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在城墙脚下的小公园里,夜空下,城墙边,远处是繁华的霓虹灯在一闪一烁,路旁或者有人看着,或者没有人看.

我们紧紧抱着,好象是抱了整整一个世纪,又明明是一个瞬间.

“回去吧!”我紧紧闭上眼睛,再睁开,松开手,搭着他的肩膀

他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点点头,和我回家.

我们并排走着,曾经两个人一起走过多少路呢?而这次我们的身后是西安城的整个夜晚.

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没有回县城的车,他只能住这里了.

“给家里打个电话!住这吧”我对他说

“恩,好.”他拿起手机 “小蔚,是我!”

………….

“太晚了,没有回去的车了,我在王卫家住一宿.”

……………

“好的,再见!”

他挂了电话,我去洗澡了.

在淋浴头的水喷洒下,我一动不动的站着…..

我洗完了,让他去洗,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半个小时,他也洗完了

我们坐在一起,曾经,多少个夜晚我们俩就是在一个宿舍聊天,开玩笑,这些日子是永远的成为了过去.

这么久没有见了,很多事情澄澈了,很多事情模糊了

于是他好象想说什么,可始终没有开口说

然而我也很想说什么,但是毕竟不能说

我们就这样坐着,看着电视…..

一直到12点,我们都瞌睡了

“你睡我的房间吧,我睡我爸妈的房间.”我说

“恩…….好.”他笑了笑说

“晚安!”我说

“好”他看着我说

我睡在父母的床上,也许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早上,他叫醒我说他要走了

我起床说 “一起吃完早饭再走吧!”

他想了下说 “那好吧!”

我和他一起在楼下吃了早餐.

他要走了,拍拍我的肩膀

“走了,兄弟!”他说

“恩,再见!”我向他点点头.

我站着,看着他熟悉的身影远去了,一直消失在人海茫茫之中.好象一个路人,一个过客.

晚上,我给刘建民打了电话,他说下班来见我

我和他一起吃了晚饭,他说给家里打个电话陪我,我说算了,还是让陪他老婆吧,他笑着点了头.

十一节很快就结束了,我回到了单位.生活回到平静.

和陈湘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我曾想过,我是否爱她.我觉得我是爱了,或许这种爱多少包含兄长对妹妹的爱,或者好朋友之间的爱,亦或者卑微些还可能是为了自己有一分婚姻.但和她的家庭,他的父亲,绝没有丝毫关系.有人曾微词过,在这里,我愿发誓.不过无论怎么说,我觉得对不起她,直到现在还是感到非常抱歉.我的自私和虚伪让她一个无辜的女孩承担上了.但是我要说,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我还是依稀感觉有爱情的成分,虽然很浅,很淡,但很快乐,这是事实.

而当我寂寞的时候,想起张强的时候,我便会去找刘建民,他是张强的替身么?我不知道,他或许也是我虚伪和自私的一个牺牲品吧,但我努力在改变,在弥补,虽然苍白无力.

当秋天的叶子落完了,冬天就到来了

雪花飘在城墙上,像老翁的眉稍上的雪霜,沧桑而凄冷.

07年,我升为了上尉,正连级…

07年六月,我被派去和南京军区基层军官对换实践交流

并同意留在南京军区,离开西安,被调到宁波

离开西安,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离开那围城墙,离开这个西北的城市.

在离开那天,很多战友来送我.我没有通知张强我要走,他也自然没有来.前一天和刘建民一起喝了酒,当作告别.陈湘也特意请假来送我,看着那么多人送我,感到很幸福.只是在这么多人中,总好象好了些什么.我似乎没有什么留恋了,尤其是他;可又什么都依旧怀恋,亦尤其是他.

列车缓缓驶动,驾御着我的思绪,且把悲喜都留给这个城市,当作一个美丽的故事.

宁波是一个沿海的城市,但是虽在江南却并没有江南的特质,夏天很热,比的上西安.冬天湿冷,温度也不比西安高多少.这个城市总显的匆忙,节奏比西安快了一拍.在新的环境下,我无暇回忆曾经,和刘建民的联系变的稀疏,我们成了很普通朋友.毕竟,网络中走在一起的,大多是因为寂寞,并无共同的曾经和生活经历,所以,在地域隔阂后,也就日久情疏了.而和陈湘联系依旧频繁.她成了我的女朋友.而且我们决定春节结婚.

