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月儿和云水都说和我一起去取车,这让我决定走路去取车,一来路程不远,二来有二个美女相陪,多拉风的事,坐车上不就没人看得到了嘛。

路上,月儿接了个电话说:“老拆,晚上那个完美电子的网络中心主任约我去高尔夫(广州最火的酒吧之一),你说我去不去呢?”

光美电子?我想起来了,这是个香港企业,做电子配件的,为IPOD、诺基亚手机提供电子元件,生意做得非常大,也是我们的大客户,我见过那个网络中心主任,是个香港人,叫James,平时接触感觉还是彬彬有礼的。

这次他们有个IT设备的采购,金额不小,目前正在选品牌和型号,这时候正是关键时候。如果月儿能拿下来,那绝对是很震撼的事,还没有一个新人能到公司半年内有拿下过这么大的单子,对月儿的信心和经验也都很有帮助。

当然我也知道这个狗日的香港人这时候邀请月儿去酒吧不会有什么好心,生意固然重要,但是月儿的安全更是重要。

不过还好是香港人,香港人也爱玩也好色,但他们素质比较高,一般不太会乱来,如果是台湾佬和日本鬼子这种禽兽,我是绝对是头可断,生意可不做,也不会让月儿去冒这个险。

我还是不放心,我想了想对月儿说:“可以去,我陪你一块去,再叫上王聪吧,就说刚好同事在一起,就一块去了,王聪和我他都见过的,不会太唐突。这次他们的采购很大,这也是很好的沟通机会。”

云水要回公司去帮助徐胖子写总结,而且我们是去见客户,她就不去了。

路上月儿约好了王聪,一起在高尔夫见面。王聪也是我们这个部门的销售,一个帅小伙子,去年刚毕业就来到了我们公司。

我送云水到了公司,掉头就沿着环市路往西走,刚到广州火车站,正要掉头驶入高尔夫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我一看,陌生电话,顺手接了起来。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很轻柔很好听的声音:“你好,梁猜,我是采韵。”

采韵?我迅速在大脑里GOOGLE了一下,只用了0.005秒我就想起来了,是下午那个风姿绰约的美女。

“你好,靓女。”我很快回答道,心里在想这么晚了,她有什么急事找我呢?

“呵呵……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了。”听见我这么叫她,听得出在电话那头她应该挺开心的。

“哪里哪里。”这不是客气话,这是真心话,于公于私我都希望她常来打扰。

“会展的项目有一些新的情况,比较紧急,想约你们出来聊一下。”她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

“好的,在哪?”我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四十。

“天河北路的浮水印咖啡屋,二十分钟后见。我打不通田先生的电话,麻烦你也找一下他,如果实在找不到他,和你谈也行。”她回答道。

“没问题,我给电话田先生,待会见。”我估算了一下时间,二十分钟,基本上可以赶到。

我放下了月儿,王聪这时候也到了,我交待王聪要照顾好月儿,如果我谈完时间早,我回来接应他们。有王聪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至少月儿还有个人照应,这样我比较放心。

然后,我加足马力驶上内环路,直奔浮水印会美女去了。


第二章 美酒

路上,我给健哥打手机,关机,打家里电话,说是下班就没回家。肯定是去打牌了,这死胖子,有正经事的时候总有办法找不到人。

我只好一个人去了浮水印,到那的时候还提早了五分钟,我把车停在旁边的露天车库,走进了浮水印。

这个咖啡馆也是我很喜欢去的一个休闲场所,洛可可式的雕塑布满整个餐厅,与主题相辉映的油画,加上四处布满似锦的干花,有种“华丽而寂寥”的感觉。

采韵还没有来,我找了一个边上的沙发坐了下来,这个位置旁边是一片的薰衣草干花,墙上挂的是梵高的《鸢尾花》,一幅田园风光,让人心旷神怡。

很快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映入我眼帘,采韵到了。

我扬了扬手,她看到后,施施然走了过来。

采韵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衣,胸口开得有点低,留下无数想像空间给人,下身着一件比较休闲的黑色短裙,配上修长的腿,好身材一览无余。

啊,我叹了一声,这不是存心让我分神吗,这时候我心里竟然想的是,钟市长这老头的手在她美丽的身体游走的时候,该是如何醉生梦死,如果换了我的手,那又是如何的欲仙欲死。

“嗨”采韵笑着朝我打了声招呼。

“嗨”我也回应采韵,同时心里为自己刚才的龌龊的念头直打自己一巴掌,赶紧关上刚才的想像。

“非常不好意思,这时候把你们叫出来。”采韵坐下后还是很礼貌向我道歉。

“没事,我们做销售这么晚谈事情是很平常,田先生今晚有事,所以过不来了。”我笑着回答道。

“没关系,你在应该也一样的,喝点什么?”采韵问。

“随便。”这是真的,不是客气,浮水印吃的东西比较一般,我来基本上是喝点茶或咖啡,主要是享受这里悠闲的氛围。

“我在这存了几支红酒,我平时喜欢在这里听音乐喝点酒。”采韵看着我说。

“好的,我们尝尝你的美酒吧。”我点了点头,和一个美丽的女孩享受一下小资生活,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小梁,黄主任的事有头绪了吗?”采韵问。

“一点头绪都没,采总。”我如实地回答,在她面前我居然发现说真话很舒服,这在我这么多年的销售生涯里可是从来没遇到的,我突然感觉她像我姐。

采韵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叫我采韵或者叫我Yvonne,别叫采总,太别扭了。”

“Yvonne(伊芬)?这个名字很法国,你在法国待过吗?”我问。

“没有,我年青的时候我去过巴黎,但只是去看一个朋友,这个名字是他帮我取的。”采韵轻轻地拿起桌上的水,浅浅地喝了一口。

我没有再问下去,也按没有按平常恭维别人接着她的话头一样恭维她年青,虽然她的外表看上去顶多也就是二十五、六岁,我知道实际年龄肯定比这个大,如果去恭维她年青,她一定很开心,但我还是没有。

而从她的表情和声音,我可以基本猜到她刚才提到的那个人肯定是她男朋友,而且现在一定两人没有在一起,不然她不会有这种淡淡的忧伤。

这时候,服务生把酒拿上来了,并用启酒器启开了瓶,顿时一阵芬芳的果香淡淡散开,普通红酒不可能有这种清香,不是国内的低廉的红酒(当然不可能,这简直是侮辱采韵),那一定是……

“博若莱?!”我转头细看酒的商标,果然是“博若莱”,而且是著名的绿戈山庄产的。

“你也爱喝博若莱。”这下轮到采韵惊讶了。

“喜欢喝,去年12月初一个法国留学的朋友带了二瓶给我,我们中午喝了一瓶,晚上我没忍住,自己偷偷把另外一瓶喝完了。”我笑着说。

“12月初啊,去年博若莱的解禁日是11月的第三个星期四也就是23日,你真的很幸运啊,喝到这么新鲜的博若莱,感觉如何?”采韵很开心地问我。

“仿佛跳进了一大杯鲜榨的覆盆子、黑醋栗和红樱桃的果汁当中,只愿此生长醉不复醒。”我回味道。


第三章 救我

我没想到,我和采韵一见面会聊了这么多不相干的话题,而且会这么投缘,这让我恨不得马上让那个朋友寄几箱博若莱过来,与采韵一醉方休。

葡萄酒的世界里,只有一种被称为FastWine的葡萄酒是用来干杯、无需慢慢品尝的,而最为知名的就是博若莱新酒(Beaujolais Nouvea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