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章 春梦

2004年3月的广州,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浓郁的夏天的味道,公园里发情的知了,已经在没日没夜地叫床似地呻呤,而它北方的同伴,还躲在土里等待着春天的阳光第一缕阳光,叫醒它的春梦。

而当第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脸上的时候,我揉着欲裂的脑袋,眯着眼睛,心里想着昨天为什么没有把窗帘拉好,让太阳这么早就惊醒了我的好梦。但为什么阳光这么柔和,难道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来叫醒我这个有如八九点钟太阳的大好青年?我看了看床头的控制台的时间,咦,17点60分,嗯,原来不是朝阳是夕阳。

我看了看身边,是空的,只有一只粉色的胸罩铺在枕头上,使得枕头活像一头带太阳镜的卡通猪。

昨晚最后的记忆是和那个女孩从进房间门开始,边互相脱衣服边上床,而她的BRA是前扣式的,在她胸前的两个巨无霸挤压下,很紧,很难解,在努力几次无果后,被我用暴力解决了。

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只记得BABYFACE里(广州最火酒吧之一)闪烁的酒杯的反光和舞池中疯狂扭动臀部,和她像火山般的眼神,引诱我不得不在3个小时后酒店里用了2个小时熄灭了她的火山,和我的。

我如梦游般地到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

清醒后,我开始收拾残局,地上一地衣物,有如欧美A片中火爆的脱衣前戏,只是春梦了无痕,女主角已经离开,男主角也要回到现实生活,一切宛如没有发生。

我把那个BRA挂在了浴室的梳妆镜上的照明灯上,远远一看,还真有点后TNND后现代超现实主义的味道。

我看了看手机,九个未接电话。一个是老妈,二个陌生的号码,还有六个是老莫打的。

老莫在这个时间点上急电,一般没什么破事,准是又哪泡了一些美女,让我去助拳。

我先回了老妈的电话,照例从千里之外的老家传来老妈几十年如一日的唠叨,无非是周末为什么没有打电话回家,身体好不好之类的。

在父母眼里我们永远是小孩,永远会问你功课复习好了没有,永远会让你课外学琴棋书画,以证明他们的DNA比别人的质量高点。

好容易回答了老妈的标准问题,挂了电话,我立即给老莫复电话。

电话那头传老莫一如既往的,慢悠悠的,如太监般的声音:“昨晚,又在哪祸害祖国花朵去了啊?”

“嗯,一朵大号的焦骨牡丹,一手无法掌握。”我一边说电话,一边在左手点燃了一支三五。在缭绕的烟雾中,我坐在沙发上,用头和左肩夹住了手机,把脚架在桌子上开始系鞋带。

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吸口水的声音,然后传来老莫的淫荡的声音:“一手无法掌握?35还是36,F还是G?”

我系好了鞋带,在镜子前梳了梳头发,“鸡你个头,下次我把她发给你,你实地用手测量不就知道了!”

“好,够仗义!你刚才说什么来的,焦骨牡丹,你不会是上了泰国人妖吧。”

“我先把你阉了变人妖,再奸再杀。”我大笑地说,“是人家昨晚穿着黑色的小吊带,这么急找我,有什么好事啊?”

“当然有好事啊,我这聊了半年的广外的一小靓女,终于答应我出来吃饭了,今天请她们宿舍的全部小妞吃饭,这种好事哪能少得了老拆你啊,正所谓……”

“不在放荡中变坏,就在沉默中憋坏!”我们不约而同地说道,这是我们在大学时候,泡妞前必喊的口号,借鉴于中国女排在比赛前一定要围在一起喊加油,喊完一般是精神百倍,见谁灭谁。

