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老莫的泡妞的绝招,把自己定位成温柔体贴的,身上带有无数伤痕的成熟男人,不过那些伤痕绝大部份仅限生存在老莫文学语言里。

坐副驾位的大眼睛女孩,穿着紧身白色T恤,一只茄菲猫流着口水无耻趴在她的胸口,着水磨仿旧牛仔短裙,青春可人,她大大方方主动伸手说:“你好!”

我心里再次赞叹广外的教学水平,把这些学生素质教育得这么高,这么落落大方。

于是我也赶快伸手握住她的小手,说:“终于把党组织给盼来了,我们在外面快长成望夫石。”

女孩们都笑了起,声音宛如银铃,惹得我真有点心猿意马的。

我还是稳当地把车开了出来,开往奥运体育馆旁边的野味店。那是一个露天的吃野味的地方,有大雁,斑鸠等野味,有时候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合法渠道来的天鹅,广东人这方面是全国闻名,天上除了飞机,地上除了坦克,其他都可以大快朵颐。这里作的菜味道很不错,最主要是比较安静,特别适合和女孩当然也适合和女孩们谈些心事。

一场晚餐下来,老莫用温柔死锁住那长得像高圆圆叫凌听的女孩,那女孩很漂亮很活泼,和我们无拘无束地说说笑笑。

由于老莫分明已落入温柔陷井,心思全在凌听身上。我只好一个人和她们插科打浑,极尽所能把一顿饭的气氛搞得像春节晚会一样开心热闹。


第三章 游戏

坐在我副驾位的大眼睛女孩,碰巧也坐在我左手边,我知道了她叫黎蓠儿月,据说是她的语文教师父亲给取的名字,还挺有诗意的,叫她名字都像在唱歌一样,不过,大家都叫她月儿。

在等上菜的时候,为了这段时间显得不会太尴尬,我开始和月儿玩起游戏来了。我从电脑包里拿出三个硬币,我的电脑包里有必备的几样道具,扑克(这是用来变魔术哄女孩子的,有时也用来和哥们玩21点赌点饭钱),骰子(这个用处就多了),硬币(当然也是用来泡妞的)。

我把三个硬币夹在我的右手指缝间,然后告诉月儿游戏规则,我每问一个问题,她要马上回答问题,并拔走硬币,回答不出或拔得慢就算输。

我放好硬币后,挑挑眉,微笑地看着月儿,她也用她的大眼睛看着我,淡淡地一笑回应了我。

我用正常的速度问了第一个问题:“比一万大的数字有没有?”

月儿马上回答说有,并同时拔了我手上中第一个硬币。

刚拔出硬币,我马上问:“比一千万更大的数字有没有?”

月儿即刻答道有,并拔出了第二个硬币。

我马上问第三个问题:“比你更傻的傻瓜的有没有?”

月儿伸出的手只在我硬币上停了0.5秒立即就拔出硬币说,有,是你!

我微笑朝她伸出大姆指,真是聪明的女孩,我测试过很多女孩这个游戏,只有月儿是回答这么聪明的。因为最后一个问题回答是有否没有,都已经是在套子里了。回答有,那就是承认你是傻瓜,如果回答没有,那不但承认你是傻瓜,还承认你是最傻的那个。拔硬币其实只是一种分散注意力的手段。只有月儿的回答是最有力的反击,而且从她还是犹豫了一下来看,她是没有听到这个测试的。

其他女孩听过之后,回想了一下,都大笑,说我是傻瓜。

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之后,我暂时放弃作弄月儿的念头。

我把目标转向坐在我右手边的邱云水。这个女孩长着一张很可爱的娃娃脸,但胸前耸着二座应该有36F的险峰,叫人忍不住要亲力亲为去丈量一下山峰的海拔。据说胸的容量与脑的容量是成反比的,所以这个女孩应该比较单纯,玩游戏效果应该会比较好。

