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分头战斗?我看着车上横七坚八躺着的两个小妞,苦笑。

我打电话到广武酒店订了二间标准双人房,广武是广州武警下属的酒店,一般不会被查房,虽然我没有打算干什么坏事,(而且就她们俩醉成这样,就是我有心想干点坏事估计也难),我带二个小妞来开房万一被查,非百口难辩,我每次有战斗基本上会选在这里,这年头安全第一。

好容易把她们俩一个个送上房间,安置在两张床上,盖好背子,我坐在房间的沙发大喘气,出了一身大汗,酒意也全没了。两位大美女喝醉酒后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了,但月儿修长的腿和短裙里若隐若现的小丨内丨裤还是让我眼有点发直;而云水侧睡的姿势,把她的胸挤了大半出来,更是差点没把我的鼻血给挤出来。

不能再看下去了,我只是个凡夫俗子,早上小弟弟也会升“国旗”,太久没有嘿咻别嘿咻也要打打“飞机”才能阴阳协调。再看下去,我真要忍不住犯罪了。还是赶紧回房间打完“飞机”,好好睡一觉比较安全。

我没有关灯,准备退出房间,不关灯是因为我担心她们晚上起来,找不到灯会跌倒。

正在这时候,云水突然呕了几声,然后爬起身,捂住嘴巴,迷茫的眼睛分明在找厕所,我连忙把她扶到厕所,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递纸巾给她。

吐完后,她感觉舒服了点,也清醒了点,但还是晕沉沉的,她问我这是哪,我说是酒店。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说只是她们在这间房,我在另外一间的时候,以证明我的清白的时候,她就东倒西歪地上床倒头又睡了。我帮她盖好被子,决定还是留在这里睡了,她们俩都喝这么醉,半夜起来吐什么的还需要人来照顾,再者刚才云水的一番飞流直下三千尺,已经去尽我的所有生理上的欲望了,让我现在灵魂和肉体都无比的纯洁。

我从衣橱上方拿了一床被子,这地方是我常来,所以我很熟悉各个物品的位置,我把被子垫在地下,然后舒服地躺下,躺下后我心里在想,是不是我长得太忠厚老实了,所以这二个小妞都不防备我;还是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开放,这么无所谓……想着想着,困意上涌,很快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下床的声音,我的眼睛努力撑开了一条缝,天已经大亮了,下床的是月儿,她先在床边坐了一会,估计在回神,然后轻手轻脚地走过我的身边,由于房间不大,我躺的位置是两张床的外侧,而且我的头是朝门方向的,厕所是在门口。所以月儿去厕所,一定会经过我的头的位置,当她经过的时候,我忍不住张开了眼,短裙里的风光顿时一览无遗,我看到笔直的腿上,一条白色小可爱包住了月儿的翘臀,丨内丨裤上还印有LOVE字样。


第八章 疑团

月儿还没有出来,云水也醒了,坐起在床上揉着眼睛。这时候,我也不好意思再装睡了,直起身伸了个懒腰,朝云水说,早。

云水回过神来了,大概觉得自己样子太丑,“啊”得一声,不好意思地把被子举起来挡在了自己面前。

我笑了笑,心想你昨晚更丑的样子我都见过,不知道将来如果有机会和你嘿咻会不会有阴影,不由想到昨晚云水胸前波涛汹涌的样子,心里咚地一下猛跳。

为了让她们好好梳妆,我回到了我开的但一晚没入住的房间,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在了床了,眯了一会。

等她们洗梳好,我把她们先送回了学校宿舍。然后回家,关了手机,痛痛快快地睡了个回魂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夜朗星稀的晚上八点了,我打开手机,发现老莫和月儿,云水都打过我电话。

肯定是叫我吃午饭或晚饭,我先拨了老莫的电话,响了良久,老莫才接,我正要数落他,老莫沙哑着声音说,“我在白云山公园的白云寺的门口位置,你快过来。”,我觉察到有异,问他怎么啦,他说你过来我再告诉你,然后就挂了。

肯定出什么事,我立即穿上衣服,冲到下楼开动车子,直奔白云山。

路上我先给月儿打了个电话,耳边传来月儿清脆如风铃的声音。

“懒猪,睡到现在啊,我和云水想感谢你昨晚的照顾,明天请你吃饭,能不能赏光啊。”

“好啊好啊,这辈子除了我妈之外,你是第二个请我吃饭的美女了。”我一口答应,“我想吃你们学校的食堂饭,回忆回忆我的大学时光。”这样一来既能不拂她们的好意,又能帮她们省点钱,二来我确实想吃学校的菜了。

“好,一言为定!”

“明天中午见,我很能吃的,你们要多准备点菜票哦。”

“好啊,没问题。对了,你和老莫在一起吗?”

“不在啊,我正要去会合他,怎么啦,出了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月儿欲言又止地说:“你先找到老莫吧,具体的,明天见面再告诉你。”

我挂了电话,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来到白云山,不过我唯一能肯定的是肯定和凌听有关。白云山五点后能让车开上山,所以我买了票后驱车直奔白云寺。

远远地我就看到老莫的MINI停在路边,而老莫坐在往寺庙的路上,手里拿着一瓶酒,双目无神地看着远方。

我赶紧把车停在一边,走到他身边,一把抢过酒瓶,我定睛一看是瓶红星二锅头,而且已经喝了大半瓶了,看来心里的事劲还不小,要用56度的白酒来消愁。

“怎么啦,是和凌听有关吗?”我问。

“不要再提这个女人!!!”老莫骤然朝我吼道,并一把抢回酒瓶,猛地灌了两口,因为喝得太猛了,被呛得在大声咳嗽。

我摇摇头,回到车上取了一瓶矿泉水下来,我从来没有见老莫为一个女人这么生气,但恨之深往往爱之深,我不由重新评估老莫对凌听的感情了。

我把水递给老莫,点燃一支烟,递给老莫然后顺势夺过那瓶酒。

老莫接过烟,一声不吭地一口接一口地抽,一不小心又被呛得咳嗽。

我不吭声,一边陪着他在抽烟,一边发短信给我们的另外一个好朋友小毕,让他火速打车赶来,这种情况我是绝对不能让老莫开车的。

然后我就等着老莫开口,因为我很了解他,这时候最好就是等他自己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

老莫抽完一支烟后,心情平静了一点,开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我们分别后,他和凌听去天河北的嘉逸国际大酒店开了房(五星级的,老莫泡妞向来很舍得花本钱滴)。

接下去省略了二万字,当然老莫也没有告诉我。

他们一觉醒来后,已经晚上6点多,凌听看了时间显得有点紧张,晚饭也不吃了,说是要马上回学校有事。

老莫没有在意,二人就起身梳洗,恩爱了一会(这段老莫没说,是我根据老莫的习性加上的),然后退房。在路上,老莫发现凌听有点心不在焉,不停地拨弄手机,若有所思,又像在等谁的电话。

到学校门口,凌听先是紧张地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后来应该是没有发现要找的东西,凌听松了一口气,神色也轻松下来了,和老莫在车上缠绵地吻别一会,然后下车进学校。

老莫发现她的手机落在了位置上,因为刚才太缠绵了,所以也没有发现,于是开了车门拿过去给凌听,二人一时间情意绵绵,也不管了别人了,顾自又吻别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