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就不会呢,这个人,总是这样自说自话。

曲艳城也拿他没办法。相处那么久了,却也习惯了。这个年轻人有一种莫名的自信,甚至可以轻而易举感染其他人。

好像太阳一样。

“如果你有一天受不了了,那还有我啊。”他替曲艳城重新买了一杯咖啡,推到对方面前,“我可以开导开导你,你不是说我脑子很干净吗,就当是喝白开水漱口了。”

这比喻得乱七八糟的,谁会把自己比作漱口水啊?曲艳城笑了,但又觉得他说的没错。和车慎微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思维是那么干净,清爽,如同清澈的歌声,有着很强的穿透力。

“像刚才那样,不是很好嘛,有这样的能力可以帮到其他人,也能帮到自己啊。”

“登机了。”

“别急啊,都在排队呢。”登记处前面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在商店前打了个弯;曲艳城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票,他买的其实是能够提前登记的贵宾舱。

不过他还是跟着车慎微排到了队伍里。四面八方涌来的思绪里,他能够追逐到车慎微清晰的思绪,像是沉静在一条清澈的河流里,远离外界的一切灼热或者坎坷。

昆麒麟醒了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灰白相间的圆拱形狭小空间,昏暗的黄色灯光,摇曳的环境。他有点想吐,刚想起身,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床上。

也不算绑住手脚,就是胸口和大腿上多了两条带子,把他固定住了。

啥情况?

他有点不安,扭头看见自己手背上还打着点滴,沿着管子望上去,药袋在上面,不过全是英文,压根看不出是什么药。

他正努力解开带子,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打头的那个人穿着蓝色的短袖服,带着医院里那种帽子口罩;至于后面的那个人是丘荻。

看到他醒了,两个人都怔了怔。

“丘荻,怎么回事这是?”他扯扯带子,这玩意的扣子太洋气了,扯了半天都扯不开。那个蓝衣服的工作人员连忙果然,开口就是英文——这人的眼睛也是蓝色的。

“我们在飞机上啊。”丘荻看他醒了,就调了调输液滴速,让那个工作人员替他解开了带子。

“为什么在飞机上?!”

“去美国替你申请了一个疗养啊。”丘荻用一种理所当然的眼神看着他,“总不可能从虹桥机场打飞的飞到浦东机场吧。”

他呆在那里,没想到怎么一觉醒来事情就变成了这样。自己最后是怎么了?就记得那场大雨,然后麒麟火从体内燃起……

自己现在是死了吗?

他坐在那,突然跳了起来,用力拧了一把丘荻的脸。那人往后躲了几步,说你疯了?!给我躺好!

那个外国人嘴里说着什么,到门外叫人了。过了一会,又冲进来两个蓝衣服的,把他摁了下去。

“干什么的?你们都干什么呢?”

“行了,飞机快落地了。”丘荻过来让他冷静点,让其他人都出去,“这都是护工,对口的疗养院的。”

“什么疗养院?”

人都出去了,这里就剩下他们俩。飞机广播响起了落地信息,丘荻也坐在了床旁的椅子上,扣上了安全带。

“哦……你不记得了。”他揉揉耳朵边,估计因为落地的时候有压力差,耳朵在痛,“那个时候,谢帝桐大概已经侵袭了大半的祖麒麟,然后因为生死束缚死了,同时带走了大半的祖麒麟之力。”

他死了啊……昆麒麟躺在那听着,稍稍松了口气。丘荻说,你现在很虚弱,毕竟等于说,有一半的力量被带走了。

丘荻的意思他明白。谢帝桐是带着将近一半的祖麒麟之力死的,这也令一切峰回路转。就好像一个已经溢出的水杯骤然少了一半的水,原本躁动不安的神志骤然平静了下来。

可是,力量是会缓慢恢复的。

昆麒麟仍然没有完全扔开忧虑,当力量重新恢复到那个临界点时,自己的噩梦又会重新开始。

那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丘荻在那里坐了一会,看着窗外的云海。他们将会在半个小时后降落在华盛顿,开始大概两个月的旅游。不管接下去会怎么样,不管能这样平静多久。

“力量完全恢复……大概需要多久?”

