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们回过头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从上海菜和35G的川菜入手,上海菜比较矜持,要花时间慢慢泡,但比较匹配我们哥俩今天的白领行头打扮,川菜可以比较直接入手,何况那一手掌握不来的35G,相信一定只会让我们的手酸,而不会长茧,只不过这种女孩喜欢打扮比较“耶”的男生。所以我们决定多下两根线,哪条鱼上钩都行!

我们俩分头写纸条,我给上海菜写纸条,老莫给川菜写纸条。

我很快写好:“天堂离我的距离,只有5.6米,从我右手到你左手的距离,可以一起喝一杯吗?天使。”

我转头看老莫,他很认真地趴在桌上疾笔奋书。我近前一看,老莫写的是:“同是真爱寂寞人,相逢不如喝一杯!”

我抬头找服务生时,发现酒吧里已经人声鼎沸,服务生跑来跑去传纸条忙得晕头转向。而稍有点点姿色的女人都已收到不少的纸条。

看来今晚是绝对的卖方市场行情。


第十一章 夜战

这时候,我突然内急,让老莫看坐在我的位置上,看着那两个上海菜,当她们看过来的时候,就举杯与她们对饮。

这是绝对重要的细节,艳遇往往取决于第一个眼神。

当我回来,老莫正与坐在台外那个女人遥相对饮,老莫的姿势优美而典雅,眼神迷乱而沉沦。

我心里暗赞了一下老莫,梁朝伟也就这水平了。

同时她们的纸条也传回来了,上面写着“天堂禁酒,所以我回到凡间和你共饮这一杯。”嗯,果然有点情调的,这是个好开始,我们正要继续。

这时候我们却收到一张纸条,居然有女孩给我们主动传纸条,不由大喜过望,原来,我们像周星星形容的那样,像漆黑中螢火虫一样,那么鲜明,那么出众。

我们赶紧看字条,上面写着“等你等到我心痛!13桌”。我们赶紧寻觅13桌的美女,看看是哪些美女,这么有眼力,能从茫茫人群中一眼发现我们这两个这么出众的男人。

当服务员指给我们看13桌的时候,我们差点把去年元宵节的饭都吐出来了。那边分明坐着两个举止猥琐的男人。老莫当即气急败地在纸条上回:“心痛到医院照心电图去!!!”

服务生拿纸条过去,又拿回一张纸条放在我们邻座的两个胖妞桌上,跟我们说对不起,传错了,刚才那纸条是给旁边这两个美女的。

我们收拾心情正要继续,却发现那二个上海菜竟然已经起身离席。

于是我们转身要去攻陷35G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三个男人坐在她们桌前了。再环顾周围,连身边的两个胖妞都已经坐了二个男人。

我和老莫暗叹失败,一边孤影自怜地两个人对饮,一边不甘心地再寻找目标。

还好那个甜姐部长看到我们这么孤单,过来和我们玩骰子喝酒,才让我们心情好了起来。

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有两个女人经过,和甜姐打招呼,我抬眼一看,哟,不就是刚才那两个上海菜吗?

看来她们和甜姐很熟悉,有说有笑,说是刚才有事出去了,现在回来继续喝。

甜姐顺手推舟地让她们在我们这坐下,我笑着举手朝她们打招呼,老莫则站起优雅地微笑,起身请她们坐下。

我们简单相互介绍了一下自己,和老莫举杯同饮长得比较精致的女人叫谌枫,另外一个相貌稍逊少少,但身材娇好的叫林寒,这是两个看起来比较小资的女人。

谌枫坐下先开口说:“你们的纸条是我来真爱玩以来,收到的写得最有情调的一张纸条。”

我正在答腔,那厢老莫已边用温柔的眼神的在对谌枫放电,边说:“有情调的话也一定因为有情调的人才有感而发。”

