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过,这种场合,我照例要假公济私一下,交谈完了后,我发了一个测试题给凌听,月儿和另外二个用我的智慧还能看得出她们的美丽的女孩,当然这个测试题是我私自发的,因为这个题目是测试性需求强烈程度的。题目是这样的:

你要过河去,有四种方式可以供选择:

1.一座破桥

2.桥底下的一条小破旧船

3.河里有很多鳄鱼,踩着鳄鱼背跳过去

4.河这边有一棵大树,树上有很多蛇,抓住蛇尾巴荡过去

相对应的答案是:

1.一座破桥(正常的性需求)

2.桥底下的一条小破旧船(性冷淡)

3.河里有很多鳄鱼,踩着鳄鱼背跳过去(性亢奋)

4.河这边有一棵大树,树上有很多蛇,抓住蛇尾巴荡过去(性变态)

在她们走了后,我回到了位置,肥健哥又不知从哪冒出来和我嗐侃一会,不过中心思想是,我有本事,一下子能找来这么多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小妞来面试,然后特别问了凌听和黎蓠儿月的情况,同时对邱云水的两座险峰也着实流着口水给了比较高的点评。

终于等健哥YY完了一摇一晃地走了,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她们的测试,一边看一边乐不可支地给老莫打电话。


第六章 斗酒

月儿选择的是桥,嗯,这么中庸,不像她的外表和言谈那样有个性,老莫的听听妹妹选择的是踩鳄鱼背,这让我很是为老莫将来的身体状况担忧。但老莫对我的担忧很是不屑,并由此直接怀疑我做人的品质问题。另外一个瘦瘦弱弱,外表很文静很斯文的叫蔡洁的女孩,选得更是让我大跌眼镜,因为她选了用蛇尾巴荡过去。不知道哪个部门的头会选了她,我到时一定送皮鞭一条和蜡烛一打给这位兄台,以便不时之需。

按原计划,我在用人申请表上填写了凌听的名字,准备周一上班就递给人力资源部门,完成招人手续。月儿和云水肯定是开市就封涨停的绩优股,所以也不用我担心她们的去处。而从工作的角度来看,我内心里是认为月儿更适合,她的亲和力和反应能力都在凌听之上,这是一个真正的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孩。

原来,我还痛恨健哥给我这个招人的任务,现在我开始痛恨健哥这么没本事,只争取到了一个用人名额!

老莫很快把消息传递给了他的听听妹妹,并约好了晚上一起去体育中心的CATWALK泡吧,当然也叫上了月儿和云水和她们宿舍另外二个女孩,而我也叫上了健哥。

我和健哥经常一起在外面蒲(广州方言,玩的意思),这样君臣一心,我迟到啊,旷工啊,他也就不好意思说我了。

CATWALK是新开的一间酒吧,音乐和气氛都不错,广州以前有四大酒吧之称的高尔夫,新冶,BABYFACE,F4,都是我们常去蒲的地方,后来F4倒闭了,其他三个地方也玩腻了,我们就开始转战CATWALK。

我们9点半左右到了酒吧,定的是188号卡座,是二楼正中间的包卡,既可看到下面的表演和美女,又能自己人在玩不受别人打扰。

我们叫了二瓶芝华士和二打绿茶。据我所知,老外喝酒是从来不兑什么饮料的,喝洋酒兑饮料也只有中国人想得出来,什么芝华士兑绿茶啊,芝华士兑可乐啊,杰克丹利兑苏打水,黑牌兑红茶,伏特加兑番石榴汁啊,千奇百怪,各式各样,但兑后的酒确实比较容易入口,而且又能在没有菜配的情况下,喝得比较长时间,可能这是洋酒兑饮料会在全中国风靡的原因。

酒过三巡,借着酒劲,凭着老莫的柔情的凌厉攻势,他和凌听的关系很快就进入状态了,一开始还只是搂搂腰,一起玩骰子,后来干脆就躲在角落里狂啃起来了。

而我们其他人在一起玩7,8,9的游戏,我们轮着扔两个骰子,如果扔到7,则加酒但不用喝酒,如果扔到8就喝一半的酒,并加酒重扔;如果你倒霉扔到9就喝完所有的酒,并加酒重扔。

