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老刘的童年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老妖怪吗?”我顿了顿又问道,刘云升眨了眨眼满脸疑惑:“什么老妖怪?”

我把自己知道的和分析的都说了一遍,刘云升听完还是一脸茫然,倒是刘云涵似乎想到了什么,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我在接受混进长生会的任务时,曾被特许看过一些绝密资料,其中有一个长生计划,或许能解释这个疑问。”

“长生计划?”我不由得认真起来,刘云升也直了直身子以示重视。

刘云涵点点头:“每隔二十年,刘家都会专门选出一批孩子,整容成一张特定的脸,然后挑选其中完成度最好的人,作为对抗长生会的主力,其他人则会再次整容变成另一张脸,二十年后上一任的容貌因为衰老发生变化,下一任的孩子也刚好长大,借此营造出一个人活了很久的假象!

这个计划的机密程度非常高,除了当年的家主和负责手术的医生之外,就连那些孩子的父母也不知情,当年云升被选中参加整容,之后家主意外身亡,计划也被迫停止了,我们一直不知道这个计划有没有起作用,但现在看来应该是起效了!”

刘云涵这一番话说的我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就连刘云升都罕见的露出惊讶的表情,很明显他对这个计划毫不知情,但他确实曾在某些不应该的场合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这几分钟里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我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抓着头发琢磨了好半天才捋清头绪,抿了抿嘴唇试探问道:“所以,如果长生会真的相信老刘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妖怪,那他去到长生会总部会发生什么?”

“他自己去的话……应该会被抓起来然后切片研究吧?”刘云涵想了想认真说道,“不过跟我回去就不一样了,有我这个高级研究员作保,短时间内降低他们的警惕性应该不成问题。”

我认真思索了一下点点头:“话是这么说,可那毕竟是长生会的总部,咱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咱们?”刘云涵露出疑惑的表情:“你要跟我们一起去?”

我也露出疑惑的表情:“难道你们不用我去?”

刘云涵一听就笑了起来:“当然不用,说到底这是我们刘家的事,你和你爷爷为我们做的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事就让我们自己处理吧!”

我正想再争取一下,忽然看到刘云涵带着笑意的坚定眼神,再看刘云升也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当时我就知道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我再说什么都没用,叹了口气无奈问道:“那你们还需要我做什么?”

刘云升看着我没说话,刘云涵过来抱了我一下:“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只需要照顾好自己,如果……如果我们失败了,希望你能代替我们继续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事。”

我的心情忽然沉重起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又觉得什么都不说比较好,刘云升和刘云涵没有多留,说完就转身并肩朝着山下走去,眼看着两人的身影即将消失,刘云升忽然站住脚步回头看我。

“保重。”

“你们也是!”

刘云升和刘云涵离开了,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也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做,我和其他人原地休息了一会儿,之前出来找郝建他们的胡图就从山下跑了上来。

kiko给郝建解了毒,我让他们先下山,我和胡图又绕到断崖顶上去找黄毛,这家伙的生命力果然顽强,才几个小时不见他就已经醒过来了。

之后我们带着黄毛下山,沿着土路走到公路上,又拦了辆车回到最近的朝安市,我们这一行人几乎个个带伤,懒得赶路就直接在朝安的医院住了两个多月。

这两个月几乎是我这辈子最轻松的两个月了,每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本是易瘦体质的我出院时居然胖了十几斤。

再之后我们直接在朝安分手,胡图回了东庆市,kiko和王叔回了湘西,苗星仁和黄毛也都各回各家,我和郝建又在朝安玩了几天,然后才回到阔别已久的云港市。

回家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杨莉莉家吃上一碗朝思暮想的牛肉面,杨莉莉看到我们平安归来也很高兴,一个劲儿的拉着我们问去了什么地方,郝建借着讲故事的由头就留了下来,而我则回到店里坐在老板椅上,开始琢磨今后该怎么办。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我已经对做风水师没什么兴趣了,但爷爷留下的铺子不能空着,租给外人又怕不爱惜,起早贪黑的琢磨了半个多月之后,我一拍大腿直接把铺子改成了茶馆。

现代人喜欢喝茶的很少,所以改成茶室之后生意依旧惨淡,好在我现在不缺钱,刘云升和刘云涵离开之前,就把他们在刘家所有公司的股份都转给了我,这还是年底公司通知我领分红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这俩人的股份不多,但每年的分红也有几十万,这个年收入在云港也算是中上游了,所以茶室的生意如何我都不在乎,只要留着这个地方有个念想就行了。

不过郝建对于股份的事有很大意见,他觉着自己也没少跟着拼命,凭啥我一年拿几十万,他就连根毛都没有?对这个过命的兄弟我也懒得算那么清楚,每年拿到分红后,不管多少钱都给他一半,郝建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就是一年多的时间,我们几乎是彻底的游手好闲,不过郝建比我稍强一点,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居然混成了杨叔的学徒,每天在后厨学着做牛肉面,但明眼人都知道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没郝建那么有上进心,成天窝在茶馆里喝茶刷剧打游戏,最初的几个月偶尔还会有慕我爷爷大名而来,想找我帮忙看事儿的客户,但被我拒了几次以后慢慢就没人了。

胡图还是在做老本行,如今他已经彻底成了东庆市风水师的瓢把子,偶尔来店里找我喝茶聊天,最后总会绕到刘云升他们的近况上,只可惜我们谁都联系不上这家伙,每次说到这都只能摇头叹气。

苗星仁和黄毛也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黄毛伤好之后就不再做散工了,可能是几次差点丧命的经历让他参透了什么,我随口客套一句说他要是没事情做就来我店里,结果这小子就真的过来了,于是店里又多了一个每天喝茶刷剧打游戏的肥宅。

kiko和王叔回到湘西之后就一直没有音讯,我倒是也想过联系kiko,可是每次一看到她的号码就没了拨通的勇气,有次跟郝建他们喝酒玩真心话大冒险,在酒精的作用下终于拨通了号码,可还没等说话我就冲进卫生间吐了起来,搞得我酒醒之后更不敢给kiko打电话了。

转眼又过了一年,这天早上我习惯性的刷了刷关于欧洲的新闻,依旧没有任何发现,胡图来找我喝茶聊天,顺便说起他想拿下云港市风水师圈子的事,我表示已经金盆洗手不问江湖事,但他认为我金盆洗手却没有金杯漱口,出面帮他说几句话还是可以的。

正当我俩在这掰扯的时候,店门突然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女声就在门口想了起来:“老板!来两碗牛肉面!”

“走错了!牛肉面是隔壁那家!”我喊了一声下意识转头看去,只一眼就愣在了当场。

来的人是一男一女,女的长了一张混血脸,婀娜的身材让人看了就挪不开眼,男的面容冷峻,看谁都像欠了他二百块钱似的一张臭脸,可是漆黑的眸子里却透着淡淡的笑意。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