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研发一款操作系统本身并不难,难得是平台的兼容性,但是根据研发中心发布的通告有限的话语透露出来,这款国产的操作系统,应该可以做到目前市面上大部分可用于手机的软件兼容,

陆岳涛本人在朋友圈子里聊时候,也透露过,接下来他的主要工作,是将那些他之前投资的,和他之前投资的,以及那些和他有着良好关系的互联网企业,进行游,确保国内未来主流的手机软件,都可以和操作系统兼容。

如果真的能达到这一点,有人预测,中国将诞生一个新的微软,或者苹果。

也有人看出来,陆岳涛现在的层次,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企业经营者,而是站到了一个企业家能达到的最高层面。

另外一个成果很奇怪,严格来和大数据、操作系统这些东西都无关:他和周弘毅一块投资,捣鼓出一个很特殊的游戏,可以带上眼镜,感受到虚拟现实的真实环境。

这玩意着实花了不少钱,芯片、镜片等等,每一步前进,都需要大量的工业和计算机技术支持,前前后后烧了不少钱,可是目前看来,仅仅是实现了虚拟环境,但游戏效果并不好。

对于这个成果,看法不太一致,大部分观点是,这玩意等科技和网络到达一定程度,很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生活模式,但是短时间之内,还有很多技术难题需要突破。

需要钱,需要时间。

好在陆岳涛多的就是这两个。

转眼到邻二年,刚开春,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直看起来越来越安份的陆岳涛,忽然拿出20个亿,成立了一份慈善基金,并且公开表示,这份基金,未来会接受个人资产超过一个亿以上的企业家、明星、科学家等等高净值资产人物的捐款,而他自己,每年也会投入至少五家上市公司的分红所得,投入这个基金。

这个基金的台前管理者,是之前在08年奥运会登台领唱过首都欢迎您的清华才女林溪,据,也是陆岳涛目前唯一有定论的女朋友。

基金的用途,主要有三块:贫困失学儿童救助、残疾人就业扶植、孤寡老人生活协助。

包含了人一生三个阶段,除了最后一项是完全无偿的给予,第一项使用无息贷款模式,第二项使用创办残疾人企业,三年之内低工资的模式,确保了这个基金会可以在庞大的支出前提下能维持下去。

这让所有人大跌眼球。

一个原因是钱,20个亿人民币不算少,即便对于陆岳涛而言也是如此,而以后每年的投入更是惊人,如果这个基金会能维持十年以上,不定就等于捐了半个首富进去。

花钱倒是不吓人,这两年陆岳涛花钱大手大脚,在圈子里都出名了,甚至买了两个岛,还投资了一些看起来不太靠谱的航空、探海事业,远远看不到回报。

反正钱多到这个份上,他自己又渐渐的不做企业了,钱其实就是个数字。

关键是,陆老板之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慈善倾向,人人都晓得他对于慈善这种事,一直不太感冒,连好几次能出风头的机会,都冷眼旁观从不出手。

这次是怎么了?

而且根据传闻,这个基金会,有个的分支:流浪猫狗救助。

据会在各地成立救助站,收养流浪猫狗,在做绝育之后,帮助寻找愿意收养的人,如果没有找到,就一直负担到死……这笔开销其实也很大。

这就更见了鬼,陆岳涛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婆婆妈妈,饶事都管不过来,去管流浪猫狗?朋友吗?

企业家做慈善都是有目的性的,但是从这个基金会的蛛丝马迹看来,陆岳涛好像纯粹就是爱心泛滥。

周弘毅报了个料,基金会别的项目他不晓得是怎么回事,猫猫狗狗这一块,的确是陆老板吃得太饱撑得:

他大学时期所在的大学创业中心,就在食堂上面,他们学校有不少流浪猫狗,每次吃完饭都有人会从食堂带点出来喂猫喂狗,陆岳涛偶尔也带。

喂了几次之后,和有几个猫猫狗狗就混熟了,其中有一条才生过狗的母狗,一家三口,一个大黑一个黄一个黑,两只狗长得圆滚滚的很可爱,偶尔还会心翼翼的跟着他走到创业中心。

老陆没什么多余的爱心,但也不冷血,家伙蛮可爱谁都喜欢,时不时的就给它们点吃吃喝喝,逗一逗。

有次出差,回来后,在学校门口垃圾桶看到了两条狗的尸体。

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可能是被人打,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可能是被车撞什么的。

周弘毅笑,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陆老板那心性,死个人都未必会难过,没想到死了两条狗,却记了这么多年,所以才有了基金会的附属业务,只不过这个项目出去有点儿戏,所以就没公布。

“其实我是在乎的。”

陆岳涛把一束花,放在面前的墓碑前,淡淡笑道:“我很时候就喜欢猫猫狗狗的,只不过我一个大男人,如果表现的太明显,怕被人笑,尤其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表现的太心软,可能会有一些不好的影响。可是话回来,人赚了钱,难道不就应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吗?”

秦树树站在他身边没有话,也默默的把手里的花放在墓碑上。

墓碑上,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露出憨厚的微笑。

从生卒年月看,这个年轻人仅仅在这个世界上活了26年。

秦树树有时候会想,沈越这个老伙计来世界上走一遭,好像就是为了完成两个历史使命,在他年幼的时候,成为已经渐渐老去的奶奶的最后寄托和念想,然后,在照顾完奶奶最后的几年后,他也随之离开了人间。

他没有想到,沈越在最后的时间里,最想见的居然是陆岳涛,更没有想到,沈越的死,对陆岳涛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

他记得最后那段日子里,沈越已经不出话了,偶尔几次从昏迷中醒来,一双空洞的眼睛,就直勾勾的望着花板,好像透过花板,看到了一些很遥远的东西。

陆岳涛,他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在沈越出殡的那一,秦树树忽然也知道了,沈越到底看到了什么。

那是有一年的夏,很热,在一个二层楼的网吧里,一群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年轻人,在一起奋斗的样子。

那时候他们都很年轻,都还一事无成,却是他们生命之中最好的一段日子。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