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摇摇头,笑着慢慢地继续品尝。

采韵轻轻地喝了一小口,看着她和男朋友的照片,慢慢地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喜欢喝好喝的甜的卡布其诺啊、爱尔兰咖啡、63冰滴什么的。他走了之后,我学会了喝纯咖啡,刚开始我只喝出了苦涩,这么多年来,慢慢地我就从苦中品出了一丝的甘。”

我点了点头说:“苦或甘不是咖啡的味道,是你的心境。”

采韵似水的眼睛看着我,笑着说:“有时候,我真有错觉,以为你就是他。”

我摸摸下巴自嘲地笑着说:“别破坏他在你心目中完美形象,他是设计美好的东西,我的强项是破坏美好的东西,越美好的东西我越有兴趣破坏,包括你。”

采韵咯咯直乐,笑着说:“我倒很有兴趣看看你怎么破坏我。”

这话让我心里砰然一动,但我眼角扫到了她男朋友的背影,顿时收回了神,当着他的在天之灵调戏他女朋友,好象有点不敬,再者我也不喜欢替身这种角色。

更重要的是我惦记着和月儿的约会,我们又闲聊了一会项目,我就告辞出来了。

我回到公司去取电脑,顺便去接月儿。

当我回到公司已经没有几个人在了,我们部门更是只剩下了月儿在。

月儿在电脑上很专心地写着什么,我轻轻地走过去,看见她好象在写日记,就不再看了。而是把我在路上买的草莓味的“哈根达斯”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她转头看见我,顿时笑靥夹生,伸手抢过我手上的冰琪琳,开心地说:“我最喜欢的草莓味啊!”

我瞄了一眼她写的东西,问她:“在写什么呢?”

月儿马上把文档关了,说:“写日记啊。”

“今天写的什么啊?”我是个懒人,对写日记这种花时花精神的工作深恶痛绝,但我对月儿写的日记比较感兴趣。

“不告诉你。”月儿已经在开心地吃起“哈根达斯”了。

“是不是写满了,老拆老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我自恋地打趣。

月儿吃吃地笑:“是写满了老拆老拆讨厌你,就像小鱼不吃米。”


第七章 月心

我和月儿去了白云山。

这时候,天飘起了若有若无的毛毛雨。已经是将近12点钟,白云山还有不少晚上登山和散步的人,往山顶走,薄雾像一披白纱,轻轻地盖在树丫上,小径,石凳上,人仿佛走在仙境里。

我牵着月儿的手不觉走到了“笨猪跳”,我们靠着栏干,欣赏着烟雨朦胧中灯火阑珊的午夜广州。

这是一座充满燥动和暧昧的城市,一座属于夜晚和欲望的城市,一座不设防的城市,任由我们游走在清醒与放纵的边缘,寻找着爱与不爱的理由,用身体的满足来填补寂寞的空隙。

我从后面轻轻地搂住月儿的腰,月儿把身体靠在我的身上,风吹拂起她的发丝,轻轻地滑过我的脸,我转头寻着她的唇,如饮甘泉地亲吻着她,月儿反转过身紧紧地回抱着我,用唇回应着我的亲吻。

良久,我们才松开。

月儿看着我,一双眼睛黑漆闪亮,嘴角似笑非笑,在昏黄的灯光照映下,明媚动人,我不禁看得有点痴了。

月儿伸出双手把我的脸挤成一团,然后看着我的怪样子,咯咯直乐说:“看什么呢,傻瓜?”

我笑着说:“可以借手机给我用一下吗?”

月儿说:“好啊,打给谁啊?”

我认真地说:“我要打电话告诉我妈,我发现了一个绝世大美女,她的儿媳妇有着落了。”

月儿呵呵地笑道:“真的吗?”

我微笑地伸出右手帮她拂去头上的小雨珠,说:“当然啦,你看老天爷都对你流口水了。”

月儿嫣然一笑:“油腔滑调。”

我问月儿:“你知道我这种人最不适合做什么工作吗?”

月儿想了想说:“老师?因为你会误人子弟,或者清洁工?因为你没有这个耐心。”

我笑着回答道:“都不是,答案是加油站员工。”

月儿好奇地问:“为什么呢?”

我一边比划着,一边回答道:“你刚才回答了啊,因为我会油枪滑掉(油腔滑调)啊。”

月儿随即明白了,笑得花枝乱颤。

我看着笑靥如花的月儿,忍不住心猿意马地抱她入怀,并把左手伸入她怀里,轻轻地握住她娇翘、柔软的胸,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还因为我会卡油(揩油)。”

月儿轻笑着拍打了一下我的手,并把我的手拉出她的怀里,轻轻地咬了一口,我大声地惨叫起来。

月儿抿嘴一笑,轻轻用手抚摸着咬过地方,然后用双手紧紧环住我的腰,把头埋在我的怀里。

过了一会,月儿抬起头看着我说:“老拆,你知道吗?你,给了我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要么从未遇上,要么永远不要离开。和你在一起,有着我从未有过的快乐。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为一个人流过这么多眼泪。那天看见你亲吻云水,我告诉自己应该明白,也许你我之间是该淡然一笑而释怀的一场成人游戏而已, 我们都应该学会归位。可是回到房间后我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流满面,我多么不愿意承认,一个不该认真的风花雪月事,我却认真了。”

月儿顿了顿继续说:“可是那时我还有男朋友,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你只爱我一个?还记得吗,好久以前,在毋米粥吃饭的时候,老莫曾经问过你如果云儿和我掉在水里,你会救谁吗?”

我回忆起了那次的情形,老莫这个无耻的家伙嗐起的哄,记得我的回答她们俩都不开心。

我老实回答说:“我当时选择了你,因为云水会游泳。”

“是的,所以我并不高兴!因为我想你先救我,仅仅是因为你想,而不是因为云水会游泳。虽然这可能很自私。但感情也许本来就是自私的。在我以往的感情里,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固执地认为,爱我,他就要为我做一切让我开心,而我也一直欣然接受这一切。可是和你在一起后,我却发现我总想做些什么能让你开心,”月儿用如水的眼睛看着我说:“那晚后,我无法继续装得若无其事,虽然我曾经以为我可以,我逃避着你,躲避着你的眼光,但一转身我却又在人群中不停地找寻你。我第一次发现爱一个人是卑微的。”

我目不转睛看着月儿。

月儿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眼中闪着点点泪光,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和你的感情是一场最大的冒险,其他种种的冒险大不了一死,可是,这场冒险却可能会让我生不如死。但我还是如飞蛾扑火般执迷不悟。”

我不说话,只是紧紧地把月儿抱在怀里。

良久,月儿用她那如一泓清泉的大眼睛看着我说:“我是不是给你压力了?老拆。”

我摇摇头。

月儿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吗?如果我们真的能走到那一天,我最想听到的,是你大声对我说‘我爱你’。”

我点了点头,心里突然盈满了甜蜜,那是一种相爱的人才会有的满足。

月儿抬起头,看着我说:“老拆,你知道,我对你的爱有多重吗?”

我看着月儿的眼睛,点点头。

月儿走到栏干边,张开双臂深吸呼一口新鲜空气,嫣然一笑回头说:“85斤,我全身的重量!”


第八章 夜话

送月儿回家后,我回味着她的一番话,躺在床上左翻右转地睡不着觉。

我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多了,想打电话骚扰一下老莫,但怕吵了凌听,想想还是做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乐了,是老莫!这简直是送菜上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