我这次又刚好坐在月儿和云水中间,酒到酣时,云水的二座山峰不时地荡来荡去,让我不由得心猿意马。

这些女孩中酒量最好的是月儿,另外二个女孩,张若蕾和解缈酒量比较一般,喝到后来已经基本卸甲交枪。由于刚好键哥有事要先回家,就顺路先把这二个女孩先送回家学校了。

剩下我和月儿,云水三个玩“大话骰”(酒吧骰子玩法之一,每人五个骰子,轮流叫数,随时可以开对方的骰盅,如果开时骰子的点数大于对方或等于对方叫的点数,则对方赢,反之我方赢)。

云水的玩骰水平和酒量明显不济,玩几轮下来喝下来,云水明显喝得有点语无论次了,最后干脆靠在我肩上就睡着了,那二座山峰也紧贴着我的手臂。这一贴,把原来就有些醉意的我贴得晕得不知天南地北,下面都有点起反应了。

为了不让月儿太无聊,我找她单挑,我们约好玩二十把,输者拜赢的人为师傅。

我历来有“骰王”的称号,月儿的水平虽然不错,但究竟不是我的对手,我虚虚实实大范围地运用心理战术,最后的结果是我赢了十五轮。于是月儿也基本上把桌上的酒喝完了,我心理暗暗喝彩,因为虽然她是个女孩,但喝酒时从不耍赖,酒品如人品啊。喝完最后一杯后,月儿上了一趟厕所后,回来也扛不住了,连师傅都还没来得及叫,靠在沙发上也睡着了。

我看月儿靠得不是很舒服,左手搂着她的肩膀,右手扶住她的腰,想把她扶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没想到,喝醉的她顺势就圈住我的脖子,把头靠在我肩上继续睡了。而那厢的云水因为我的位置挪动,头滑下到我的腿上,更顺势把脚蜷到沙发,以舒服的姿势也继续入睡。

我只好保持这种左拥右抱的姿势不动,想我老拆江湖上行走有年头,这种境遇害毕竟也是头遭。再看老莫那边,那对狗男女,已经入戏得完全忘记了今夕何夕,我分明看到他的狗爪子已经伸进凌听衣服里,在她的胸前游走。


第七章 共眠

这时候,酒吧的服务生上来问我们谁买单,我才意识到已经快是凌晨二点了,我们必须走了,酒吧要打烊了。

我看看我身上两个醉得正酣的小妞,再看看对面干柴烈火的A片现场,唉了口气,人与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我买好单后,先用沙发的抱枕把云水的头垫好,把腿抽出来,然后左手环搂住月儿腰,右手抄住月儿的腿弯,一把抱起了她,月儿身材比较小巧,抱着她很容易,她睡梦中顺势把手环着我的脖子,嘴里还在嘀嘀咕咕些谁也听不清的话,看她的手环我脖子的样子,应该她的男朋友经常这么抱她,她才会这么熟练。她男朋友真是幸福,有这么个精灵古怪又漂亮的女朋友。

想起老莫和凌听,我吞了口口水,又叹了口气,把月儿抱到了门外的车上,把她放在副驾座上,把靠背往后靠一些,让她躺得舒服一些,然后把安全带替她系上。月儿转了一个身,把腿缩上座位,口里嘀咕了两句,然后,把左手的大姆指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边吸边继续做她的梦去了。

我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下月儿的吸着手指睡觉样子和短裙外的雪白的腿,然后关上车门,回到酒吧去抱云水上车。

云水比月儿高,也比月重,横抱不好抱,我只好背着她,我让凌听在陪在身边扶着云水,让老莫拿大家的包出去。

云水胸前二团软绵绵的尤物紧紧地贴着我的背,让我恨不得这条路永远走不完。而斜眼看着老莫手上抱着,身上背着,挎着一大堆的包,像是安徽逃难的难民,心里顿时爽快了不少。

我把云水放到车上,并用车上的抱枕垫好她的头。正要和老莫商量去哪,只见凌听已被老莫叫上了车,然后,老莫贼眉鼠眼地走过说,分头战斗,就钻上车一溜烟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