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295

我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去,有酸酸的物质脱胸而出,上溢至口腔,满是酸味。

“我帮过她很多,让她通过转卖土地捞了不少钱,当然,她也给了我不少好处,你可以说我们是狼狈为奸吧,总之,我们相互依托,相互需要,并相互帮助。事态严重之时,其他人都只想至我于死地,唯有她,是一心想帮我,我跟你说的逃出国的计划,她在两年前就向我提出来了,并在一年前开始为我做周密的安排,当然,这中间,不乏她想要保护她自己的想法,但最重要的,她还是想让我平安无事,甚至答应帮助让你跟我一起走。”

“我没想到你的女人缘会这么好,还有那个付薇,也是对你一往情深啊。”

“哼。”他狠狠地,“她是个见风使跎的女人,她身边的男人多得很,其实啊,她就是某些人安插在我身边的眼线而已,我早就预料到她的目的了。”

“可她爱你,我看得出来,这一点她并没有假装。”

“那又如何,她只是个替我花钱的女人罢了,有时还不忘去向其他男人报告她从我这里收集到的情报,这种女人,我怎么可能当回事。”

我叹一口气,深沉地看着窗外的夜色,城市,已经是一片寂静了。

“你怎么会知道是陈姐在帮我?”何威突然问道。

“白屋那一夜,你趁我酒醉潜入我的房间,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跟我聊了几句,然后你又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而一整晚,那只大狗居然只叫了几声就消停了,如果不是它曾经熟知的人,你根本不可能靠近那幢房子。陈姐在我到达之后的突然离去,不得不令我生疑,她仿佛是在为什么事,或什么人,而腾出空间来一般。能让你闭开那多么的耳目,包括丨警丨察的视线,而潜入白屋,不是当地有门路的人,你几乎不可能做到,于是,我就联想到了陈姐。”


296

“小雯,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跟敏感,我并不为你看穿了这一切而感到失败,反而很安慰,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他深沉地看着我。

“为什么?”我盯着他。

“你在明白了这么多的内情之后,还会决定来见我,而且为我冒着风险把那些东西带来,这只能说明一点,你对我的感情,不是一般地深厚,我非常高兴明白了这一点。”

我看着他自以为是的笑容,没有一丝感觉。

“你是如何将钥匙放到画的后面的?”我问出心中最后一个疑问。

我听到他的叹息声划过夜空。

“我偷配过你家的钥匙。”

我笑了起来。

“我料到就是你,我已经不止一次感觉有除我跟汪姐以外的人来过我家了,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就不怕我翻脸。”

“我不在乎,没办法,离婚后,我一直都控制着自己不去找你,但是思念并未停止过,于是我趁一次跟你见面时,偷偷印下了你家的钥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我就克制不住自己,我偶尔会趁你不家的时候,去你家里,躺在你的床上,抚摸你最常用的东西,闻你留在床上或是衣橱里的体味,这样我会很满足,仿佛仍旧拥你在怀中一般。”

我默默不语,只感到有凉凉的东西从眼角里挤了出来。

“后来,我将所有的证据材料整理完毕后,就寄存到了银行的保险柜里,然后,我趁一次去你家时把开柜的钥匙放在了画的背后。”

“密码的设置,可谓独具匠心啊。”我说道。

“是的,这个我可是想了很久啊。”

“用书来做暗语的设计蓝本,也真够绝的。”

“你对数字的敏感,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还真怕你不懂我的意思,但你没有让我失望,你很准确地理解了我的用心。”

“难道这就是臭味相投吗?”我冷笑道。

“不,是心有灵犀。”他很认真地说道。

297

我看一眼手表,已经是凌晨了,我想差不多了吧。

“好了,很晚了,该睡了,明早我们就各自赶路吧。”我轻声说道。

“各自赶路?小雯,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他无奈地看着我。

“别叫我小雯了,我已经不小了。”

“我喜欢这样叫你,一生一世都这样叫你。”他看我的眼神,更象是在看一件属于自己的传世之宝。

“我不能跟你走,否则我们会有难以想象的结果,我必须回到重庆去,因为我别无选择,那里已经四面烽火了,我这根一触即发的引线如果这时候突然失踪,那么就意味着,硝烟会立刻四起,后果不堪设想,那些已经无端牵连进来的人们会因你我而招制麻烦。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必须要为你蠃得时间。”

我略一沉吟,又继续说道。

“何威,你可能还不完全了解目前事态已经有多么严重了,我事实上已处于被监视监听的状态,除了汤先生那帮人外,还有丨警丨察,关键就是他们,如果这时候我突然脱离他们的视线,他们肯定会立刻有所反映,我店里的两位员工会在他们的施压下说出这两天为我做的事情,以丨警丨察的嗅觉,他们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一定会出动一切力量,调查有关我这两天的行为的,很快,昆明之行必定暴露,他们会一路追来,不排除公开通辑我们,这样一来,想要逃出边界就会非常困难了,我想这一点,你也能想象到吧。”