我强迫眼睛暂时痛苦地离开她的无限风光的险峰,在使劲吞下了几口的口水之后,说:“云水,我现在要测试你英语反应能力。”

云水很可爱地点了点头说:“好啊,好啊。”

然后她的同学们就很不屑地糗我,云水可是英文专业八级考90分啊。

我一本正经地说:“就让我这个社会大学业余负二级考考她这个专业八级。”

我伸出左手,对云水说:“我点拇指是A,食指是B,中指是C,无名指是D,小指是E,然后说,为了增加难度,我会用中文干扰你。”然后,我和她练习了几把,我点小指并说鱼,她很快反应出约好的英文E,我伸无名指说驴,她立即说D。

我很以为然地夸奖了她一番,云水很开心地说:“是吗,很简单的啊。”我转头时看到月儿也乐呵呵地看着云水和我,只是从眼神中,我看出她在琢磨我在玩什么花样。我朝她一挑眉,意思是,你琢磨出我玩什么花样了吗?她看出了我眼中的含义,摇了摇头,并朝我做了个鬼脸,分明是让我别得意。

我说:“正式开始了。”云水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开始慢慢地用除大姆指外的手指来问云水,云水回答得很快很准确,我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我觉得时机成熟悉了,我开始连续地点大姆指并说“猪”,云水很认真地回答“A”,于是别人很看到一个很趣地现象,我不停地叫云水“猪”,而云水也很认真边点头边答应我“矣”。

场上所有人都笑翻了,云水很快地也意识到了,大笑着用她的小粉拳来打我。而我装着在躲,其实心里像六月天喝冰水一样很受用。

很快开始上菜了,我们就边吃饭边聊天,坐在我身边的月儿思维特别敏捷,一晚上和她胡吹嗐侃的时间居多。

吃完饭,我们又把她们送回学校。

当她们走进了学校,我发现老莫眼光就没有离开过凌听,直到她走进校门,没有影了,眼光还有点直。

我走到老莫面前,用双手做招魂状:“老莫,归来罗,归来罗!”

老莫这才回过神,说:“美女啊。”

我说:“看得出来啊,你现在是全身发软,除了一个地方是硬的。”

老莫说:“我一定要把她泡上手。”

“泡上床吧。”我纠正。

“老拆,这次我怎么有种爱情的感觉。”

“拉倒吧,你也就顶多是爱欲。”

“我一定会让她爱上我!”老莫再次咬牙切齿的发誓。

我不至可否,心里早替他把“爱上我”改上“上我床”。


第四章 应聘

快乐时间总是很短暂,这不周末又结束了,又到了黑色周一了。

我睡到了9点多才起床,悠哉悠哉地去上班。

公司的标准上班时间是9点钟。但因为我是销售,销售有N多理由不准时上班,比如见客户啊,昨晚陪客户喝酒啊。老板一般也不管,他关心的是每月交的粮食,够数就行。而我恰恰是为数不多的,让他不用操心数的销售之一。所以没有紧急事,他也不会深究我的日常行为规范。

到公司后,我把手头的几个大项目理了一下,其中二个项目参数都是写死了我们的产品的参数,上个月标书已发,这个月中旬投标,已安排好几个公司围标,不出意外是囊中之物。这个月的数已经超额了。

但比较头痛的是东莞黄沙会展中心六千万的项目,技术中心的主任老黄一直不阴不阳,不嗯不叽的。已经派最好的工程师去沟通了几次,效果不大。看来正面攻击有问题,要曲线救国才行。

我正在想着这事,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眼一看,这位兄台白白胖胖净净的,带了一副金丝眼镜,在电视剧里基本上是斯文败类的类型。不过,我不敢当面损他,因为他是健哥,我的顶头上司,大名叫田行健,据说他父亲根据易经中的乾卦“天行键,君子以自强不息”之意的谐音来取的名字,田爸爸文化底蕴挺好的,不过生的儿子就差了点了,浑身没半点雅骨,一身铜臭,但做生意倒是一把好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