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看着我肯定地点头说:“是的,决定了。”

“能不走吗?”我又牵起她的手。

“不能!”但她还是轻轻地但很坚定地把我的手甩开了回答道。

“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我执着地去牵她的手。

“你没有错,为什么要我原谅你呢?记得你曾经说过,感情从来没有对和错,只有爱或不爱。”月儿还是把我的手甩开。

“但是我爱你,月儿!”我又牵着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的大眼睛。

“不好意思,梁先生,你忘记了在你字后面加一个们字。”她摇摇头,冷冷地回答我,这一次很用力地甩开了我的手,转身走向房间。

我挡在她的面前,看着她说:“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你答应过我们一起在白云山听2005年的元旦钟声的。”

月儿轻轻但坚定地推开我,径直走向她的房间。走到房间口时她停住了,回过头看着我,说:“这是我曾经做的最美丽的一个梦,但是,现在发现我错了,曾经有人告诉我,爱情总会败给时间,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间竟然这么短,短到,我还没有入梦,梦就惊醒!”

说到这,看得出她已经努力在忍,但眼泪还是分明地在她眼里打着转。她不为人注意地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我现在要休息了,走的时候,请帮我带上大门。”

说完她进到房间,轻轻地关上了房门,月儿的叹声很轻,关门声也很轻,但在我耳里却是如同惊雷一样震耳欲聋。

我知道月儿的心门也许从此向我关上了。

我情绪低落地回到了公司,想集中精力在工作上,但思绪却停留在与月儿的林林总总片段上。

这时候,蔡总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他从别的渠道里得到消息,“阿尔特”知道这次成功的机率很低,已经准备放弃投标,而我们之前最强的对手“北顶”已在悄悄布置反击,这次反击据说还会动用黑道力量,但具体的情况打听不到。

这次的网络预算因为把第二期的部份也加入这次来投标,已由原来的三千二百万,增加到了六千八百万,但实际我们估算大家的成本基本上会在四千五百万左右,如果能够以预算价附近拿下此单,空间将会巨大。

挂了电话,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点荒谬可笑。

都说从动物变成人需要成几十万上百万年,从人变回动物只需一瓶酒。现在看来,一瓶酒不一定能够,但一叠钞票却一定能够。

我突然有一种很心累很迷惘的感觉,不知道我这么努力地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更不知道,我究竟想要什么的感情。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我没有任何月儿的消息,她已经办好了离职手续,在广州的租房也已经让给了另外一个女同事。然后她又回去了老家,广州的手机也停了,连云水、凌听也不知道,或者是她们不想告诉我月儿在老家的电话。

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了月儿。

这段时间,我白天在公司玩命工作,晚上穿梭在广州各个夜场买醉。

只有当酒精占领了我全身的神经的时候,我才会觉得安全和幸福。

更多时候,我只是在热闹的人群中寂寞地喝酒,孤独地看着人群中人来人往,

老莫还是如鱼得水地穿梭在其中,这个情种,就算跑到荒无人烟的撒哈拉沙漠,也一定会和母骆驼发生点关系的。

凌听这一段特别多出差在外拍广告,他也乐得自得其乐。

都说爱情是一场高烧,烧傻的去结婚了,退烧了的分了手,那些痴痴缠缠的是正烧着的。看来老莫的高烧在两个人无穷尽的争吵中,已经频临消退了。

一个礼拜后,会展中心投标的标书,三个投我们品牌集成商都基本上已经做好了,只差最关键的价格那张表格放进去就可以封标了。

但我没有给他们价格,为了安全起见,我准备在投标前一天下午给到他们,这之前只有我和张宇哲知道价格。

这天晚上,我正在公司加班,突然接到云水电话,说是月儿回广州来了,让她转交一件东西给我。

月儿?转交东西?我立即放下手上事情,冲到云水家。

云水交给了我一封信,并告诉我,月儿是和母亲一起过来的,今天晚上九点的飞机去新加坡。

我回到了车上,马上打亮车厢内灯,撕开了信封,里面是月儿秀丽的笔迹,上面写着:

老拆:

我走了。一份爱,一段情,如同一段绚烂而短暂的烟火。也许,我们从未曾开始,所以这并不算终点,从起点回到原点,仿佛一切从未消失过,也从未存在过。

曾经和你说过,感情是自私的.也曾经和自己打过预防针,对于你,或者我应该学会看开,用另外一种相对宽容的方式去爱。可惜当扑面而来的现实让我去面对的时候,我做不到。不是不爱,而是太爱。

离开,我希望是最美丽的姿势,但是离开你,怎么可能美丽,或者最不狼狈的姿势就是不让你看到。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个人能给你带来多大的痛苦,他必定曾经给你带来更大的快乐。

老拆,谢谢你让我学会了怎么去爱一个人,和享受被爱。我仍然相信缘分,仍然相信爱,仍然相信每个人在世上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只属于自己的半圆.希望你也去相信,去爱,去寻找。

下笔前,我以为我会有说不尽的话,可是现在却全哽住在喉.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珍重

吾爱

月儿

信纸中有几处水渍发皱的痕迹,我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知道这分明是月儿泪痕。

我立即发动汽车,发狂般地奔上高速公路,车速已经超过160公里,我已顾不得这么多。

我并不知道我是否能在飞机起飞赶到机场,也不知道到那后又怎么能找得到她,我只知道一遍又一遍徒劳地打着她已经停机的电话,我只知道我很想她,我想见她。

当我赶到机场国际航班入口,把车往路边随便一停,立即冲进里面的柜台,问里面的工作人员这趟飞机是否已起飞,工作人员诧异地看了一下我,查了一下电脑,指指手表,说,这趟飞机已经登完机,应该正在起飞了。

我冲到机场大厅门口的栏干上,看着黑暗中正在飞起的飞机,它的离开仿佛也带走了我的心,整个人都已是空荡荡的。手扶着栏干,泪水弥漫着我的眼睛,我撕心裂肺地朝天空大喊一声:“月儿……”


第十四章 招标

月儿离开了广州,离开了我。

我的心突然一下子空荡了下来,仿佛一个蒙着眼睛的小孩子,走在陌生的路上,手里和心里都是空空荡荡的,无助得让自己觉得有些害怕。

我的支撑只剩下采韵和会展项目了。

月儿离开后,我每天晚上都在采韵那,但从不在她那过夜,我们也再没有做爱。

我们相拥着喝着咖啡,聊着天,听着音乐,像一对老夫妻,又像两个亲人。

她继续做着法国菜给我吃,而我很少再下厨,因为实在不好意思老做番茄炒蛋,只是有时采韵会像小孩子一样缠着我,一定要我做给她吃。

采韵有时候会告诉我一些她和子谦的往事,后来我也告诉了她,我和月儿的故事,但是隐瞒了因为我和她的照片而导致她离开的细节。

关于我和月儿的故事,采韵只是微笑地听着,只要我愿意说的,她都很乐意很认真地听,但从来不问什么。

我们什么都聊,我们有很多的共同看法,聊到开心的时候,我们都会乐得前仰后翻的。

有了采韵,我本来很阴霾的心情,总算还有一束明媚的阳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