丘荻缓缓地问。

昆麒麟想了一会,说,大约三百年吧。

————

陆离今天早晨收到了一个电话。是海外电话,在大早上打过来的。

“喂?”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句有点生硬的中文。“请问是陆离女士吗?这里是美国华盛顿的莱斯特律师事务所进行的司法调……”

她打了个哈欠,把电话挂了。

楼下,孟小蕴正帮着她妈妈做早饭。陆离妈妈不断说,唉你说我家小离会做什么呀?每天睡到下午,还不如你呢。

看到陆离下来了,两个人有点惊异。孟小蕴说,“呦,今天起得很早嘛。”

“被一个诈骗电话吵醒了。”

“啊?现在诈骗电话那么拼啊,现在才早上八点。你帮忙煎个蛋?”

“不会啦!”

“哎呦,又是诈骗电话,上次说你爸洗钱……”

“嗯,这次说什么美国律师的。”

“傻啊,美国律师还和你说中文?”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门打开了,丘荻和昆麒麟都抬起了头。

“不好意思啊,我给你们所有的国内联系人打了电话……”

“我叔叔会汇钱的。”丘荻说。

律师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说,“他把电话挂了。”

“……什么?”

“还有陆离女士,她也挂了电话。”律师把两份文件给了他们,劝他们签字,“我说,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啊?”两个人对视一眼,被这个问题弄得有点不舒服,“怎么了?”

“我是说……这个,你们干嘛在飞机上打架?”律师把本子翻开,看了看情况描述,“在落地的时候,空姐说……”

“大哥,你看这像是打架吗?这是殴打,单方面殴打!”昆麒麟忍不住站起来,指指自己乌青的眼圈,“我容易吗我……我……操,痛……”

“那他身上的伤呢?”律师指指丘荻脑袋上的淤青。丘荻低着头,说,太激动了,出去的时候撞到了飞机门……

过了一会,律师出去办手续。他们俩对坐在里面,昆麒麟突然笑了出来,捂着眼眶。

“你打得爽吗?”

“……爽。”

丘荻抬脚踹了他一下。旁边一个丨警丨察拿着警棍过来,重重敲了铁门。

最后,因为国内的联系人全部把电话当成了诈骗电话,他们不得不在铁门后面待了一整天。最后,总算有人付了他们的保释金。

律师和丨警丨察过来,替他们打开了牢门,“……总之,最大的幸运是你们不必被遣送回去,因为一个报了医疗出国,还有一个是留学签证。毕竟打架理由比较特殊……”

“谢谢,最后是用了什么理由?”

“我说服了他们这是一起情侣吵架,付保释金的人是白霞先生……”

“什么?!”

两个人全都冲了出去,把律师撞在了门上。几个丨警丨察又走了过来,丘荻只能立刻把人扶起来,带着昆麒麟逃了出去。

“接下来怎么办啊!”

“租个车去度假村啊!还有,我要打钱给白霞……”

丘荻照着手机地图走向了租车公司,昆麒麟跟在他后面,抬头着这个陌生的国度。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有一种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感觉。

那之后呢?

之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

关于祖麒麟现世的事件,新闻解释为集体应急幻觉。房屋因为天然气爆炸导致倒塌,人们对于突发的事件,可能会为了自卫而出现一种幻觉。

没有任何摄像设备拍到祖麒麟的出现。

另一边,乐阳也彻底失踪了。

金召没有再找到他。这个人或许走了,或许继续蛰伏在某个地方,当再一次天下大乱的时候,他才会继续出现。

车慎微和曲艳城回到了广州。成为仲裁人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封隆和苏子无法再回到杭州,而是应王兆的要求,搬到了北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都继续走了下去。

而关于他们的故事,也许不会就这样结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