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孙品婷搂住她肩膀,对她抱怨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你喜欢云泽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啊,我就知道你怕他,总是躲着他,我也不知道林深的妈跟云泽的妈竟然是姐妹,这地球可真小啊,还有,云泽竟然也姓苏,哎呀,他们苏家人果然厉害,一个个厉害的不是人……”

许爰听着她絮絮叨叨地说着,无语地不接话。

孙品婷又说,“苏昡说那年在机场,他对大哭的你一见钟情,这场景怎么这么像言情小说呐,要不然云天真倒闭的话,你劝劝苏昡,无以为生的话,写言情小说得了,一准大卖。”

许爰笑出声,“行,回头我跟他说说。”

孙品婷又说,“作为你的好姐妹儿,我也觉得苏昡是真心喜欢你的,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我支持你。什么光盘不光盘的,什么上一代的恩怨,商海厮杀,关你屁事儿啊。”

苏风暖点头,“我就是这样想的。”

二人又挨着说了一会儿话,手机“嘟”地一声响,许爰伸手拿了起来,见是即时新闻。

她打开新闻页面,孙品婷凑过来与她一起看。

大概意思是,云天低价抛出所有股份,云天易主,接管云天的人是云泽会馆的创始人云泽。

记者们没想到苏昡没有救云天,反而因此将云天转手易主,众所周知,云天是家族企业,他不对云天救市,意味着一个家族数代人创下的基业垮塌。

新闻视频里,摄像机镜头对准的苏昡说了这样一句话,“大家可能都很好奇,我为什么不对云天救市?那是因为,我找到了比守护云天更让我想要抓住和爱护的东西,我不想因为云天而耗费尽精力,云天会有更适合的人来接管它,而我,也有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孙品婷“哇”地大叫了一声,“苏昡好帅!”

许爰弯起眉眼,他果然没有骗她,眼底蒙上一层湿润,不脸红地说,“他本来就帅!”

孙品婷难得地没有嗅她,对她好奇地问,“他说对他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是什么啊?”

许爰眨眨眼睛,笑着说,“结婚典礼吧!”

孙品婷又哇哇大叫起来,“我要做伴娘!”

云天易主的新闻漫天飞,传遍了各大互联网,各大传媒,也同时震惊了商界。

许爰在孙品婷闹腾够了离开后,坐在沙发上想着不知道小叔叔如今是什么样的心情,多年宏愿,一朝轻易地达成,他是该高兴,还是该对于苏昡这样轻易放弃不与他厮杀而愤怒。

不管如何,都与她没有关系。

中午时,她妈妈从外面回来,见许爰走路一瘸一拐,对她问,“爰爰,你腿怎么了?”

许爰说,“摔了一跤!”

许爰妈妈不像老太太那样好糊弄,凑近她说,“我听说昨夜云泽回来了,今早才走的,他又揍你了?”

许爰佩服她妈精明的头脑,无所谓地说,“小叔叔试试我这些年有长进吗?可惜,我这些年懒得很,没怎么锻炼筋骨,让他失望了。”

许爰妈妈闻言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叹了口气说,“云泽这孩子,太过偏执。”

许爰不置可否。

许爰妈妈说,“你爸下午的飞机,我本来要去接机,小昡说他去了。他接了机后,跟你爸一起回来。”

许爰点点头。

许爰妈妈又说,“如今你们领了结婚证了,我跟小昡家里人商量,觉得订婚就不用了,直接准备结婚典礼好了。你有什么想法?”

许爰想了想说,“趁着您和我爸都回国了,就这段时间把日子定了吧。”

许爰妈妈点头,“我是有这个想法,小昡这个孩子样样都好,没得挑,他家里人也都很喜欢你,对你也没得挑。你同意的话,等你爸回来,我们一起再商量找个好日子。”

许爰点点头,“我没意见。”

下午三点,苏昡接了许爰爸,来到了许爰家。

许爰一瘸一拐地迎出门口,对他爸打招呼。

苏昡下了车后本来要帮许爰爸拿东西,见到许爰这个样子,顿时急步走到了她面前,紧张地问,“腿怎么了?”

许爰拢了一下头发,笑着说,“没事儿,摔了一跤。”

苏昡立即问,“什么时候摔的?可去医院看过了?有没有伤到骨头?”

许爰见他紧张,笑着说,“奶奶就是大夫,哪里还用得着去医院?早上摔的,没伤到骨头,若是伤到骨头,我如今肯定床上躺着动弹不了了。”

苏昡听说她早上摔的,想到了云泽,不过聪明地没追问,拦腰抱起她,向屋里走去。

许爰被他抱起,低呼一声,伸手捶他,“我好不容易走出来的,你干嘛啊?”

苏昡低头瞅着她说,“伯父又不是外人,我抱你回屋说话,怕你这样一瘸一拐地走路再摔倒。”

许爰爸笑眯眯地从车上拿了东西,对他们摆手,“小昡说的对,进屋再说,你这孩子走路向来莽莽撞撞,这么大的人了,还摔跤。”

许爰没了话。

回到客厅,许爰奶奶见苏昡将许爰抱进屋,笑开了花地对苏昡说,“爰爰这孩子从小走路就脚跟不稳,三天两头挨摔,越摔越皮实,没事儿,皮外伤,不用太紧张,几天就好了。”

许爰想说她是三天两头挨揍吧?

许爰妈妈接过许爰爸爸手里的东西,笑着说,“可不是吗?以前你奶奶的医药包每隔几天就给她用一次。”

苏昡将许爰放到沙发上,挨着她坐下,轻笑地揉揉许爰的头,“看来以后我还要陪着你多练习走路才是。”

许爰不满地嘟囔,“我好几年没挨摔了,今天是意外,你们一个个的取笑我。”

几人说了一会儿话,许爰爸爸累了,回房去休息了,许爰妈妈对苏昡问,“小昡,你今天晚上带爰爰回家吗?”

苏昡笑着说,“她摔了腿,先养着吧,今天就不回去了。”

许爰妈妈说,“你们领了结婚证,还一直没回去,腿是外伤,不太要紧。”

苏昡笑着说,“都已经是一家人了,一会儿我给奶奶打个电话,奶奶若是知道她腿摔伤了,定然也让她先养着,不碍事儿的。过两天再回去。”

许爰妈妈见他这样说,点头,“也行。”

许爰奶奶在一旁说,“小昡上午开会,下午又去了机场,也累了,身子又不是铁打的,还折腾什么,快去歇着吧。”

苏昡笑着说,“不觉得累。”

许爰奶奶刚要再说什么,忽然看到垃圾桶里扔的光盘,她纳闷说,“爰爰,好好的光盘,怎么扔到垃圾桶里了?是你扔的吗?不要了吗?”

许爰靠着沙发,瞥了一眼说,“是我扔的,没用的光盘,不要了。”

许爰奶奶点点头。

苏昡也瞅了一眼那盘光盘,看到了上面用指甲划出的印痕,他微微沉思了一下,露出了然之色,收回视线,偏头凑近许爰的耳边,低低笑着说,“谢谢苏太太相信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