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整个饭局主题大多聚焦在日常家庭琐事或开心事,很少谈及公事。饭后,浅田爸爸把我叫道别墅的一个阳台上去,阳台上栽种着两盆大绿叶植物,阳台的檐边还有不少盆景,尽管已经入秋,倒也绿意盎然。

“跟真子和好了么?”浅田爸爸背着手着后花园的景色,我顺着他的目光去,简单的草坪,零星的一两颗树,够不上审美。

“嗯,和好了。”

“好好对她,”浅田爸爸侧脸转向我,盯着我说道,“不要告诉真子这是我的意思。”

“不会。”我很想说我打心底是喜欢真子的,但是没有,我只觉得如果我说这种话兴许会让浅田爸爸高兴,但也有可能让他觉得厌恶,因为这种话本身就让我作呕。我讨厌这种感觉,尽管我已经过来叛逆的年纪了,但并不表示我乐于顺从别人的意见,而且这意见并不见得是个好建议,我本是喜欢浅田真子,可是当浅田爸爸给我一个条件时,原本的爱情变为利益互换,味道没有原来甘醇,这是一种莫名嚼到苍蝇的感觉。

“有什么事情但说妨,如果觉得见外,可以知会纪香爸爸,或者是安藤会长,他们两人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这点你不用担心。你也不用对我感激,坦白说,我对你并不喜欢,不要认为我不知道你的过往和所作所为,连你几天前留一个俱乐部女侍住在青山路那个屋子我都清楚,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出现。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真子。”浅田爸爸沉静的眼神盯着我,五官似粗糙的大理石雕塑一般毫感情。

我深呼吸口气,尽量平息下自己,“好的,如果没有事情我先告辞了。”

“嗯,多陪陪真子。”浅田爸爸背着手转脸望向阳台外的后花园,也没有我一眼。

“好…”我欠身后便往里屋走去,三叔刚好和我擦身而过,只是不经意般瞥了我一眼。

客厅里纪香和浅田还有彼此妈妈们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安藤会长和浅田爷爷吃晚饭后没多久便离开谈事情去了。浅田坐在沙发上抱着个粉色卡通抱枕,往我这边了一眼,点头笑了笑,我本想往浅田身边坐下,后想想便作罢,径直往纪香身侧坐下,后依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坐下没多久便跟她们打招呼说晚上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

“我送下牧舟君吧。”浅田站起来说道。

“路上小心。”三婶和浅田妈妈笑着说道。

走出别墅,因为没开车,浅田把自己的车子开出来,我们沿着几条陌生的路行驶一会,把车停下,步行到人烟稀少的街头,期间去便利店买了几瓶易拉罐啤酒。我“啪”的起开一罐,浅田抱着剩下的三罐走在身后。把起开的一罐递到浅田身前,浅田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喝酒,你知道的。”

“坐下吧。”我找了个街头的座椅,坐下说道。

“哈伊。”浅田抱着三罐啤酒坐下去,把三罐啤酒平摆放在自己的白色百褶裙上。

“可以放地上。”

“我拿着就好,不然一会牧舟君喝起来不方便,嘿嘿。”浅田笑说道。

“我来日本几年了?”我问。

“高三年级来的,现在已经是大学四年,快五年了。”浅田说,“很快对不对?我都在美国呆了那么长时间。”

“五年啊…”我咽了一口啤酒。

“牧舟君在日本这五年倒是挺逍遥的,”浅田玩笑似的朝我做出委屈有搞笑的表情,“谈了那么多女朋友。”

“你很介意么?”

“不,真子现在觉得很满足了……”浅田拨弄这腿上的易拉罐,“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告诉下牧舟君比较好,关于真子现在的状况。。”

“你想说什么?”我问。

“其实真子生病了,”浅田低头继续摆弄着易拉罐说,“很久了,一直没有告诉牧舟君,怕牧舟君担心,所以不想告诉牧舟君。现在病越来越厉害了,真子不想到最后还一直瞒着牧舟君,所以要告诉你。”

“什么病?”

“不要问好么?我讨厌那病,名字都不想说。。”

“好。”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自私,当初其实真子也知道,为什么家人会让我离开你,其实我都知道,现在牧舟君能在我身边也是我家人的缘故,真子也没有办法,他们安慰不了我,从牧舟君那里可以得到一点温暖,所以,真子是自私的,惠美小姐那么喜欢你,我依然自私的接受了你。我理解牧舟君,我愿意接受牧舟君,那样牧舟君以后的事业会好一点。我希望自己可以活的越久一点,家里人就会对牧舟君越好一点,牧舟君以后的地位就会越高一点。”浅田把腿上的一瓶易拉罐费力的起开,递到我面前,长舒口气,“可是,真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好难过。”

“难过什么?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么?”我把喝空的那罐易拉罐往不远处的垃圾箱扔去,向来百发百。

