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甜蜜最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我想了想,摇摇头说:“没有。感情往往不是因为甜,而是因为痛,才刻骨铭心的。”

采韵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为人注意地轻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窗外的飞驰而逝的景色。

我知道又触动了她的伤心事了,连忙用别的话题岔开,说:“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正在玩CS玩得起劲,突然宿舍熄灯了,于是我们几个集体高呼“来电!来电!”,结果5分钟后真的来电;接着,我们高喊‘晚点熄灯!晚点熄灯!’然后真的11:50才熄灯;这时候,我们所有人沉默了一会,然后,我们不约而同地高叫“漂亮女孩!漂亮女孩!……”

采韵笑着说:“然后呢?”

我微笑接着说:“然后真的有一个漂亮女孩用力踢开我们的宿舍门!”

采韵睁大眼睛,看着我说:“这么神奇!真的来了个漂亮女孩吗?”

我认真地说:“真的是个漂亮女孩,如果她的年龄小二十岁,胸大二十吋;如果她的腰小二十公分,腿长二十厘米;如果她脸小二十公分,眼大二十毫米!”

采韵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说:“一定是看宿舍的大娘上来教训你们这帮不睡觉的小孩!”

看着采韵开心的样子,我也很开心,一路又讲了一些笑话给她听,乐得她前仰后翻的。

当时在回广州的路上,我心里就清楚地知道我与采韵,只可能是X,短暂的交汇后,还是会回到原来的轨迹。我们一定会相亲,但也许不会相爱。我们心里都有一道很难逾越的鸿沟,她的子谦,我的月儿。

到广州后,采韵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了华标广场,我没有问去谁那,但我知道应该是去钟市长家。华标广场历来听说似乎有一些市里政要住在里面。

送到了采韵,刚出华标广场,我就接到月儿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月儿银铃般的声音,我很开心地和月儿说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但月儿的最后一句话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说定不到7号的飞机票,只能定到5号的机票,她高兴地说,好想我,大后天就可以回来咬我。

月儿本来打算多请两天假才回来,所以她没有定回程的机票。

我摸了摸肩膀上采韵留下的“咖喱鸡”,心里暗暗叫苦,这下月儿估计不是咬这么简单,剪鱿鱼圈的可能性大一点!


第八章 印记

回到家,我立即脱掉上衣检查。

采韵细牙香唇之下,留一个唇形的淤紫色的吻痕。

从艺术角度上来看,这是个很浪漫的现实主义作品;从医学角度上来讲,这叫“机械性紫斑”是皮下微血管破裂出血;从我个人立场的角度来说,事关我的小弟弟下半辈子还能不能伴我骋骋沙场。

我立即打通“偷情24小时热线”的电话,主持人老莫在千里之外的四川接起了电话。

他一听就乐了:“该!我在四川帮老丈人扛煤气,陪岳母大人买菜,你可好,在澳门风流快活!”

唉,我怎么会有这种素质的朋友呢,真是失败!关健时候还在幸灾乐祸。

我威胁他说:“小样,如果我和月儿黄了,我一定拆散你们这对狗男女!”

没想到老莫电话那头一声叹息:“我估计你都不用拆了,昨天我们又吵架了,现在基本上是三天一大吵,一天一小吵,我现在比小媳妇还不如,出个门不但要请示汇报,还时不时要接受她的突击检查,生不如死啊!”

我笑着边损他边安慰他:“你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谁让你的大头管不住小头呢,人家凌听也是在乎你,才会这么管着你,不然的话,你像条狗一样躺在她脚边,她边白眼都懒得给你。好了,先谈要紧事,怎么消除这个咖喱鸡!”

老莫说:“月儿大后天就回来,你只有不到三天时间,基本没戏,你还是花点时间为你的小弟弟选个旺祖旺宗的风水宝地吧,我每年清明、中秋的时候,会在坟头摆几个最新款式的避丨孕丨套来纪念它的。”

我顿时气结,嘿嘿地一笑说:“莫成都同学,要不要我告诉凌听,上个月你瞒着她去见的一个漂亮网友,要不要我告诉凌听,8月份的某一天你并没出差去湛江,而是在我家和一个漂亮小妞在我房间聊了一晚上的天,害得我混了一宿睡沙发啊……”

老莫也嘿嘿一笑回答说:“你看看,小样了吧,人可以小样,不能小样成这样啊!要不你去拔火罐,把咖喱鸡盖住了?”

我看了一下位置,说:“不行,在锁骨附近,谁拔火罐还拔锁骨上的,又不是盖邮戳!”

老莫啧啧两声地说:“采韵的小嘴真是会选地方啊,奥运会‘鸟巢’的选址咋就没请她去呢!那你只有忍点痛了,用烟头来烫两下那伤口,然后说是不小心烟头烫伤的。”

我杀人的心都有了,这什么歪点子,别说烟头烫不了这么大的面积,而且烫伤和咬伤的痕迹分明不同。

老莫看我急了,乐得前仰后翻的,最后他才告诉我他以前用过一种叫“喜疗妥乳膏”对消淤很有效。我立即驱车前往各大小药房找寻,结果还真让我找到了!

然后我又按老莫所说的,配以每天用温水毛巾热敷,说是每天三到五次,如果不是怕长痒子,我则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敷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5号晚上我去机场接月儿的时候,我锁骨上的吻痕已经很淡了,要很仔细看才能看出形状来,老莫真是偷情这行的专家,不服不行!

我不禁松了一口气,这个难题一下子从原来的单项选择题变成了多项选择题,它可以是洗澡时搓的,蚊子咬的,也可以是不小心碰的。

接月儿的时候,我特地穿了一件比较收口和T恤,虽然处理过了,但毕竟还是有点心虚。

月儿一见到我,开心地放下行李,像只小鸟一样地飞扑到我的怀里。

一路上月儿双手牵着我的右手,高兴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她说五天没和我说话了,一定要一次性补回来。

我笑着说,“五天没亲你,没抱你,没摸你了,是不是也要一次性补回来。”

月儿侧头嫣然一笑说:“那要看你表现!”

我用左手单手熟练地打着方向盘,右手紧紧地和月儿紧握在一起。

我和月儿回到她住的地方,云水不在,她和小毕去稻城玩了。

月儿带了很多家乡的特产回来,摆在桌上,要我一样一样的品尝过去。我正尝得不亦乐乎。突然手机响了,国庆后,我把手机转移取消了,反正放假也不会有什么公事找我。

我手上、嘴里都是吃的,月儿抿嘴笑着帮我从裤子掏出手机,我一看居然是刘良。

放下手上吃的东西,我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刘良先是语调温柔地和我七扯八扯一番,我听了一会,让他有话直说。这时候,刘良才吞吞吐吐地说会展中心我们的品牌面临着被清洗出局,他找过黄主任,采韵,也找过其他帮我们专家,但他们不是压根不理他,就是含含糊糊地敷衍他。

现在看来形势很危急,这个项目他曾经在张宇哲和郑总面前拍过胸脯的一定拿下这个项目,否则他走人。所以他想让我帮帮助。

我听后,老实告诉他,这事我帮不了忙,因为我根本不了解事情现在是什么情况,何况我已休假,可能还要辞职。

刘良在电话里再三地求我一定要救他,我动了侧隐之心,说我了解了解情况再说。

我挂了电话后,点燃了一支烟,思考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月儿递给一瓶水给我,说:“你真打算帮刘良他们吗?他们曾经这样对你!”

我摇摇头说:“我如果重新做这个项目也不会因为是帮他们,何况这件事目前是采韵和钟市长在操作,我也做不了什么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