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苗苗跑去追爸爸了,青叶柔却继续半蹲在草地上,远望着丈夫,看着他跑得那么认真,粗眉上结了一层汗。每一脚,都似乎踩进她的心里;每一脚,有如白马踏响她心里的琴弦。

这个流着汗的男人。她的男人。

几天时间很快过去,经过几天的准备,雷宇天小俩口精心准备好了欧洲之行的一些事宜。

除了蓝春丽、雷宇天、青叶柔、森森苗苗之外,这次去往欧洲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是个十九二十来岁的女孩,姑娘梳着马尾,像一大束黑色的垂柳在阳光下摆呀摆。她的眉毛不秀气,但却透出一种很美的英气,有点崔英明的影子。她的眼睛却又像两颗水晶葡萄般的眼珠,掩映在长长的睫毛下,这一点分明像她母亲方媛。爸妈的特征被她神奇地揉合在一起,而且居然融秀气与英气为一体,很是有点美人胚子的气息。

她不是别人,正是崔英明与妻子方媛所生的大女儿,崔小桃。

崔小桃自然不是要跟随雷宇天青叶柔去欧洲旅行,而是要去英国留学。她要去所读的大学不是杜伦大学,但也不比杜伦大学的影响力弱,这已经是留学第二年了。

原本崔英明夫妻俩还要像第一年那样,亲自送女儿去英国的,但崔小桃并不是那种太娇气类型的女孩,坚称自己一个人就好。崔英明得知雷宇天小俩口最近也正好去欧洲旅行,第一站便是英国,所以,崔英明夫妻俩只送女儿到机场,与雷宇天小叙一番后,又跟女儿叮咛一番,才不舍地离开机场。

这些年飞机晚点开始频繁,等飞机成了漫长的过程。

过程中无事,崔小桃拿出她的手机来,从她的微信朋友圈翻出两只花环来给雷宇天青叶柔看。雷宇天马上想了起来,那是五年前在农艺园时,雷宇天替崔小桃扎了一个花环。雷宇天扎的是非常特殊的花环,由两种完全不同的花枝缠绕而成,插进土里,却能继续生长,并且两种不同的植物可以互相长拢,变成一种花。雷宇天把它叫做“双生花环”。

后来,崔小桃也仿照雷宇天,又扎出一个相同的双生花环。两个花环,一个崔小桃养着,一个送给了崔小桃喜欢的男孩小旭养着。

五年了,从崔小桃照片上看,她和小旭各自养着的双生花环都还在,并且生机盎然。崔小桃的朋友圈显然与小旭在互动着,他们彼此在对方的花环照片下留言,说这一对花环代表着她和小旭的未来似锦,虽然现在小桃留学在外,小旭在国内上大学,但他们对将来已经有了共同的打算,决不会一直天各一方。

看完崔小桃的花环图片,青叶柔恍然又想起自己当年被蓝春丽送着走进机场,出发前往英国留学。当年,她也是这样默念着,设想着未来的双宿双飞。有些事,总是这样逗逗转转的相似。

继续等飞机。森森苗苗先是赖在妈妈身边玩,后来又去找大姐姐崔小桃玩。

见四岁的儿子女儿在粘崔小桃,雷宇天与母亲蓝春丽说着话,青叶柔因为昨晚准备得有点晚,便倚在丈夫肩膀上,闭上那双春水般的美目,准备养养神,享受一会儿丈夫的肩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依然没等来即将进入机舱的广播,却听到一旁的崔小桃一声惊叫:“森森呢,森森人不见了!”

青叶柔心尖如被掐了一下是跳得厉害,还不等她跳起来,雷宇天已经冲了出去。

想不到人贩子竟混到机场来了,一男一女正抱着森森逃跑。雷宇天步子迈得大,一路追上去。追到转角处,一根粗大的钢棍却猛敲出来,雷宇天头痛本就尚未彻底痊愈,经此重创,轰然倒地。

青叶柔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心痛着要去扶丈夫,但追孩子却更加迫切。她叫母亲与小桃照看住苗苗和雷宇天,她自己飞步继续向前追。

那对人贩子夫妇被青叶柔三两下放倒,森森重新回到了妈妈怀里。

飞机起飞了,雷宇天一家却没能去成。青叶柔带着丈夫去了医院。这一次,丈夫昏迷了好久,好久……

再醒来,青叶柔在身边照顾着他,但他却又不再能够认得出妻子,像看陌生人那样看着她。

她像初次邂逅那样注视丈夫,告诉他自己是他妻子。第一天说了,第二天忘。

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没有谁敢让雷宇天一个人出远门,甚至不敢让他上街,因为怕他一上街就忘了归家路,再也不知道回来……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谁也不知道雷宇天怎么出的门。青叶柔整座城市翻寻他,却就是找不到他的身影与踪迹。

找不到,她就继续找。一天一天地找,一年一年地找。

又是十年过去了,找不到;二十年过去了,找不到。青叶柔如柳的长发也终于点染了白霜,如画的眉眼也终于泛起了褶皱。

她一直找,一直找。活下去,就找下去。

寻找丈夫的苦楚日子里,欣栗栗来看她,陪她说话;尹诗韵也来看她;昔日的手下员工陈静来看她,汤姆珍妮来看她……

那么多人过来陪伴,不是要给她什么,只是让她感知到,不管命运多么恶作剧,至少身边还有很多很多的善意,在这叵测的世间散发着。因为有这些善意的存在,世间才有了一些人味,受苦的人们才足以与命运一直对抗下去……

