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苍穹之上,一只苍鹰在盘旋。

“忽必烈”

山猪从心底深处涌出的呼喊山崩地裂,举座皆惊。一个啤酒瓶子重重地砸向对面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对方捂脸惨叫的瞬间,山猪像狼一样扑了上去。

练习三:虚拟一个关于结婚照的故事,一定不是你自己或者熟悉的人。

天空中已然没有了翅膀的痕迹

人一旦上了年纪,关心的话题无非就是小孩和养生。在养生的要素里,气候似乎成了关键的一环。王老太的老伙伴们经常谈论的话题,就是羡慕谁谁谁可以夏天去了北方,冬天去海南之类的候鸟一样的生活。讨论在各种季节最合适的度假地点---当然基本都是空谈。要么根本没有这样的经济条件,要么孙子孙女要照顾什么的,导致根本没法成行---热烈的讨论常常在与会的一个人突然说一声“到时间了,我要去接孙子了”便一哄而散。刚退休时,王老太原本计划到全国去旅游一圈,但孙子的横空出世,把计划全打乱了。然后计划往后推,想等孙子大一点可以带出去再出去,但又被孙子要上幼儿园打乱;紧接着就是上小学,上初中。等孙子上高中时,老伴也去世了。王老太突然意识到如果再不出去的话,这辈子都没机会了。王老太把这想法告诉了孩子们,三个儿女都非常支持,全家立刻行动起来,召开家庭会议,讨论王老太的出行计划、时间以及具体的安排。中国地图上几乎所有的值得旅行的地点都被几个孩子详细地搜索了一遍---万事具备,才突然发现,谁也没有时间带老太太出去。王老太觉得很失望,但也非常理解,因为现在的孩子们也不容易。看见老太太很失望,儿女们觉得很内疚,但又想不出一个什么好的办法,直到女儿说:

“妈,要不你回一趟老家?”

动议立刻得到了儿女的响应,一则王老太十几年没回去过了,老家应该变化也很大了。二则在老家还有亲戚可以照顾王老太,可以陪她四处走走。还有住的地方,可以不受时间限制。王老太想了想,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同意了,时间定在下周孙子放假以后,儿子开车送她回去,和老家的表姐也联系好了。表姐听说十几年都没回来过的老太太要回来,也蛮激动的,向王老太儿子保证,一定会把老太太照顾好。

距离上一次回去,已经有十年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王老太突然心情激动起来。上次印象中的老家还是很偏远也很贫穷。从城里坐公共汽车,整整颠簸了一天,才到达宜宾;然后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又坐汽车颠簸了大半天到了县城。然后换乘拖拉机,直到晚上才到家。上次是因为王老太母亲去世回去的,看到老家的亲戚破衣烂衫围在身旁问长问短,本身拖着三个孩子也不宽裕的王老太不禁心生凄凉。特别是看见了守寡一辈子的表娘,老得已经不成样子,耳朵听不见了,神智似乎有点不清晰。王老太凑在表娘耳边大声说了几遍“我是王凤仪”,表娘还是记不起来她是谁。别的亲戚告诉她,说表娘自从儿子没有了消息,人就变得不清楚起来。特别是老伴去世以后,情况越来越严重,一到晚上就开始看不见东西,后来还患上了老年痴呆,渐渐记不得什么事情,甚至开始不认识以前的熟人。

“不过也好,你表娘一辈子惦记儿子,眼泪都哭干了,记不得也好啊。”

听见亲戚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想到自己差点成为表娘喜欢的儿媳,王老太当时心碎一地。

想到这里,禁不住血压上升。想到明天还要早起买菜给孙子做早餐,本来睡眠就不好的王老太赶紧爬起来,赶紧吃了几颗药。

出发的日子就像过节,儿女们提前一天回到家里,大大小小忙个不停。老大两口子忙着做饭,老二两口子做清洁,女儿女婿则帮着王老太收拾东西。换洗衣服、洗漱用具、各种药瓶一样不少装了满满一个箱子。还有给老家亲戚带的特色产品也装了一箱子。老大塞给王老太五千块钱,说老家亲戚一个给一点吧。孙子、外甥和孙女则忙着打游戏。吃饭的时候,一屋子人有说有笑,闹哄哄的。王老太看着和和美美的一大家人,心里很是安慰,心想:辛苦一辈子,后人成这样也就可以了。

吃过饭把东西装上车,一大家人和王老太说再见,要她回去好好玩一下。王老太突然感觉非常不放心家里,叮嘱小家伙们平时好好吃饭,晚上早点睡觉不要打游戏。然后又转过身来叮嘱准备回来看家的二儿子两口子,出门前一定要关好天然气总开关,锁门后要推一下,还要检查钥匙是不是拔出来。每个人都笑呵呵地不管什么都答应下来。都上车了,老太太把窗户摇下来,对二儿媳妇说,记得每天浇花。说上次出去几天回来,二儿子把话全部干死了。惹得全家都笑起来。

十年前需要两天到达的归乡路,十年后王老太再次踏上时,已变成全程高速。大儿子平稳地开着车,一边和王老太聊天,三个小时就到了宜宾,半个小时到县城。表侄子早已在公路边等候多时。王老太换乘表侄子的车,大儿子打了个招呼调转车头就回去了。以前的亲戚关系是很复杂的,这么说吧:这个表侄子是王老太表娘的妹妹的儿子,够复杂的吧。为什么这么介绍呢?因为王老太从这个今年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一眼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几十年杳无音讯的表哥正泰。

时光倒回去六十年,王老太还是十七岁的王凤仪,刚好中学毕业,考上了电力中专。表哥王正泰考上了师范学校。青梅竹马的俩人从小学一直同班,正泰比凤仪大三个月。凤仪长大后成为乡里有名的漂亮姑娘,还在读书时,媒人就上门来说亲。但凤仪喜欢表哥正泰。在那个时候在老家农村,表兄妹是可以结婚。两家人看着每天亲亲热热一起上学放学的表兄妹,很早就定下了娃娃亲,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可能就是书上说的天生一对吧,正泰按现在的标准,长得很清秀,成绩也很好,平时总是很照顾凤仪。不过凤仪喜欢欺负老实巴交的正泰,要他帮她写作业,做家务之类。不过正泰总是乐呵呵地做了,几乎从不惹凤仪生气。快毕业了,俩人照了毕业照。凤仪对正泰说:

“我们订了娃娃亲你知道么?”

正泰笑起来,说早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上个星期妈妈才告诉我”,凤仪有点生气。

“怕你知道了不安心读书啊”,正泰依旧笑嘻嘻地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凤仪转过身去,沉默了一会,突然转过身来,眼睛里溢彩流光,看着正泰说:

“那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中专毕业吧”

“不行,太久了,我怕你跟别的女人跑了”

“不会的”

“会的”

“不会的”

“会的”

正泰不吭声了,迟疑了一会,问:

“那你说怎么办呢?”

“我不管,我要你现在就和我结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