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实则不怪我不想带这美女同行,只是就这么带上她回家,表姐不撕了我才怪,再也,她的沐浴更衣,我这辈子都不敢享受了。

已经接近三个月没回家了,我心里是即牵挂,又忐忑!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大姨和表姐坐在客厅里,就连很少这个时间在家的大姨夫也在。

我头皮一阵发麻,感觉那态势,是要集体审讯我的架势啊。

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顾盼西按摩的疤痕没法掩饰掉,这时再一紧张就别提多难看了。

大姨正对着门坐着,见我的惨样先是眼角一跳,脸上闪过心疼的神色,可随之又变成怒气冲冲的喊问。

“冯轩,可算回来了。你知道捅人那事闹了多大么?徐云现在还瘫痪状态。对了,你身上这伤势怎么弄的,又和人打架了?你要气死我啊?”

我哭着脸想,你妹这是秋后算账啊,不过大姨居然不知道顾盼西的按摩么?还是说,我靠,这妞儿私自给我动刑?

大姨想站起来揪我耳朵,我赶紧往大姨夫后边躲,表姐就抱住她妈,劝道:“哎呀我的亲妈啊,三个月没见了,你瞅瞅他都惨成那样了,你就别雪上加霜了。”

我以为表姐是在卖萌逗大姨息怒,可是慢慢的发现事情有点超出控制。

表姐玩了命的抱住大姨,脸上的紧张神色和心疼都表现的太过明显,语声都有点尖锐的失真了。

大姨立刻就察觉到了异样,悻悻然的坐下,说:“你自己交代,又跟谁打架了,别逼我打你!”

大姨夫劝道:“男孩子就这样,不淘不作以后在社会上也混不开,你别吓唬他了。”

表姐看大姨暂时不会对我动手,才冲到我跟前,一把扑进我的怀里,哭的就像是分别很多年的情侣。她伸手就摸我身上的青肿,心疼的眼泪噼里啪啦就掉下来了。

我被她弄的倒抽口凉气,顾盼西那娘皮可是专业技师,手法力度不小,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我的淤青起码一周不会消退。

“表弟,你可算回来了。知道表姐多想你吗?你看这些伤口疼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碰的,我去给你拿药。”

表姐小声问我,不待我回答就一溜烟的跑去房间拿药酒。

走到一又有折返过来,嘴里喊道:“哎呀不行,要先清理一下灰尘,我去投个湿毛巾去。”

卫生间里叮当一阵乱响,应该是手忙脚乱的表姐把盆啊筐啊的什么绊倒。

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对。

但是有限的情商让我预测不到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偷眼看了大姨一眼,发现她刚刚缓和下来的神情突然之间变得更加沉凝。

大姨夫和大姨互望一眼,然后默契的起身回了房间,两人关上门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穆婷婷拿了湿毛巾把我脸上的污秽都小心的擦去,一边轻柔的擦着一边问我:“徐云那边我妈她们请了市里领导出手,算是压住了。因为之前怕对你不利,一直不敢联系你。昨晚知道你要回家,想死我了你知道吗?我一晚上睡不着!”

我咧嘴一笑,这一下牵动了伤处,疼的一皱眉头。

表姐立刻又心疼了,眼圈开始泛红,我似乎突然明白了,刚刚的不安来至哪里。

表姐对我关心太超常了,她以前是那么讨厌我,现在对我关切程度却远远超过了表姐弟之间该有的分寸。即使我们几个月没见,也不该亲密到这一步啊?再说,我和表姐好上后这事大姨夫妇还真不知道。

眼下,纵横商场阅人无数的大姨两口子只消一眼就能看出异样来。

想通了这一节,我吓得浑身直冒虚汗,虽然我和表姐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一直以来大姨都把穆婷婷当成亲姑娘养的,这要是露馅了,被他们知道我把表姐给睡了破处,天哪,这个后果太销魂了。

我宁肯重新回到龙腾阁被顾盼西抓住微笑按摩,也不愿意面对大姨夫妻质问的眼神。

“你离我远点,你别碰我!”

心慌意乱的我一把推开了表姐,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

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这太明显了,咱俩的案子要露馅,赶紧闪一边去避避嫌。

可是表姐不明白啊,她一直都心疼的帮我擦伤擦药,一颗芳心,满腔柔情,都系在了我这个三月没见的表弟身上。

突然被我这么一推,表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像被惊呆了一样看着我。

又听到我说你离我远点,她才好像不认识我一样盯着我看。

我懵比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冯轩,你敢推我,不就几个月没去看你么,你发什么疯,我跟你拼了!”