“你留下有什么意义呢?”他很不安的样子。

“所有人都似乎认为,你仍旧会跟我联络的,我就象是你行动的风向标,只要我还安然呆在重庆,他们就大可放心,你不会不露面的,你懂我的意思吧,我需要平静地呆到你安全地离开。”我非常认真地看着他。

我们无声地对视着,我心中了然,没有任何可疑惑或是迟疑的,而他的表情,更象是在读着自己的心以及我的,终于,他的面部肌肉微微抽动着,有了不一样的面部表达。

298

“那你以后怎么办?他们迟早会知道你为我做的这件事情。”他开口问道。

“没关系,以我的聪明,你应该相信,我会脱离困境的。最坏的打算,也不过是可能会有窝藏罪证的嫌疑,最多就判我包庇罪吧,到大牢去蹲几年。”我凄冷地笑笑。

“不,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何威有些激动了。

“别跟我争了,何威,这是我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你听清了,你我都别无选择。”我厉声道。

“我不能让你为我冒这样的风险。”

“你已经让我在冒风险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边说边拉上窗帘,走到床边,开始脱外套。

“我累了,要睡了,还要赶明天一早的火车呢?”我说道。

我和他各躺一张床上,黑暗的寂静笼罩着房间,昏沉的光线透过窗帘浅浅地射进来,落在不明的角落。我根本睡不着,睁大眼晴盯着光线的方向,脑海里纷乱成灾。

我不敢去看何威现在的情况,我相信他的心情跟我是一样的。

“你真的不跟我走?”他低沉的声音划过夜空传到我耳边。

“让我来掩护你吧。”我喃喃地说道,象是在背诵一句经典的台词。

过了十多分钟,他爬上我的床,从背部紧紧抱住我,我们一动不动,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凌晨六点,我们同时醒来。

我准备离开时,他拉住我,紧紧将我搂住,我感到热泪滴在我的脸颊上,我明白,这是生死离别了。

“我还会来找你的。”他轻声说道。

“别指望我会等你。”我说。

他将嘴唇凑到我嘴边来试探,我没有拒绝。

漫长的一吻,结束了这一切。

我拉开房门,镇定地踏步离开了。

(完)


《呈现》

终于给到大家结局了,这就是我预想在这里留的结局。

会有一些想象的空间,我也有,并且在止笔时,感觉绵绵不绝。

意犹未尽的感觉让人又痛又快乐,这也是我的感受。

这部小说是目前耗费我时间最多的一部,在写它之时,我常常有停止不前,语言有了障碍的时候,还好,我最终还是坚持把它写完了。

写它的痛苦,令我也不得不在此止笔了。

虽然结局如此,但是我认为,基本上在最后部分,将小说中需要有说明的细点都完成了,包括那些悬点,如果还有不确切的,大家可以展开自己的想象吧。

关于这部小说,我承认,曾经有不止一位编辑来找过我,但是,都没有做出要出版的实质意向,原因为何,我是不得而知的。

我总在想,没有多少出版社敢来出版我这部小说吧,因为它真的有些另类,不符合目前市面上所谓的主流吧,但是,我一点也不介意,呵呵,因为在写它的整个过程中,我感受到了快乐,这就足够了。而且,我突然发现,我居然可以以这样的形式来写一部这样的小说,如此的尝试将令我不会有遗憾的。

如果有一天,有一位大胆的编辑来找我出版,我将重新提笔,重续结局,将结局写得更加丰满起来,当然,也许这样的机会,根本不会有,呵呵,那又如何呢?

这部小说,是我在天涯里唯一感到有动力,却又没有压力的一篇贴,呵呵,在双力一有一无的作用下,我一直都感觉很快乐,可以说,我是快快乐乐将它完成的。

我越发深切地感到,有一帮网友的支持,写小说真是件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又有了写下一部小说的意愿,而且也来天涯的情感版发,这一部的风格又会有所不同,里面会有现实与梦幻,凄美与伤感相并的感觉,那群男女的情感纠缠,加上纠结难耐的情节,结合着一座如梦境一般的城池,将会演绎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情感故事。这样交替着风格来写小说,不至于让我厌倦写作这件事,呵呵。

感谢所有支持《你的失踪,我的冒险》这部小说的朋友们,特别是那些常常在此贴冒泡泡的朋友们,把你们的ID看熟了,现在每见一次,就有了想想象你们样子的冲动,仿佛你们就在我的面前,在听我讲故事。

好了,欢迎大家对这部小说留言讨论,我会一一认真看的,如果有机会重续结局,我会参考你们的意见。

欢迎大家继续关注并支持我的下一部小说《漫长的……》。

章节目录