苗苗嫁人了,森森也结婚了,青叶柔终于也老成了当年蓝春丽那样。有时候去森森家住住,有时候去苗苗家呆一呆。但更多的时候,青叶柔一个人呆着,看着墙上她与雷宇天的婚纱照,脑子里一幕一幕过着她与他的几十年旧事,一桩桩,一件件。他宽厚的肩,他深情的笑,他把她搂在怀里,他附在她耳边说那些最坚硬却又最柔软的老情话……

青叶柔趁着还没有老到走不动,决定再最后一次去寻找她的丈夫,她的小天。

她银发闪闪,去安蓝湖畔,去砚市街头,去小凉村,去凉驼山中,去那处峭壁,年轻时小天喊着叫着要娶她的那处峭壁。

逗逗转转,最后她又走到当年她差点投河的那处小河边。沿着无声而苍凉的河流,她一直往上走,就像少女时期投河未死的那次赤着脚进城。

青叶柔又走到了那个曾经崭新如今却已老旧的桥头,望向桥面,当年她就是赤着脚沿着这桥面进的城,邂逅的蓝春丽。

她怔怔地走,怔怔地沿着桥面向前走。就像是有一只命运的巨手在背后推着他。上一次是进城,这一次却不知命运要将她推向哪里去。

一个高大却衰老的身影从她的肩膀边像旧影子晃了过去,碰到了她的肩膀。双方触碰到一下,却又擦肩而过。

青叶柔继续向前怔怔走了两步,却猛然回头。

在她回头的瞬间,那个高大衰老的身影也同时回转头来。两个人就这样在桥上想望着,如梦初醒。

“老公,小天!”青叶柔认出了他,猛跑了过去。她的脚步已不似年轻时轻盈,但她的心却与年轻时一个样,半点也没有变化。

“你是……怜儿?!”白发苍苍的雷宇天早在走失那年就已健忘,没想到此时却认出了她来。

就在桥头,他与她用力地抱紧对方,像是要把彼此镶嵌到各自怀里,镶嵌到生命里,再也抠不下来。

从他嘴里,她得知他走失在外流浪几十年,直到最近才突然恢复了记忆,想起她,于是跑回小凉村来寻找她。

风扬起几片落叶,落叶在他与她相拥的地方转了又转。他和她苍老地相拥,看起来像在互致葬礼般的告别,却又像是一对新鲜的璧人儿举行着朝露般清新的婚礼……

“呜呜,老公;呜呜,小天……我找到你了,我总算找到你了。你个坏东西,要是再找不到,我准备再找二十年,三十年……我要用锁把你锁起来,我们俩一起锁在屋子里,再也不离开,再也不离开!”青叶柔泪雨滂沱。岁月何其残忍,蹉跎了他们几十年直到老朽,但青叶柔此刻却没有憎没有悲,只有喜,喜悦无数蹉跎之后的相逢。

“老婆,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青叶柔正落着泪,却有一只大手落在他头顶的青丝之上,一张嘴悄悄挨近了她耳边,温情地问她。

“老公!”青叶柔猛抬头,紧紧抱住雷宇天的手臂。大骨架大胳膊的雷宇天,却都感觉到手臂被她抱得发痛。

阳光透过机场的落地玻璃倾泻进来,勾勒着那些南来北往的人们,也勾勒着她怀抱住的雷宇天。

哪儿是什么白发苍苍的老头子?雷宇天仍是那张方正而精力充沛的面孔,此时脸上多了些疼爱,轻轻地将双眼湿湿的青叶柔搂进怀里,镶嵌进他的胸膛。

自己青丝依旧,母亲蓝春丽安静地坐在候机椅子上看着书,儿子森森女儿苗苗依然缠着崔小桃听故事。

原来,一晃而过的几十年,只是等候飞机出发前的一个梦。

“老公,哼……”青叶柔靠在丈夫胸口,鼻子百感交集地一抽,酸酸的。

“好了乖,你都把我肩膀哭湿了,难道还要把我胸口也哭湿吗?”雷宇天低下头温柔道。

“我梦到……”青叶柔现在连回想那个可怕梦境都不愿。

“我知道。”雷宇天却不待她说下去,便似乎明白了。曾经妻子满世界苦苦找了他十年,在生命里留下了太深的记忆,如今再做出类似的梦一点也不奇怪。雷宇天大致可以想到。

“不会的。我说过,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温柔的。那些粗暴的命运,再也不会在我们身上发生了。相信我。”雷宇天轻拍着妻子精致而圆润的肩头,安慰着她。

是的,一切风浪与迷雾都已过去了,再狂乱的风暴也将停息于他和她温柔而倔强的肩头。水落石出云开雾散,现在夫妻俩的生活中早已不再有丁点猜忌而只余默契,甚至于一句话,青叶柔说到一半,丈夫便能猜到另外的一半;一个梦,青叶柔提到嘴边,雷宇天便心领神会,感同身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