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过刚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夏柒柒打了好几个喷嚏,默默将行李箱里的羊绒大衣套在身上。

当然,作为弈鸣辰的贴身助理,她也没忘记照顾好老板,大衣,帽子,皮手套,三下五除二,将弈鸣辰裹得严严实实,就差没用围巾将他裹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安子皓还为腿伤的事情和弈鸣辰置气呢,一路上绷着一张脸,一句话没说,一下车,看到弈鸣辰这雷人的造型,顿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夏柒柒忙着给弈鸣辰做最后的ending造型,一边大言不惭地说道,“别笑,咱们不要风度,只要温度!”

他们住在度假村的最高处,一边是雪山,四季如冬,一边竟是树林草地,冬如四季。

当真是奇景!

回到房子里,手还没焐热,弈鸣辰便兴致极高地要带她出去转转。

“可是你的腿……”夏柒柒下意识瞄了一眼安子皓住的隔壁屋,安子皓说了,他的腿不能受寒,不能受伤。

弈鸣辰却朝她勾勾手指,一脸神秘道,“保证很快就回来,绝不超过医生规定的时间!”

弈鸣辰眼中闪动着期待的光芒,那神色就像天天迫不及待向她分享好东西时候一样,夏柒柒实在拒绝不了。

不过在夏柒柒的坚持下,两人裹成了一对粽子方才出门。

满天雪花,一点点飘落在两人的肩头,倒有一丝静谧的浪漫。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有一次在大雪里迷路了,我记得那天雪下得好大啊,和这里的雪差不多……”

夏柒柒像是突然回忆起了什么,一下子欢快了不少。

弈鸣辰看到她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淡淡道,“那后来呢?”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小哥哥,他……”

夏柒柒下意识想要脱口而出,他长得特别好看,但目光落在弈鸣辰这张好看得没天理的脸上,立马改口道,“他受伤了,不能行动,幸运的是,他记得回去的路,而我有力气,后来,我拉着他做好的木头车,按照他做的标记,一起走出了这场风雪,成功得救了……”

说着,一颗巨大的松树突然出现在眼前,夏柒柒不由快步跑了过去。

她抱着树干,细细查看,突然面露惊喜道,“真的是这里呢!”

顺着她手指过的方向看过去,那松树树干上面竟刻着一个浅浅的Y印记。

“这个印记是小哥哥留下的,当年我们就是靠这个印记一路找回去的……”

“再后来呢?”弈鸣辰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似期待她说出点什么浪漫爱情故事来。

夏柒柒却摆摆手,一脸惋惜道,“可惜,我们再也没见过了……”

夏柒柒偷偷看弈鸣辰脸色,确定他没有生气,方才放下心,默默暗叹道,小哥哥长大了,肯定比你还好看!

她的眼前忍不出浮现出雪地里,那个眉眼如画的少年,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落在弈鸣辰眼中,却是她又走神了,不由伸手拉了她一把,调侃道,“你这走神的毛病,改了吧,不然别人会以为我娶了个傻子……”

夏柒柒的笑容瞬间垮了下来,“得,我不笑还不行吗?”

说笑间,两人穿过雪地,远远只见一片火红火红映入眼帘。

刚才被房屋和山脉挡住,看不清,待走近了,夏柒柒才发现,这片火红,竟是一片枫叶林!

举目望去,视线所及之处,层林尽染,漫山红透,大片大片的火红,宛若无数火焰在燃烧,风一吹,火焰翩翩起舞,宛若误入凡间的精灵,美得让人不敢呼吸。

行走在漫山遍野的枫叶之中,夏柒柒竟有一丝似曾相识的错觉,仿佛这场景她在梦中见过无数次。

“喜欢吗?”

弈鸣辰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将她的思绪瞬间拉回现实。

他浑身的寒意,像是被这漫天火红的枫叶给驱散,眼中竟涌动着足以融化冰雪的温暖,夏柒柒不由看痴了,下意识想要点头称是。

“这是我特意为你种的……百里火枫,漫天飞雪……”

夏柒柒本沉浸在美景中,一听这话,顿时如同一记雪球,狠狠砸中脑门,一颗心瞬间凉了半截。

什么为她种的?他所做的这一切,分明是为樱樱做的!

要是她没有提前知道,是不是像个傻子一样被他蒙在鼓里,还以为他真的对她有那么万分之一点可能的喜欢呢!

“我才不喜欢枫叶!我喜欢樱花,喜欢梨树,就是不喜欢这火一样灼人眼的枫叶!”

瞧她矢口否认,弈鸣辰眼中也瞬间怒气横生,“你明明喜欢的!你为什么要撒谎?”

她明明喜欢他的,为什么不敢承认?

“小羽的死,我是有错,可是你明知道,我罪不至死,我们在一起才是对小羽最大的安慰。是你不敢,你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你以为一辈子活在阴暗痛苦里折磨自己,活生生地腐朽下去,才对得起小羽,你错了,大错特错!”

“住口,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这个骗子!”

百里火枫,漫天飞雪,这倾尽一切的柔情,铺天盖地的浪漫,她是喜欢!但这一切都是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做的,和她没半毛钱关系,她就痛苦比喜欢多千百倍!

他却还要逼着她上演一出,“她好喜欢,好陶醉”的戏码,他把她当什么了?演员吗?

夏柒柒又气又委屈,忍不住朝他怒吼道,“你不一样也在撒谎,你明明把我当替身,还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为了我,你不觉得很过分吗?弈鸣辰!你明明说过,不会再让我说谎,现在却让我配合你的演出!我太累了,我不想再演了!”

原来,她心里除了愧疚,更多的是在害怕失去。

就像小羽一样,老天爷将他送回她身边,她还不来及喜悦,却又被一场大火再次夺走。

这种拥有后再失去的痛苦,简直比千刀万剐还要可怕千百倍。

她不想在弈鸣辰这里重复上演。

她还不如彻底掐断这种可能。

“我受够了!”

眼泪如决堤般流下,夏柒柒捂着脸,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

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像后妈的手,狠狠甩在脸上,钻心地痛。

夏柒柒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只觉天色渐渐暗下来,茫茫白雪映照出微弱的光,像极了她此刻一片灰暗的心情。

她捂着胸口,那里空荡荡的,像破了个大洞,风一吹进来,火辣辣地疼。

家没了,家人也没了,如今,她连最后的心,也弄没了。

活着?还有意义吗?

眼泪大颗大颗砸在雪地里,转瞬消失不见,就像此刻的她一样,渺小如雪花,落在哪里,融化或成堆,又有谁会关心!

她跌靠在松树前,引得树上的雪花簌簌落了一地,却露出一个“Y”形的印记。

看着那个印记,她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那场风雪之中,幼时的她迎着风雪,四处乱撞,周遭却总是白茫茫一片,不知哪里才是出口。

可那时,她很幸运,遇到了天使一样的小哥哥,他用这刻下的印记为她指引出路,可此时,又有谁,能告诉她,她的出口在哪里?

日期:2020-07-26 18:15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