了许攸冉,已经到来的生命虽然在意料之外,但那也是他和许攸冉的孩子,他又怎么会真的不爱这个孩子?

不过生孩子很痛,秦楚一辈子都无法感受,所以他不想再让她痛第三次。

秦楚没有说明原因,只是和她说着情话,告诉她自己快到家了。

————————全文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