2008年春节,我回到西安,和家里人商量筹备婚礼.请了很多战友,但是,没有请张强.

那一天,也是一生难忘的吧!

那一天,西安天很晴朗,我和陈湘坐在婚车里,车驶在西安的街道,经过城门洞,那个古老而永恒的城门洞,那个从小在这里玩大的城门,那个和张强一起走过的城门,它见证了我的婚姻.

那一天,只有亲友的祝福,只有微笑和幸福.

在酒店,忙着招待亲戚和战友,在拐角的桌子上默默坐着一个人,张强.

我走过去了

“恭喜你,王卫!”他站起来向我敬酒 “听战友说你结婚,我就跟来了.”

“谢谢你!”我狠的干了杯

然后,我去招待其他人了.

婚礼快结束的时候,有个战友把一个盒子给我,说张强留的.我收下了.

晚上,婚礼顺利结束,我成了一个丈夫,一个有家的人了.

第二天我打开张强给的盒子,里面有一个红包,还有就是那两块拼在一起的大理石,上面是楷体的“永恒”.还有一张小纸条:祝福你们海枯石烂.

婚礼完,过了几个星期,我的假期结束了,我回到了宁波.把一半大理石给了妻子留在西安,另一半我随身带着.而和张强的故事,也完全结束了.在宁波的日子,在网上闲暇,还是认识了几个当地部队和地方的人,也都见面发生了故事.和他们的事迹就懒得再提及了,虽然他们中也有几个好人.而且现在,我不会为欲望见网友了,我只单纯的在网上和真诚的朋友的聊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全当休闲.

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不甘心了,也没有什么舍不得.如果问我是否还爱着他,我无法回答.如果问我是否恨他,我想,没有什么可恨的,他有自己的苦衷.如果问我是否能忘记他,我想,我做不到,毕竟很爱过,谁会舍得,但我能做到的是,远离他,永远远离.我们依旧是好兄弟,只是不会再见面,不愿提起过去的好兄弟.

他有自己幸福的家庭

他身不由己

我也有了自己的家.

我也无能为力

抽着烟,花了我的整个假期,大多是在晚上,潦草的用我粗拙的文字耐着性子把自己的故事写完了.并不为纪念什么,而是为了埋葬一些东西.也不是为了回忆什么,而是为了放下一些东西.虽然很多时候,感觉他还是那么近,在我脑海挥散不去,但是,又能怎样?当兵的,就坚强点吧,我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在自己并不平坦的人生旅途中,我的自私和虚伪伤害了不少人,最后,自己倒也却是伤痕累累.但是,不必太纠缠这些,很多事情,不能勉强,过去就算了.

昨天,梦见和张强在一起喝酒,醒来知道是一场梦,觉得惘然若失.我们从认识到现在,已经有六个年头的轮回,我们之间,是一场残断的缘,城墙是永恒的,但也许有一天也会出现断壁残垣,而是人之间,显得更加脆弱,尤其是同志之间,或许永恒只是个美丽传说吧.这个残酷的社会,我们复杂的环境是不会放同志的爱一条生路的.

2008年6月,在和一个战友联系时,无意中听他说张强已经脱下了军装,转业回到了河北,在邯郸当了公务员.

至今,我们之间再没有联系过.而今后,也不会有联系了.

2008 ,7,9 深夜


他也问过我,要是真的喜欢男人,就去找个男友吧,我常常不知可否,或是淡淡笑笑了事,一次被逼急了,我骂了句:“老子喜欢从一而终,你他妈还不领情嗦。”他只有尴尬的笑:“我对不起你。”我释怀的笑:“感情这事,没有谁对不起谁!能和你爱过,我就知足了,况且我们现在这生活,不也挺好?”.........他妈的,嘴上这样说,心理的些许落寞,谁知道?!

我承认,我耐不住寂寞,还是上过交友网站,也遇到过一些不错的网友,可就是没感觉,更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与他们,顶多聊聊天,见面,是不可能的事,更别说上床——我骨子里的,是传统的有爱才有性的性爱观,你要说我迂腐八股,也行,我这人就是不懂得与时俱进。

谢谢 你的故事同样感动了我

我会对自己的生活和家人负责的!

感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