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托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顾昌霏和顾琮瑞一前一后的匆忙赶来。顾昌霏顾不得给老夫人请安,就心急火燎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要生了?孩子会不会有事?”

顾琮瑞也是惊慌失措,紧跟着问:“母亲呢?母亲怎么样了?”

这两句话,将两人的心思立刻显露无疑。一个是结发夫妻,可到了这时候却只想着自己的子嗣。另一个到底是从罗氏肚子里爬出来的肉,能想着罗氏。

老夫人阴沉着脸呵斥顾昌霏:“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些!大人能够没事就该谢天谢地了!我让你多看着你媳妇,你倒是说说,你又跑到哪里鬼混了?”

顾昌霏面色一白,有些心虚:“我只是出去和朋友聚一聚,谁知道突然就出了事——”

顾琮瑞似乎已经从众人眼中看出罗氏现在的情况,小脸一白顿时有些惊慌失措:“祖母,母亲是不是——”

老夫人一把将顾琮瑞也揽在怀中:“瑞儿别怕,你母亲她一定会吉人天相的。”只是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也并没有多少底气。

顾琮瑞这时候才看到老夫人怀中几乎已经缩成一团的顾婉音,顿时惊叫起来:“妹妹你怎么?”

众人这才注意到,顾婉音满脸泪痕,嘴唇都咬破了,整个人紧紧的蜷缩成一团,眼睛像是两个红红的桃子。

面对顾琮瑞的呼喊,顾婉音也没有半点反应,仍是咬唇兀自流泪。

顾琮瑞一把抓住她的手,急的额头上都见了汗:“妹妹快松手,手都破了。”

然而顾婉音的手指却像是铁铸成一般,根本就掰不开。

顾婉音听到顾琮瑞的声音,“哇”的一声哭出来,一把抱住他,满心懊悔:“哥哥,都是我的错,我应该陪着母亲的。否则她也不会摔跤——”

她这一哭,其他人顿时莫名心酸起来。老夫人忙拍着她的肩膀道:“傻丫头,不怪你,不怪你。就算你去了,谁又能保证你母亲不会摔跤?人又旦夕祸福,这怎么能怪你。”

尽管老夫人如此说了,可是顾婉音却还是觉得,都是她的错。倘若她一起跟着去了,母亲肯定会没事。

顾琮瑞也看不过去,小心翼翼的开口:“妹妹,不怪你。”

顾婉音只是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突然传来产婆松一口气的声音:“生下来了!”

众人闻言,顿时都是精神一震。早产的时候,最怕就是生不出来,孩子憋死在腹中,大人也被生生的折磨死。

如今既然已经生下来了,想来应该就没事了。

正在思量间,一个产婆已经麻利的将孩子包上,带出来给大家瞧。

顾婉音也瞅了一眼——这个孩子比起一般的婴儿小了许多,哭声很是微弱,几乎听不见。显然这个孩子身体并不康健。想来也是,早产了这么久,怎么能比得上一般的孩子?

只看了这么一眼,顾婉音就已经忍不住揪紧了心。只怕,这个孩子要想长大成人,并不容易。

不过这担心也仅仅是一瞬间罢了,随后她又目不转睛的看向产房的门口,劈头就问产婆:“我母亲呢?怎么样了?”

顾昌霏也上前一步,凑上去仔细瞧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

产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我疏忽了,恭喜老爷,是个少爷。”

话音刚落,屋子里又传来一声惊呼:“不好,止不住血,可能是血崩!”

众人又是一惊,这一次不同于刚才的惊喜,完全是惊恐。血崩意味着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即便是顾琮瑞不明白,也从那焦急惊慌的声音里听出了端倪。

如同一只从高坡上滚下来的石头,罗氏的情况已经不可遏止。产婆用上了所有的办法仍没有效果之后,只能听天由命。

罗氏的脸色并不如其他刚生产完的人一样苍白,反而仍是红润有光泽。但是有过经验的人都明白,这并不是说罗氏的情况很好,而是.......回光返照。

罗氏大约也明白自己的身体情况,黯然过后她却是强打起笑容:“帮我收拾收拾,让我和孩子们说几句话。”

产婆麻利的将狼藉收拾好,给罗氏重新盖上一床织花锦被,将床上的血污遮掩住。又给罗氏净手洗脸,让罗氏看起来很精神。

老夫人听见产婆转述了罗氏的要求,当下站起身来一手拉着一个孩子,大步跨进了产房。顾昌霏也想跟上,却被老夫人狠狠瞪了一眼:“你等会再进去。”

顾昌霏一缩脖子,又坐下了。

罗氏半靠在软垫上,将整个上身都支起来。看见老夫人的时候,她甚至笑道:“恕媳妇不能给老夫人请安了。”

老夫人心里一酸,顿时扭过头去,声音都带了几分哽咽:“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个干什么。”

罗氏依旧笑着,冲着两个孩子招了招手。

顾婉音立刻挣开老夫人的手扑了过去,紧紧的攥住罗氏的手,仿佛这样罗氏就不会离他而去一般:“母亲,母亲。”

顾琮瑞也扑了上来。

罗氏将两个孩子揽在怀里,细细的婆娑之后松开手,慢慢的收敛了笑容,眼泪也涌了出来,神色却是肃穆:“听着,母亲大概不能陪着你们了。你们以后要听老夫人的话,不许淘气。瑞儿,你是哥哥,要多照顾你妹妹。还有小弟弟。母亲就将他们托付给你了。”

顾琮瑞用力点头,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罗氏温柔的替他擦去泪水:“男孩子不能轻易哭的。”

顾婉音听着罗氏字字句句交代遗言般,心里难受之极,紧紧抱住罗氏的胳膊,不住的战栗:“母亲,不要走,不要走。”

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起了当初母亲病逝时候的情景。那样清晰,那样的无助,那样的......迷茫。那时候,她还不懂得没有了母亲意味着什么。

罗氏的眼泪断线似的落下来,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又何尝舍得?可是天意如此,她如何能逃脱?

狠下心,罗氏不去理会顾婉音,抬头看向老夫人,幽幽的道:“以后就劳烦老夫人多多看顾三个孩子了。”

老夫人几乎说不出话来,“他们是我顾家的子孙。只要我老婆子在一天,他们绝不会受半点委屈。”

————————————————————

罗氏的死,可能大家会觉得难受。可是我觉得,这对罗氏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她太过恬淡,性格太过柔和。她在顾家这样大家族里生活很艰难。她是真的对顾昌霏有感情的。

但是她的死,绝对不是因为命运无法改变!顾婉音一定会幸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