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的脸在发烧,身体在出汗。马总肯定知道我和薛萍在做其他的药品,他给我面子不当面指责我,我的心在颤抖,像是在考场上作弊被当场抓住一样尴尬。

怎么办?我陷入了沉思:红胞素、抗癌灵、LD胶囊像幻灯一样在我脑海里碰撞,我现在大部分收入都是来自外部的药品,本公司的占比例反而很少,现在要放弃外面的药品专心只做一个红胞素,收入会减少很多,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如果不放弃外面的药品,最坏的结局是马总会辞退我,如果真得被辞退,我以前为红胞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收入也会减少。哎呀!我想不好了。我又想这是谁向马总告的密?还想这有什么用,当务之急是我该怎么办?

“你可以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马总说,“我今天不走。”

“马总,那我先去医院。”我想尽快离开办公室,“另外,我想和薛萍谈一下,看她是否愿意去天港。”

“行!你先和薛萍谈一下也好。要多做她的思想工作,最好让她愉快地去天港。”

从办事处出来,我马上打薛萍的手机。我们选在一家麦当劳餐厅见面,我为薛萍要了一份咖啡,我自己也要一份咖啡。等了一会,薛萍来了。她一见我就问马总走了吗?我说还没有,在办公室呢。

“马总已经知道我们在外面做其他药品的事情,而且正式地告诉我是违反公司的规定,要我停止做其他药品,还说可以既往不咎。”

“他对我是什么态度,也是既往不咎?”薛萍对马总知道她兼职也很吃惊。

“我和你说个事,马总想让你去天港。丰经理和小戴都走了,要你去接天港他们已经开发的医院,还要求你再开发那些剩下的三甲医院。”我把马总的意思告诉薛萍。

“要我去天港,有没有搞错。”薛萍是既惊讶又有看法,“我怎么可能去天港,他们就是把天港所有的三甲医院都打开,我也不去。我跟你说吧,我现在又联系了一家药厂的药品,马上就可以拿下,而且这次我是承包做整个北州的市场,就是总代理。我现在对红胞素早已不感兴趣了,像我们公司这样的市场营销政策根本不行。”

薛萍不愿意去天港是我意料之中的,她说的也是她的真实想法。

我说:“我已经和马总说你是不会去天港的,马总还想让我做你的思想工作。”

没等我说完,薛萍抢着说:“你不要做我的工作了,大不了离开公司,我也不会去天港的。”

“我本来也没打算做你的工作,我告诉你是想让你有个思想准备,想好了怎么回答马总的问题,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你放心,我不会措手不及的。既然都想好不干了,就什么也不在乎了。”

“说的也是,但我还是觉得放弃好不容易开发的红胞素市场是不是有点可惜了。”

“你是鱼和熊掌都想要,这不太可能。”

我想也不太可能,如果二者必选其一,我只能放弃鱼而选择熊掌,红胞素毕竟只占我收入的四分之一还不到,虽然舍不得放弃,但也不得不放弃。

薛萍说:“你不要舍不得,有得必有失。我现在联系的这家药品是中成药注射液,价格不高,用量广泛,10扣拿药,如果你想做,我们一起做,怎么样?”

“行啊!你先把代理权拿过来,我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如果我不放弃其他药品,马总是不会再让我干下去的。”

“你可以在处理公司事情的同时去开发医院。我就是这么想的。”

“你先回办事处,马总肯定要找你谈话的。”我还想去见冯大奇,再听听他的看法,“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说完就离开麦当劳,我给冯大奇打电话,他在医院,我赶过去见面。

第六十一章 新 的 想 法

我打车去医院,在门诊大厅,冯大奇在等我。一见面,我就对他说老板知道我在外面还做其他药品,还说公司决不允许这种现象,要我停止做其他药品。冯大奇问我是怎么想的?我的意思是宁愿放弃现在的公司也不能放弃其他的药品。冯大奇说这就对了,你那个红胞素扣率太高,利润太少,没意思,早该放弃了。

我说:“我们别站在这儿说了,到傍边椅子上坐着慢慢说。”

我们并排坐在门诊大厅的椅子上,眼前人来人往,挂号处的几个窗口还有许多人在排队等待挂号,挂号处的对面是收费处,也有许多人在排队准备交钱。这些患者相信医生就是白衣天使,就是在实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这些等待交钱的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交的钱里面有相当一部分进了医药代表的口袋。这时我看到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禁止医药代表在科室、门诊推销药品和耗材”。我想想都好笑,每天这么多的医药代表在医院楼上楼下串来串去,他们看不见?就靠一个告示牌就能阻挡医药代表来医院?也许医院根本就没打算杜绝医药代表推销药品,只是应付检查,说明他们已经在加强管理了。

冯大奇曾经对我说过医药代表为什么屡禁不止就是因为医药代表能给医院、医生都带来好处,唯一受害的是患者,可患者没有知情权,而且信息不对称,根本不知道药品的实际成本是多少,里面有多少利润,即使知道也没用,你见过有病人对药品还价的吗?没有。病人最大的愿望是把病看好,特别是一些身患绝症的病人,他们是多么想医生能解除他们的痛苦,能延长他们的生命。因此,他们关注的是药品的疗效,而对药品的价格不太关注,虽然也有一些病人经济条件有限而在意药品的价格,但他们更相信医生所说的都是真的,病人一般都会听医生的,只要医生想给你用药就有合适的病人。

冯大奇说:“既然你们公司不让你在外面做私活,你干脆离开公司,以后再也不用担心被公司知道了。我已经在准备自己成立药品公司,你如果对我相信,我们合伙一起干。”

我说:“药品公司的执照很难办的,你有把握办下来?”

“公司的执照是很难办,但药品经营部的执照相对就比较容易办。需要的注册资金也不多,有30万就够了。你敢不敢出资?”冯大奇看着我,等我回答。

我没有直接回答冯大奇的提问:“经营部的执照也不好办,除非你上面有人。”

“你去开发医院的时候你医院有人吗?只要你想干,拿出开发医院的功夫就一定能把有关部门搞定。”

“我出多少注册资金?”我觉得药品经营部可以干。

“如果你有钱可以多出一点,没钱可以少出一点。但最多不能超过15万,最少不能低于10万,如果出15万就是各占50%,如果出10万,你就占三分之一。”冯大奇说,“注册的资金就是在验资的时候用,验资完了,各人的钱归各人。各人的业务各人自己拿钱,如同现在你的药品不是直销而是走药批一样,只是以后走我们自己的药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