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和月儿在她房间缠绵了很久,我们都很想念对方,以至于都有点情不自禁,但我硬是克制住了自己,因为我身上的吻痕在小于十公分的视线距离,还是能看出来的。

月儿是极度敏感的天蝎座,这个险是万万冒不得的。

日子还长着呢,长线才能钓大鱼,钱多才够去砸人。

第二天上午,我正睡得糊糊涂涂,张宇哲打了电话进来。这两天莫非是菩萨生日,这帮善男信女都赶着来上香。

我接了电话起来,张宇哲和刘良如出一辙地貌似关怀地东拉西扯一番。我耐心地听着,他我倒不好意思直接打断他,聊了近十分钟,张宇哲才绕到了正题,原来他也收到风,说我们的品牌面临被换掉的危险,他早上和刘良谈了很久,最后刘良才承认确实是这种情况。

用张宇哲的自己原话是:“刚才刘良已经被我狠狠地批评了,这个人太好大喜功,做事不踏实。我还是希望你能接回这个项目,而且部门的区域也重新划分,你和刘良各带一部份大客户,SMB市场也由两个团队一起来做。”

我没有马上答应,只说我考虑一下,现在这个局面,我也不知道怎么收拾。

这时候采韵打了电话过来,我们先是闲聊了一会,然后她问我,张宇哲他们有没有打电话给我。我说,张宇哲刚打,要我重新接上这个项目。

采韵笑着说,那当然,你们郑总都知道这项目要出问题了,他肯定被臭骂一顿后,赶快来找你的。

我惊异和敬佩采韵的周密的计划和强大的控制能力。

剩下两天假期,我都和月儿在一起,咖喱鸡终于化成了一小块淡淡的黄色的痕迹,这是马上要消失的标志。

看来,再没有障碍可以阻止我再次一亲月儿芳泽了。

这两天,一开始采韵会打个电话过来,我们会闲聊几句,但我不敢聊太长或太亲密的口气。

因为我已经感受月儿有点吃醋的眼光。

其实采韵何尝不是,从我接电话的口气就能感受到了我说话不方便,她从来不问我在哪,或干什么,只是不再主动打电话给我。

原来,脚踩两条船,不翻船也是会晕船的。

我突然同情起古代皇帝来了,我同时应付两个女孩已心力憔悴,这哥们有后宫佳丽三千,每人说上几句话都够轮上一年半载的。唉,做男人多不容易。

一个人待的时候,我仔细地品味这两个女人,采韵像幅绝妙的画,风韵卓约,但对她的欣赏其实多于爱;月儿像道好菜,色香味俱全,可以爱她爱得很真实。

如果一定要选择,我还是会选择月儿。

不过,对于女人,男人通常是不到非选不可的时候,是很难下决心的,但是等到可以下决心的时候,又往往没得选了。

八号开始上班,我本来想继续休假,但七号晚上接到郑总的助理的电话,通知我今天开紧急碰头会,郑总找我开会,看来与会展中心有关。


第九章 换卡

我挣扎着一早就去公司开会。

郑总的办公室除了我之外,还有张宇哲。郑总当着张宇哲的面,请我回来继续负责这个项目。看来这个政绩项目,郑总也输不起。

我同意接回这个项目,主要原因除了不想让采韵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外,就是想挣一口气。

我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采韵,采韵笑着说:“这个我早料到了,已经做好准备了,明天分管的汪副省长就会出面要求继续按原来的方案进行。”

果不其然,第二天,汪副省长就出面强势压制住了其他品牌试图翻盘。

下午,采韵约在浮水印见面,有东西要给我。自从月儿回来,我也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

刚要出门,就看见月儿嘟着嘴,抱着笔记本电脑往外走,我笑着问她怎么啦,她说系统崩溃了,要给IT工程师重新装系统。

我和采韵找了东南角的老位置,这几天她为了控制住会展中心的局面,应该是花了很大的心血,脸都有点瘦了。

我心疼地伸出左手去摸了摸她有点消瘦的脸,她微笑地用右手握住我的手,轻轻地握了一下。

采韵告诉我,商务标书初稿也出来了,临时通知她过去,她没带U盘,就用手机卡去拷过来,由于这个文件现在是绝对的机密,为了安全起见,不能发邮件,让我现在直接拷过去,仔细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需要改成对我们有利的条款,马上告诉她。

我把她的手机FLASH卡插到我手机上,找到那篇文档,文档不是很大,我就直接拷到手机自带的卡上,准备回头再拷到电脑上。

这时候,我们点的咖啡上来了,是纯的“蓝山咖啡”,和采韵在一起,我也学会了品尝纯咖啡。拷完后,我取出卡,放在了桌上。

采韵笑着告诉我,那几个品牌是如何联合反攻,钟市长和汪省长又是怎么出来直接打回那些人的反攻,她说得很举重若轻,说得很轻描淡写,但我知道为了帮我,这着险棋花了她太大的精力。

就在这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响起,是张宇哲,说是让我马上回公司开个碰头会,重新分配二个销售部的大客户。

我心里几万个不愿意,但也只好起身。拿起手机,把我的卡插回手机,和采韵道别后就马上回公司了。

回到公司,我回位置上去抱起笔记本电脑,准备去开会,经过月儿的位置,看见她的电脑已经重装好了,但她还是在那嘟着嘴郁闷。

我笑着问又怎么啦,她皱眉说:“我之前的资料全放在C盘的我的文档里,这一重装,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马上要给代理商发我们在电力行业的成功案例,现在怎么办啊?对了,老拆,你电脑里有吗,拷给我。”

我的电脑马上要抱进去开会,客户数据都在里面,我突然想到我的手机卡上有一整套的投标资源,包括这几个成功案例。

我把卡取了出来给月儿,假公济私地顺便低声问她:“不知美女晚上可有约?”

月儿接过卡,笑着轻声说:“有又何如?没有又何如?”

我一脸坏笑低声回答道:“有,就马上推了它,因为我要约你。没有的话,诚邀美女到寒舍看新到的几张大碟。”

月儿抬眼笑看着我说:“什么大碟啊?肯定是三级片!”

我点了点头正色地说:“正是!”

月儿捂嘴直乐,眼睛转了两圈,点点头说:“那好吧,男主角一定要帅一点的才行!”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那当然,由在下亲自倾情主演!”


第十章 月泪

张宇哲这个会开得又长又臭。

刘良在分地盘的时候锱铢必争,我只笑笑不做争论,但他亦不知足步步逼进。倒是张宇哲为了显示公平,不停地帮我说话。

我冷眼看着他们俩,心里突然很想笑。这时候,我心里就决定了,这个项目做完的时候,就是我走人的时候。

好不容易这场闹剧似的分地盘结束了,我们两个团队任务一样,人数也相当,刘良拿了电信,烟草,电力,给了我包括会展中心在内的大企业,银行和移动。刘良主动把月儿给到了我这。

他知道他不一定能使得动月儿,何况月儿只是潜力股,现在还不是绩优股,他乐得顺水推舟,说是成人之美,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开完会已经是将近八点钟了。我又累又饿地走回位置,发现月儿不在位置上,我的手机卡已经放在我的桌上。

月儿可能等我太久,去吃东西了。我打月儿电话,通的,但没有人接。可能是她那太吵,没听见,我又打了几次,还是没人接。

我到放食物的抽屉拿了一些饼干出来,然后就把手机接进电脑里,把文件拷进电脑,开始边看会展中心商务条款,边等月儿。

这一过就是将近二个小时,这之间,我又打了几次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月儿也没有打电话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