轮到我吸口水了,广州有二所大学是著名的出没美女的地方,一是中山大学,另一个就是广东外贸大学,据说广外的女生漂亮外还开放。

二话没说,我结了酒店了帐后,立即开动我的那辆刚买的二手的丰田霸道,直奔白云大道。

这辆霸道是我刚从一个朋友手里买来的,开了三年,他打了5折给我,惹得我立即翻箱倒柜把家底全掏出来,又厚着脸皮向老妈借了点钱买了它。我喜欢这种大家伙,不仅在野外驰骋感觉很棒,而且在城市里泡妞也很拉风,这车一看就知道它的主人会像它一样有男人味!在我眼里,这车除了比较耗油外就没什么缺点了。古代侠客是剑如其人,现代人是车如其人。像老莫这种娘娘腔就只配开他的MINICOOPER,而且还是鲜红色的那种。晕!


第二章 初识

从天河北到白云大道我用了快二个小时,这个时间点车是最多的,天河北路从东到西三四公里的距离,可以让你开上二,三个小时,出租车司机甚至都不愿意在这个时间点到天河北来载客。

用这个时间,说说我自已,我叫梁猜,朋友都叫我老拆,因为我历来有上屋拆梁的折腾的爱好和本领。老莫叫莫成都,生于一九七七年,我生于一九七八年,我们这一群咬着70年代的尾巴出世的人,怎么说呢,七十年代的人说我们激进,八十年代的人说我们老土;七十年代的人说我们放荡,八十年代的人说我们保守。总而言之我们是被抛弃的一代,所以我们要找很多女孩的爱才能修复我们的心灵天生的创伤。

话说回赶往广外的我,无可奈何慢慢地前行,无数次踩放离合器和挂档,把我的右手和两只脚折磨得够戗。

好容易赶到广外的校门口,我老远看见了老莫的红色MINI,然后在广外明亮的灯光下,在社会主义大学高尚的氛围下,一个猥琐的精瘦男人,穿着紧身的白衬衫,衬衫上开了三个纽扣,露出了带几飘胸毛的鸡胸,远看像贝克汉姆,近看吓死老母。

只见这个男人斜靠在车门上,很是高雅地抽着一支硕大无比的雪茄,似是对周围的事物不关心,但我知道他那双贼精的双眼已经把一个个从身边经过漂亮女孩YY(意淫)了N遍。

看来女孩们还没有出来,我故意驱车擦着他的鼻子尖停了下来。让霸道在灯光下撒下的阴影,把他的光辉彻底挡住了。

他开始一愣,正要发飙,眼见是我,嘿嘿二声,就绕过车头,坐上了副驾位。

“怎么还没出来呢?”我点燃了一支烟,习惯地用左手夹着,问道。

“急什么呢,我也是刚到,没看我的烟刚烧开吗。她们马上下来。”老莫放下车窗正盯着经过的一个美女不放。

“验过成色没有啊,不会是恐龙吧?”我不放心地问,我们习惯用“智慧欣赏不出……”来表达反面的事物,比如长得丑,我们不会直接低素质地打击别人,而是会说“这是我的智慧欣赏不出美丽。”

“放心,视频过,很清纯的一朵花,长得有点像那个谁,对高圆圆,《倚天屠龙记》里演周止若的那个女孩。”

我不由地吹了下口哨,我偶尔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过这部片子,那个女孩确实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时候,老莫的电话响了,老莫看了一眼,立即用很温柔的声音说:“在门口等你们呢,再不来花儿都谢了,门口红色的MINI。”

老莫接完电话,急急跳下了车,边跳边说:“快把你的卡车开旁边去,挡住了我的车,别人都找不到我了!”

我摇摇头,就把车开到角落,因为困的缘故,眼睛有点累,于是我又点着了一支三五提神。

很快一大帮女孩从校门飘出来,我看见老莫屁屁颠屁颠地迎了上去,然后有几个女孩坐进了他的车,老莫又把几个女孩引到我车边,我扫了一眼,心想广外果然土地肥沃啊,长出来的尽是鲜花。

她们陆续上了车,因为霸道的车身比较高,老莫还体贴扶了她们上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