真子听到后,没有说话,把余下的两罐摆在一旁,双手夹在裙间,着街头的sony广告牌。我对真子没来由的不理睬感到纳闷。

“说说。”我再次问道。

“牧舟君的心不在真子身上了,让人感到难过;惠美小姐的离去,是因为真子,让人难过;真子自私的把牧舟君留在身边,让人难过;真子现在的身体越来越糟糕了,让人难过,总之很多事情都让人难过,对我的父母,很多事情。”浅田说。

我对着浅田伸出手,浅田到后,默默的把手放在我手心里,我攥着浅田的手,说道,“不要难过了,没什么好难过,我真的希望陪在你身边,但是我的脾气很怪,你也知道,所以,以后很多事情不要放在心上,惠美那里,希望你也放开心结,她会明白我的,她很明事理,也很坚强。”

“这种糟糕的感觉就像坐在一直不停的旋转木马上,从开始的好奇喜悦到最后停不下来的恐慌,没头没尾的一直旋转,不能停下,不能休息,被逼迫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糟透了,真子讨厌那种感觉,却没有停下来的办法,或许直到真子死了才真的是个结束。”

“别随便说死那个字眼好么?”

“那有什么,牧舟君上次去美国陪我的时候,说的还很轻松不是么?比起你说的那些朝来西去的小生物,真子现在已经活了相当长的时间了。”

“浅田,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养病就好,我会陪着你的,那些让人难过的事,就不要去想了。”我对于浅田的话实在是言以对。

“嗯。”

“时间不早了,天这么冷,我们回去吧。”我说。

站起身来,把自己外套给真子穿上,自己感到秋风乍冷,真是欲语还休,欲语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一个月后

川田有太来找我,地点约在一家咖啡厅,川田有太跟我一直保持着联系,见到我后,招手开朗的笑,“大哥,好久不见。”

“坐吧。”我伸手示意他坐到对面去,接着道,“怎么打电话找我什么事情。”

“哦,这样的,那个…”川田有太略带腼腆的说道,“大哥不是一直想让我去政府部门么?我也考取了司法考试,预计好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嗯,挺好的,你在那里好好发展,不要告诉我你来那个司法考试都过不了,那样我会很失望的。”我架起腿,后仰着沙发着有太说道。

川田有太用手撑着桌子,拿起咖啡盘上的小勺搅动着咖啡,“应该没有问题,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以后的路能不能顺畅一点。”

“说了叫你不用担心,你到时候进去后告诉我你的部门上司,我再找人摸摸。不行也可以调换部门嘛。”

“好的,到时候有劳大哥了,成绩下来还早的很,不用急。去工作也是要毕业以后。”川田有太说。

“你家人呢?愿意你去政府部门么?”我问。

“还好,他们认为比较稳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就好。”

同有太聊完后,我拿起手机,跟马志晨通了一同电话,顺便约了秀吉和李浩他们,晚上一起吃个饭。

地点安排在马志晨的赤西酒吧联络点,就是凌云会的几个重要人物,晚上七点。我独自提前来,没有进暗处的包厢,而是坐在门口附近的落地位置着外面。

马志晨和高铭尉先到的,驾驶着自己的凌志轿车。高铭尉开着跑车,后面跟着两个自己帮会的成员保护。

“怎么了牧舟?叫我们来有什么事情么?”马志晨进来就到我,笑着首先发话问道。

“哦,没什么事,就是觉得有段时间没有聚聚了。”我转身对着他们坐好,架起腿笑说道。

“瞧你说的,好像我们把你孤立了似的,知道你当会长司机,很忙也没敢太过打扰你,能解决的事情我们也不会麻烦你。”马志晨习惯性的脱掉上衣叠放在沙发沿上。高铭尉只是简单的招呼了一下便坐在马志晨旁边。

柴田秀吉和冈本吉他们开着一辆很普通的本田轿车来的,进门后,冈本吉猥琐不减当年的朝我夸张道,“大哥,大哥,我来了!”

“大哥。”柴田很沉稳的叫道,福山润跟在后面,不停的对在座各位问好。

“都坐。”我说。

接着李浩骑着机车后面跟着三个黑棍。

“牧舟。”李浩进来笑着伸手招呼,到已经来了不少人,“不好意思,来的有点晚。你们三个去那边自己玩去吧。”李浩支开身后的三个黑棍,坐到我身旁用胳膊捣了我一下,“怎么突然叫这么多人过来。”

“一会说嘛,着什么急,你们想想去那里吃饭好?”我抬头环顾着问道。

“不用,我让菜馆里的人送桌子菜来,酒这里有现成的,咱们直接在后面包厢吃吧,空间也大,我装修的也不错,有专门的餐桌。”马志晨说道。

“也好。你们呢?”

“都好,随便,没问题。”众人应声道。

“就蒋成林那家伙没来了。”李浩叫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