我心里已经第二次狂吐了,前年元宵的饭都快要吐出来了。

我暗里摇摇头,径自和林寒玩起骰子。

这是个演艺吧,声音不是吵到无法说话,但据我多年的实战经验,在酒吧最好的沟通的方式的还是玩骰子。

玩骰子,如果赢了可以证明你的IQ不错;如果输了,借机说两句赞美她的话或自嘲的话,可以证明你的幽默和风趣。同时,在玩的过程中,还可以用你或挑逗或柔情似水的眼神,勾引她的眼神。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想楼上的窗户都开了,离楼下的门打开还会远吗。

林寒是个挺活泼的人,我在玩骰子的时候,不停说着一些带点情色的笑话,逗得她哈哈大笑。

当乐队歇止的时候,借着比较安静。

我对林寒说,我们玩个游戏吧,林寒欣然同意。

我从口袋里拿出三个硬币(我特地带上的,以便不时之需),把硬币夹在手上,把规则与林寒说了,并强调一定要先拔出硬币,才能回答问题,然后开始游戏,这时候谌枫也饶有兴趣地看着。

“你最爱吃什么水果?”我很快问第一个问题。

“榴莲,提子。”林寒马上从我手指里拔出第一枚硬币,轻松地回答道。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我更快的速度问第二个问题。

“有幽默感的,帅的。”林寒更快拔出第二枚硬币,并回答。

“第一次**,做完后你男朋友说了什么?”我清晰而急促地语速问,然后用劲捏住最后一枚硬币。

林寒还没回答,先惯性地去拔硬币,但由于我的用力,她无力拔出,不由得急道:“你夹这么紧,我拔出不来啊!”

说完她停了一下,自己先哈哈大笑,用手使劲打我。

谌枫也乐得在旁边咯咯地笑。

老莫在一旁边损我,说这游戏太低级,也要和谌枫玩一个脑筋极转弯。谌枫饶有兴趣说好。

老莫说:“开始了,除了人类还有什么动物最爱问为什么?”

谌枫想了想说:“鹦鹉?八哥?不知道了。”

老莫回答道:“是猪!”

谌枫不解地问:“为什么?”

老莫含笑不语地看着她,她突然明白过来了,嗔笑地拍打了一下老莫的手。

而林寒还是没弄明白,还在问我:“为什么啊?”

谌枫笑着说:“他们在作弄我们,说我们是猪呢!”

林寒这才明白过来,笑着骂老莫真TMD坏。

很快一瓶酒喝完了,我们又叫了一瓶了,谌枫要买单,被老莫坚决挡住了,所谓要浪漫先浪费,泡妞千万不能小气,装也得装出大爷来。

在快喝了半瓶的时候,谌枫接到了电话,是她母亲打来的,说是身体有点不舒服,要她快回去。

谌枫和林寒要先走了,但看得出谌枫对老莫挺有好感的,走的时候有点依依不舍,临走还特意和老莫拥抱了一下。我和林寒玩得也挺开心,我们俩也拥别了一下。

大家约好晚上再聚(因为此时已是凌晨2点多了)。

我们送别她们,也就此回酒店,路上我们对望一眼,开心地对击了一掌,有戏!

我们大声唱着改编版刘德华的歌:“独自去偷欢,我把你抱上床……你不用避丨孕丨套,我说你是自寻烦扰,为你我去洗了两次澡,为你我把丨内丨裤脱掉…….”


第十二章 惊魂

第二天下午我们去参加了研讨会,面上认真开会,心里两个人却在YY着晚上的快活。

晚上,她们俩如期而至,剧情如同我们想像地顺利发展,同时我们也知道了谌枫是长沙人在厦门开了一家宾馆,而林寒是山东人开了一家瑜珈馆,自己做兼做教练。

在喝完了两瓶酒后,大家都貌似很醉了,其实从昨天的情况来看,每个人都还没到醉的程度,但放纵总要给自己一个借口,喝醉了,往往是最好的借口。

我们相拥着来到了谌枫开的宾馆,开了两间房,心照不宣地各自成对地进入了房。

进到了房,坐在了床上,林寒似乎有点尴尬,我见状掏出一盒纸牌(自带的,我的泡妞三大武器之一),说,我们来玩牌吧。

林寒很开心地说好,又问输了怎么办,我说,输的人脱衣服。林寒说,好,谁怕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