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张强豁然开朗,直接告诉林奇:“主谋就是沈研!马上带回来审,审出来才能救夏明!”

“沈研是主谋?”林奇完全不相信,“他又没你们中心账号,怎么知道监控盲区?”

“应该是通过大康公司三代系统查的,夏明有账号,而他是夏明的姐夫,有很多机会知道账号。”张强跟他大致解释了一下三代系统拉了条中心线路做测试的事,林奇当然听不懂,反正只知道沈研是有这个可能的。

大江东新区大半还是空城,夏明他们所在的这部分区域更是人迹罕至,要不然也不至于这里房子多年都空置着。

周兵很有耐心地趴在一栋空置住宅楼的顶部,静静地观察着对面仓库。足足三个小时过去了,再过些时间就天亮了,整晚只看到十个手指数得出来的汽车经过,行人更无一个,他心想警方没有介入,这笔买卖想必能成,不过他丝毫不敢懈怠,在最终拿到黄金安然离开前,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危险的。

别墅中,刘齐留在了一楼,一楼可以听清外面的动静,同时电脑上也能看到地下室中五个人的一举一动。他把手枪放在桌子边,如果五人敢轻举妄动,他不介意给某人来上一枪。

地下室中,任远也被关了进来,他躺在床上轻声呻吟着,夏明检查过他的伤口,由于当时身上贴了硅胶,子丨弹丨射得没那么深,否则怕是整个屁股都崩烂了,但子丨弹丨陷在肌肉中,随着每一次呼吸的颤动,都刺激着他的神经,他一直在咬牙坚持。

夏正看看儿子,看看这个原来的绑匪,愤懑地深叹一口气:“都是你惹出来的好事!”

夏明皱皱眉,一言不发,侧身向床边挪了挪,偷偷把手伸进床底,从中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塑料盒,放到身后。身边几人都看到了他这个小动作,疑惑地望着他。

他双手伸到背后,在小盒子上按了一番,才开口说:“好了,现在可以放心讲话了,只要声音小点儿,绑匪听不见。”

夏正不解地问:“你把什么东西拿出来了?”

“本来我在床底装了个窃听器,这里说的每句话楼上都能听见。”

“你装窃听器干什么?”

夏明翻了下白眼:“怕我还没来时,你们跟江文灵吵架,我让任远随时盯着。”

“你——”大家差点儿被他气死。

“好了好了,这事是我不对,我对不起你们二老,对不起江文灵,也对不起任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能活着离开你们杀了我都行!”

夏正也不是冲动的人,此刻也只能冷静下来,问:“你刚才说沈研有四十千克黄金,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他本来是有的,还不止四十千克呢,后来变卖了才开的公司。我几年前就好奇,他哪来这么多钱开安防公司,今天算是明白了。”

“什么明白了?”

夏明冷哼一声:“你以为这两人的老板是谁啊,就是你们的好女婿!”

夏正夫妇都目瞪口呆,他们看儿子的模样,知道他没开玩笑。

“具体的经过说了你们也不懂,总之,我很清楚是他干的,目的嘛,还不是为了他那破全景监控,一家小公司的新产品,要进招标目录,只能用行动来证明它比大厂的监控更能破案。真是处心积虑的王八蛋,如今还想杀我们五个人,我看他完全是疯了!”夏明低声咒骂着。

舒珮珺还抱着一丝希望:“他和梦飞感情这么好,如果可以劝劝他,让他别这么干,让他自首去,他……他应该会听吧。我们平时对他挺好的啊,真的挺好的啊……”她环顾四周,看着每个人,想让每个人都相信他们家平时对沈研很好,连江文灵和任远这两个外人,她也乞求地看过去,仿佛大家相信了她的话,沈研就不会杀人了。

夏明叹口气:“没用的,他既然派了这两人来这里,自然知道我会猜出是他干的,他不会回头的。”

舒珮珺急得哭了起来:“那……那怎么办?”

夏明安慰他们:“没事,我刚刚跟那个人出去打电话,已经留给警方两个暗示了,丨警丨察肯定能明白我的用意。两个暗示只要突破任意一个,我们都能安全出去。”他抬头望着楼梯口,心中暗暗祈祷,林奇这白痴可千万不要派人去仓库啊!

刑侦支队的审讯室内,沈研面对气势汹汹的刑审队员,一直装无辜。跟周兵联络的那个查不出来源的手机,已经在离开房间前,被他扔到了马路对面,几个小时过去了,丨警丨察也没提起手机的事,可见他们根本不知道他和周兵之间的关系,只是在套他的话而已。

他很清楚,如果警方不能活捉周兵和刘齐,那他永远安全,他身上没有关于这些案子的任何一条证据。当然,如果活捉了周兵和刘齐,那他就扛不住了,周兵和刘齐虽没见过他的长相,但对他的身形和声音都一清二楚。若是警方再知道周兵他们四年前没拿到两袋黄金,当然会怀疑到他身上,查他四年前的银行流水,那是没法解释的铁证。人证物证都有,他也只能认罪服法。

可是现在,他必须赌一把,为了这些年的心血,为了现在心满意足的家庭生活,他必须赌周兵、刘齐不会被活捉!

林奇从审讯室出来,回到办公室,愁眉不展地坐下,看着张强和李振威,说:“会不会搞错了,沈研怎么看都不像主谋啊?他说他在银行没有私人保险柜,更没有四十千克金条,我找夏梦飞也确认过了。”

“他没有的话,为何夏明会在电话里说他有?为什么是四十千克,和四年前丢失的差不多?”

“这个嘛……”林奇想了想,也觉得夏明不会没来由编造这件事,可沈研一时半会儿显然突破不了,直接上刑讯逼供?现在沈研是嫌犯,完全是根据夏明的一句话猜的,半点儿证据都没有,要是错了,把受害人家属给刑讯逼供了,自己怎么交代?

片刻后,林奇说:“我想还是要派便衣去手机定位地点摸一下,总归能发现线索。”

“不行,不能去,我觉得这就是陷阱。”张强据理力争,“你别忘了,这两个歹徒是具备反电子侦查经验的,他们能不知道手机会定位?如果这么容易把人救出来,夏明还需要话里藏话吗?”

这时,一旁的李振威插了句嘴:“夏明会不会有其他暗示啊?”

林奇顿时一拍大腿,道:“你怎么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两人无奈地看着他,你早这么想了,怎么不说出来啊?

林奇不管他们,转身出了办公室,重新拿起耳机,将夏明的话听了一遍,回到办公室,说:“夏明一共提了两次任远,手机号也是这个任远的,这个人沈研夫妇也不知道,怎么会牵扯进来的,马上查一下任远!”

李振威转身出门,很快拉出了任远的资料清单,看到资料,林奇突然想起这人夏明此前跟他提过,被经侦队抓了。当时听夏明说,这个人还有个女朋友,跟江文灵是闺密,所以才帮忙的。

林奇看了下手表,已经三点了,很快就要天亮,必须抓紧时间,便下令让李振威带人赶紧去任远家,找他女朋友询问。

日期:2020-07-12 18:19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