表姐终于反应了过来,霍地发出一声怒吼,扬起手里的药酒瓶子就想砸我。

我吓的直接抱着头也忘了躲。

表姐想了想又把瓶子扔到沙发上,抓起个沙发垫子砸我的头。

边砸边哭着说:“你跟家里人耍横算什么本事,我帮你治伤你还打我,我打死你个不知好歹的。”

我欲哭无泪的抱着头,心里在大喊,你这个傻姑娘你看不到你爸妈的眼神啊,你咋这么二哩。

表姐没打两下,就被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的大姨给拉走。

大姨夫则是坐在一边,皱着眉头冷冷的盯着我。

大姨把表姐塞进房间,她也随后跟了进去,临关门的时候瞪了我一眼,说:“老穆,你……”

大姨夫点了点头,冲她挥手。

我被大姨夫的眼神盯的浑身不自在,好像坐在了丨炸丨药桶上寒毛都炸了起来。

终于,大姨夫开口问了一句。

“你俩怎么回事?”

这一句问话如同天雷从我头顶劈下,所有的侥幸和祈祷都被劈的粉身碎骨稀巴烂。

我脸色惨白,额角见汗,本来就心中有愧。再被大姨夫这种商界老鸟一逼问,立刻就露出了马脚。

“啥咋回事啊,您说什么我不明白。”

大姨夫狠狠的抽了口烟,冷冷的盯着我瞅。眼光锐利的像把刀子一样剜进人的心神。

我被他的气场逼的要疯掉了,怯懦的扭动着身子,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你撒谎,你装糊涂。冯轩,你给我说实话,你跟婷婷到什么地步了?”

我的局促不安被大姨夫尽收眼底,早就有所怀疑的他此刻已经断定了我和表姐之间有问题。

“我,我我……”

我支吾了半天,说不出来话。

“你特么是个畜生,我打死你小王八蛋!”

大姨夫突然爆发,猛的站起来就一脚踹出。

我神智整个乱了,别说躲不开,就算能躲开,我也不会动的,大姨夫把我打死都不算屈了我。

这一脚踹的狠,踹的重,踢中我的肩头,把沙发都带倒,我被大姨夫直接蹬了个仰八叉。

客厅里的怒吼声和巨响惊动了屋子里的娘俩。

穆婷婷眼角挂着泪花,俏脸上却是又羞又臊的布满了红晕。

开门就叫我躺在地上挣扎的往起爬,单人沙发整个都扣在我的身上,而大姨夫从一边绕了过来,怒气冲冲的还要打我。

“爸,你干嘛,不许你打他!”

表姐一声尖叫就冲了过来,急的都来不及去搬开我压在我身上的沙发,她直接就扑到沙发上,拿身体护住我。

“你这个不要脸的丫头,我连你一起打,我的脸都让你给丢尽啦!”

大姨夫甩手就是嘴巴,啪的一声脆响。

表姐的嘴角立刻就有一丝血迹渗了出来。

我本来都要爬起来了,结果这下被表姐连着沙发一起压住,原先被群殴打出的伤痛被引动,疼的闷哼了一声。

大姨夫见表姐被他一巴掌打的脸上红肿出现指印,眼里闪过一丝痛惜,但很快又被怒火所掩盖,我打死你们两个小畜生,他又挥起了巴掌。

嗯,兄弟们,完本了。

有些事情没说清楚:一,大姨夫妇是公丨安丨系统编外特勤人员,加上和钱局长是同学,所以有公丨安丨关系。

二,主角捅了徐云,如了龙腾阁,三个月大姨一直在跑关系平事儿,书里也交代了。唯独这个龙腾阁和大姨的关系没有说清楚,我特地留了点遐思余地让大家去猜想。

可能这一点会有兄弟诟病,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一点算是发散思维吧,世界总要留有更多的希望。主角捅了人陷入绝境,并不代表就没希望了。

如果真要确切的说,龙腾阁算是一个谁人都期望的世外桃源避风港吧!!!

至于乔菲和顾盼西,一个是伤害失望后得不到的,一个是纯洁不愿亵渎的。两个女人,代表了男人一生中或多或少的情感遗憾,但因为遗憾更完美,那些得到的,才更值得珍惜。

蓝菲琳,穆婷婷和苏安琪,算是一辈子绝好的搭配了吧!!

祝福你们在未来的看书历程上天天开心,阅读有所裨益。

向各位致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