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大酒店回来已经是下午下班时间了,陶如轩跟刘峰在洪福楼随便吃了点饭,刘峰就一直神神叨叨的。陶如轩问他怎么了。刘峰才附在陶如轩的耳旁道:“陶书记,我怎么感觉总有一双眼睛在看我们。”

因为姚思廉的事情,陶如轩也不得不提防着点,便左右看了一圈,可周围都是老百姓,哪儿有人看自己,就在刘峰的肩膀上拍拍道:“我看你是有点惊弓之鸟的意思了。哪儿有人看我们。”

刘峰却依然是一副心思重重的样子,道:“陶书记,我在部队上当过侦查斌,这你是知道的,一般感觉不会错。我感觉还不是一两个。”

陶如轩也不理他,下楼后直接上车。行了一程,刘峰也不说话了,却一直往后视镜里看。

到了门口,陶如轩正要下车,刘峰却不开车门。

“刘峰,你今天是这是怎么了,赶紧把开车开开。”陶如轩命令道。

刘峰却执意不开,眼睛一直往后视镜里看。

一辆黑色的本田雅阁进了胡同,很快从车上下来四个男人,看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陶如轩这才意识到刘峰刚才所言不虚,精神马上紧张了起来。

“刘峰,调转车头,冲过去!”

二比四,在陶如轩看来是绝没有赢的机会的,因为陶如轩非常清楚,自己这身板恐怕连一个都应付不了,刘峰虽然当过几年兵,但也是瘦瘦弱弱的,怎么可能打得过。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刘峰却咧嘴笑了一下道:“陶书记,你就瞧好吧。今天正好有机会给你展示一下。你就别下去了,免得一会我还要护着你,施展不开。”说着只开了前面的车门下去,又回身将陶如轩锁在了车里面。

四个男人很快被刘峰堵在路上。其中一个黑脸膛双臂插在胸前哼笑一声问道:“你就是陶如轩的司机刘峰吧。这里没你什么事,识相的话赶紧滚蛋。”

刘峰哪儿会听,非但不退,反而往前迈了两步冷笑道:“孙子,这话恐怕应该是我给你说吧。”

这一句孙子马上激怒了黑脸膛的男人。那黑脸膛也是压根没把看上没有几两肉的刘峰放在眼里,伸手一个巴掌就朝刘峰呼了过来,边打边骂道:“你个兔崽子,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不过黑脸膛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的巴掌呼过去的那一刻,刘峰根本不去招架,一拳便向他的心口打了过去。黑脸膛马上感觉心脏一阵钻心的疼痛呢,打出去的手那里还有半点力气,急忙收回来捂再肚子上,啊啊呀呀地叫喊了起来,同时一挥手,命令另外三个人道:“***,给我一起上!”

刘峰不愧是侦察兵出身,身手矫健程度跟本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那三个人刚要一拥而上,刘峰早已看准右侧一个,顺势一个侧踹,那人不及防备,一下子被提出三四米远,吧唧一声摔在墙上,哪儿还能起来。

与此同时,刘峰早已身体侧移,面对剩下的两个家伙。

“来啊!跟老子斗,你们***还嫩了点。”刘峰握紧拳头,护在前面,一边用大声呼喊吓唬他们,一边寻找他们身上的破绽。

只一瞬间,刘峰便放倒了两个,剩下的两个家伙就谨慎了许多,悄然在衣服里掏出两把明晃晃的匕首。

那匕首大概一尺长,刀腹上一道深深的血沟,很显然就是扎在姚思廉胸口的那种。

空手夺白刃,刘峰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也不害怕,往后退了两步,以便留下更大的躲避空间。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家伙,大概觉得刘峰害怕了,呼地一下就扑了过来,手中的匕首直接朝刘峰的胸前扎了过来,所扎的位置和手法几乎跟那天杀死姚思廉时一模一样。

刘峰急忙身体后移,躲开了,趁那人身体前倾之际,手如铁钳一般,抓了那人的手腕,顺势飞起一脚,正中那家伙命根子。

只听妈呀一声,那人便捂着老二趴在了刘峰的面前。

剩下一个家伙,想也没想,掉头撒腿就跑。那黑脸膛也想趁机溜走,早被刘峰过去在脊背上补了一脚,又趴在了地上。刘峰这才用遥控器钥匙开了车门。

“陶书记,你看现在怎么办?”

一下子放倒三个,刘峰多少有些自鸣得意的意思,不过他这一场表演也的确非常精彩。陶如轩原还以为他是在吹嘘,想不到真有两下子,点头对他表示肯定的同时,拿出手机给崔自信拨了过去。

大概十分钟的样子,崔自信就带着人赶了过来,问明缘由,崔自信总觉得是自己工作失职,让一个政法委书记遭人围攻,不免有些惭愧。不过,在这种让人非常时期,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属正常。

三天后,陶如轩从省城回到汾城,与此同时,一支由省纪委、省公丨安丨厅联合组成的专案组,在没有跟丰源市委打招呼的情况下,悄然进入了汾城。省公丨安丨厅在汾城公丨安丨局的配合下,迅速掌握了乌俊奇犯罪团伙的犯罪事实,并在数日之内便将乌俊奇、老鼠、豺狼等一批犯罪分子抓捕归案。汾城公丨安丨局原副局长、刑警队队长雷云重新归队,积极参与了此次行动。

在审讯过程中,面对铁证如山的实事,为祸汾城长达十数年之久的乌俊奇犯罪团伙终于低下了罪恶的头颅。在省公丨安丨厅和县公丨安丨局的严厉追击下,共查获收缴成品病毒十余公斤,查封了以药厂身份为掩盖的麻黄素生产窝点一点,抓获小姐一百多名,大多数通过疏导教育后,遣返原籍。

而省纪委也开始对刘腾和方华民等人的犯罪事实进行审讯,很快移交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在法院对刘腾、冯华民和乌俊奇等人进行宣判的当天,汾城法院门外被围的水泄不通,大家都想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三个狼狈为奸、黑白颠倒的恶棍将会落下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现在我代表法庭宣判,全体起立:原汾城县县委书记刘腾,因犯贪污罪判处有期提醒十五年,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因犯渎职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因犯谋杀罪判处死刑,数罪并罚,决定判处死刑。原汾城县县长方华民,因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因犯渎职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因涉嫌丨毒丨品生产、加工和交易,且数量较大,判处死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犯罪嫌疑日乌俊奇,因涉嫌丨毒丨品生产、加工和交易,判处死刑,因涉嫌指使他人谋杀他人罪,判处死刑,因涉嫌容留、胁迫妇女maiyn,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

宣判结果出来后,汾城时代广场一片欢舞。大家都在欢庆,这颗让汾城人民痛心疾首的毒瘤终于被拔掉了。

将近一年的殊死较量,今天终于有了结果,从县委大楼出来的时候,陶如轩忍不住抬头仰望,忽然感觉汾城的天一下子蓝了许多,同时,眼眶也渐渐湿润了起来。

就在这时,刘峰从往县委门口指了一下,道:“陶书记,你看谁来了?”

县委门口站着两个人,是闫曌带着芊芊从丰源回来了,在她们温情的笑容中,陶如轩再一次感受到人生的美好和幸福……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